黎明教養院的天空花園,種滿了園藝班院生親手栽種的盆栽,或綠或紅的鮮艷植栽,為水泥製的空間增添不少盎然的生意。這天,綠療組的尚樺帶著幫手一起到了天空花園,要讓肯納院生們親手種植空心菜,體驗收成豐碩成果的成就感。又稱為自閉症的肯納症,是一種先天的腦部發展障礙,肯納症者通常被誤認為活在自己的小世界裡,然而,真的是這樣嗎?

尚樺發下了種植用的盆器和土壤介質,院生們用各自的姿態坐在位子上,發出不同的聲響,用各自獨特的方式迎接尚樺。儒儒發出低沉的聲音、阿玠不停旋轉手中的狗狗筆袋、阿光著燦爛的笑容看著每一個人、名名十指指尖拱成塔的形狀陷入沉思……但這些都無損尚樺的熱情,「今天我們要種的是空心菜喔!」

undefined

一旁肯納班的伊軒老師聽到了,立刻興奮的跟大夥兒說:「你們要種空心菜嗎?老師愛吃,趕快種,快點!」接著老師問一旁害羞的霖霖,「我們種空心菜給媽媽吃好不好?」沒想到,霖霖大力地搖搖頭,「不要喔,那給我吃好不好?」霖霖聽了點點頭,不知道媽媽要是知道了會不會又好氣又好笑。

尚樺把混了土壤與介質的盆器放在中間,讓院生們自己用鏟子挖自己所需份量的土進盆栽。阿玠將狗狗放在一旁,專心而嫻熟地鏟土,接著將鏟子輕輕搭在盆器邊緣讓土自己滑進去,一氣呵成。喜歡搓揉紙角的他,不時還會拿起報紙,用兩指指腹搓揉,直到報紙的邊角翹起來為止。

undefined

對於喜歡探索氣味的阿光而言,品味土的氣味對他來說是一種神聖的儀式,裝土的時候他先是低頭聞一聞土的味道,接著再開心地鏟土,有土的溫厚氣息陪伴,阿光大概挺享受這樣的過程吧。

做到一半的時候,霖霖忽然發出驚呼後靜止不動,伊軒老師靠近問霖霖:「怎麼了?」「我、我害怕椅子。」霖霖努力表達,後來才發現原來是因為椅子不穩,讓霖霖坐得戰戰兢兢,老師隨後幫她找來新的椅子,讓霖霖能夠安心地繼續種菜。

undefined

課堂中,也不是每位院生都願意合作。例如名名,他容易對第一次接觸的事情相當排斥,平常會以晃動肩膀的方式表達情緒,從臉上的表情看不出喜怒哀樂,不過當肩膀晃動的幅度大了,尚樺也慢慢能夠理解,那是名名大聲吶喊「不要」的意思。

「好,我們現在手指比出一,來戳洞!」院生們仔細的用手指在土面上戳洞,阿光突然冒出一句「太陽」,大夥兒專注戳洞,沒人聽到,可是阿光說「太陽」的時候,語調和神態還真有些像個懷才不遇卻又自得其樂的詩人。

undefined

阿玠戳洞時,狗狗筆袋就在旁邊看著。陪伴阿玠的狗狗筆袋已經不曉得是第幾代了,每次看到阿玠,身邊一定會跟著狗狗,以前要是拿走狗狗他還會生氣,現在則是會借人玩也沒關係。伊軒老師開玩笑的說:「狗狗就在旁邊看,不做的話老師就綁架狗狗喔!」阿玠也只是笑笑的,然後開始戳洞。

undefined

「這是種子,菜就是從這裡長出來的喔。你們幫我一個洞放一顆。」發下種子後,每位院生都好奇手中的園滾滾的東西是什麼,但很快都能按照指示把種子放進洞裡,只是放多還是放少,就要看他們心情了。澆水的時候,儒儒只澆了幾滴水就把水壺放桌上不動。伊軒老師和他說:「這樣不夠,你平常喜歡喝多少水它也要喝多少。」儒儒看了伊軒老師一眼,又滴了幾滴水之後放下,「你平常喜歡喝一千多,來,繼續。」儒儒這才說了一聲「喝水」,繼續餵飽盆栽。

undefined

八位肯納兒,就有八種不同的世界,即使如此,肯納兒們還是和外界保持一種獨有的聯繫,以各自的方式來表達自己。尚樺提到,有些肯納兒從一開始上課到現在改變的地方很多,例如霖霖原本一開始不敢碰土,只敢碰珍珠石,後來慢慢可以享受土的觸感,也不太在意了。看似不太搭理人的阿玠,跟他說「我們來跟空心菜拍照好不好」,即使沒有眼神接觸或回答、不停甩著手上的狗狗筆袋,阿玠仍站定位子定格,儼然就是等著人按下快門。

也許一開始人們抓不到和肯納兒相處的竅門,但只要知道肯納兒其實聽得懂我們在表達什麼,只是不曉得如何以言語與肢體回應,久而久之,我們就能夠進入肯納兒的世界,了解如何與他們共處。

undefined

    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