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陽園北面有一條路能夠通往栽植農作物的田地,這幾塊田和蛋雞並列向陽園的命脈。

這些地花了工作人員們數年的時間,用智慧、用耐心與大自然所賜下的土地條件周旋,向陽園的土壤條件雖差強人意,但這些年下來,經過了經驗的沉澱及累積,工作人員們為貧瘠的土地開出一條生路。儘管時常得看老天爺的臉色決定收成景況,不過比起一開始的荒煙蔓草,向陽園的耕種之路已開始步上軌道,放眼所及可見萌發的綠意。

這天農牧組的俊明哥帶著來自東華大學的志工,到準備種下黃豆的地撿第三次的石頭。沿路走過種下綠肥黑燕麥的田地,種植作物前,這些綠肥肩負改善土質的重責大任。

undefined

這塊地經歷過整地、鬆土及除草後,每一次的翻整,都會帶起地底下的石頭。大大小小的石頭多如繁星,能靠人工一顆一顆撿拾的就先撿,不清理的話,日後操作向陽園的機具時,機具刀片容易與石頭磨擦增加耗損機率,反而為工作人員帶來額外的負擔。

潘哥和俊明哥已經前幾天已清理過雜草,俊明哥說:「我們就一直翻,用機器打一打讓它沒時間生根,有太陽就讓太陽曬到枯死。這樣做方便我們田間管理,也減少處理雜草的時間比例。」雜草仍會春風吹又生,但藉由陽光的幫忙,農牧組的夥伴們已經不需要再像以前一樣,花上許多時間和雜草對抗。

undefined

向陽園成立前,俊明哥就已和潘哥及志煌哥在開墾黎明喜樂園時並肩作戰。過去部分土地做為魚塭用途,在黎明買下喜樂園的建置地以前,棄置的魚塭已填滿附近的廢土,加上土壤本身水份多,耕耘初期讓大夥兒吃了不少苦頭。

回到種植黃豆的這塊地,因地處低漥,大雨一來一定淹水,因此田地四周特別要挖出排水溝。去年種在這裡的洛神也因為泡水影響收成,「因為這裡很低啊,造林的那裡又很高,水流不出去。」俊明哥笑說,「像花東縱谷一樣。」過去榮民伯伯整地留下的滿地石頭,工作人員們後來用怪手把它們全都堆好變成堤防,「這河床地能看到的就是石頭,唉,種作物就是要花很多心力。」

不只黃豆,隔壁的紅藜也在年後即將播種,俊明哥會在年節來臨前施一點有機肥,和土攪拌一起後提供土壤養分,讓後續種植時免去再灑肥料的時間。而攪拌也可以確保下雨時,留在地下的肥份不至於流逝太多,「不覆蓋的話,我們這裡的地一下雨就流光,植物通通吃不到!尤其是我們這種地,一定要灑基肥。」

俊明哥也說,還好有潘哥開路,他可以放心跟著走,「現在我也是要慢慢自己主導去做,不能老是靠潘督導啦。」

undefined

另一頭的教室也在為1月底即將來臨的治療犬考試耕耘。這次Judy老師特別又來到花蓮,為報考的學員們上衝刺班,說明並實際演練考試項目,同時也為當天的考試順序抽籤。一號黑皮、二號安安、三號小不點、四號平平、五號阿布……一聽到實際的考試順序和考場位置,每位考試的學員忍不住緊張屏息,思考要如何在考試的十五分鐘將與狗狗的默契發揮得淋漓盡致。

考場除了應試的狗狗們外,還會有兩隻體型一大一小的中立犬,分別在「兩狗相遇」擔任狗考官,Judy老師也建議考試前五分鐘帶狗狗熟悉考場環境外,也可以到狗考官附近練習指令及吃零食,幫助應試的狗狗提早進入狀況。狗狗考試的路線會在地上以膠帶標注,主人和狗狗可以沿著路線預習,經過食物區時,以「Off」提醒狗狗不能吃,並把牠帶走,而狗狗可以帶在不會接觸到食物的一側。

Judy老師笑道:「以前有個考試的學生跟我說這五分鐘很可怕,因為教室雖然有人,但都會很冷靜的看著你。」許多考生由於緊張會忘記到處走走熟悉,這時主考官也會很緊張,問:「你怎麼不到處走一走呢?」原來,考場的安靜是為了不打擾主人和狗狗,讓一人一狗可以放心習慣環境。

undefined

「狗狗會出錯是一定的,只要狗狗在你的引導之下能夠配合指令,可以完成這個任務就沒問題。」Judy老師說,「當治療犬牠還是可以當一隻狗,只要在你引導下可以冷靜下來就可以。」但考試過程一旦有兇人或是露牙的傾向可是絕對不行的。

這時燕霖小小聲說了一句:「樂樂是天生的暴牙,怎麼辦?」

園狗姐妹中的老么樂樂跟總是笑得甜甜的喜喜不一樣,每次看到人一興奮就笑出一口牙來,任人看了都還以為牠是不是在恐嚇呢。不過,這也是樂樂的獨特註冊標章,剛開始到向陽園若是認不出園狗姐妹,只要看到這又醜又可愛的招牌笑容就能立刻認出這是樂樂來。

undefined

實際練習前的短暫散步,久久沒來向陽園的阿布頓時又化身脫韁野馬穿梭在草叢中,如入無人之境。阿布主人在幫牠拍掉頭上的葉子時,很開心的說阿布真的不怕鏡頭了,也說牠總算開竅,會在草皮上打滾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而小不點則是一如往常的興奮,看到人牠就開心,看見狗牠也開心,不過相較起之前,小不點已能迅速冷靜下來。不過哥哥和姐姐牠可是缺一不可,不管是誰待在牠身邊,小不點總會迫不及待要奔向另外一個人,讓教保員們很是苦惱。

undefined

回到教室,Judy老師早已在地上佈下為狗狗而設的甜蜜陷阱,霎時教室裡「Off」聲此起彼落,深怕在這節骨眼狗狗一衝去吃就前功盡棄。練習打頭陣的是守恩和黑皮,由於離零食近,起身的時候不斷可以聽到「Off」聲不絕於耳。

燕霖擔任模擬考官,守恩在介紹自己和黑皮後先摸摸黑皮,再讓燕霖摸摸、抱抱,並且大力的捏黑皮身體,黑皮有些退縮,守恩再度提起繩子的時候黑皮便趴了下來,像是耍賴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「坐下」、「趴下」指令成功後,食物對狗狗來說是最大的誘惑,經過食物區時黑皮雖然成功一次又一次,不過在「等」的時候,前幾次黑皮悠然走向守恩,到後來還趴下想吃地上的零食,「黑皮,等--!」守恩拖長音的時候,教室其他人也跟著急急忙忙喊「Oooooff」。

但還好,最後黑皮以神奇的姿勢耐心等待,也熬過球球的誘惑,可惜在「吃兩顆Off一顆」的關卡破功,Judy老師也傾囊相授讓狗狗不會偷吃的小技巧,那便是蹲在狗狗身邊,稍微扣住項圈,守恩如法炮製後果然奏效。

Judy老師也說,讓狗狗在等的時候,結束時不能每次都喊狗狗來,十次練習中主人至少要回去牽七次,確保狗狗不會因為以為在遠方的主人有零食,不願等待而興奮衝向主人。

「『來』的時候知道可以一定超開心,可是每次讓牠衝會變成到定位就是要牠衝。我可以走回去灑一把食物再走,讓狗狗耐心的等。」Judy老師更提醒主人們,在說「好棒喔」、「來」的時候一定要很開心,「這樣才是口頭獎勵啊!」

undefined

undefined

其他狗狗們練習時,Judy老師不厭其煩教導許多小撇步,例如讓輪椅族梳毛時,體型較小的狗狗需要主人協助扛或是抱起來,讓狗狗跟輪椅靠得更近。平平的體型接近柴犬,會需要家豪幫忙撐在腳上方便輪椅族梳毛,Judy老師也示範如何抱狗狗,「一隻手穿過前腳中間,另外一隻手則是托住肚子。」不過技術還不純熟的家豪,讓平平變成了芭蕾舞者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傳說中的天堂路這次也來實際演練,以雨傘作為拐杖猛敲地板、輪椅族光速出動,配上來自四周人提高的音量和厚重書籍陡然落地的聲音,以及四面八方的摸摸,為的就是就測試狗狗會不會嚇得拔腿就跑。令人開心的是,每隻狗狗雖然都微微夾著尾巴向後縮,在主人的安撫下都能待在原地任由聲音轟炸,坦然接受摸摸。

「上次請樂道學員來幫忙真的是找對人了。」守恩說。也是多虧作業所學員們的幫忙,狗狗可以習慣突如其來的噪音以及大小不一的撫摸力道。

undefined

雖然才是一年之初,向陽園的一切卻已準備迎向春天。播種後,經驗豐富的工作人員們懷著希望與信心,渴望和大自然和平共處,在盛夏及入秋時分迎來豐收;而向陽園的治療犬服務也即將在2月初緩緩揭開序幕,至於考試結果如何,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。

豐收前的耕耘是辛苦的,但越是辛苦,收穫的成果也往往最為豐碩迷人,不是嗎?

undefined

 

    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