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頭下著大雨,治療犬教室裡頭狗狗溫順的臥在主人腳邊,享受難得的涼意。Judy老師解說治療犬考試可能會考到的項目,會參加考試的黑皮正倚在守恩腳邊撒嬌,也許是相處的時間多了,黑皮已經把守恩當成是自己的主人,動不動就用屁股挨著守恩討摸,如果手離開了,厚實的大爪還會催促似的推一推守恩手臂。

undefined

雙狗相遇是一個人一隻狗,然後另一隻狗在另一頭面對面擦身而過,可以嗅聞彼此,但不能生氣。老師說,這對小不點來說會有點難度,因為目前的牠看到人或狗還是會很興奮。將將主人在知道狗狗不能生氣後,隨即低頭對慵懶的將將說:「哇,那你完了。」

「但只要可以冷靜下來,不會整路興奮或兇人家那還好。情緒可以控制下來就可以,狗狗會有情緒表達是正常的,但主人要能夠讓牠停下來,這是需要練習的。」

腳側隨行與掌握好牽繩操作是最重要的基礎,能夠讓狗狗即時了解主人的意向,讓狗狗與主人有良好的溝通,主人自然能夠妥善控制住狗狗的情緒。

undefined

至於小不點漸漸習慣了人,卻還不習慣有狗的場合,老師也建議教保員可以找有機會遇到狗狗的地方,也要多多練習把小不點綁在一旁不去搭理,讓小不點能夠更快放棄藉由吠叫吸引人注意的想法。

undefined

練習讓狗狗等待,Judy老師提到要以讓狗狗不會動為目的訓練,因此可以退一步就說一次「等」、或前進一步就說「等」,慢慢讓距離變長,或是後退一步、前進一步就餵一顆零食,讓狗知道主人最後會回來而乖乖蹲在原地,這也需要長時間的練習。

同時主人也要見好就收,不要欲罷不能的練習,讓狗狗們最後覺得無聊而懶得去聽指令,保持狗狗對訓練的新鮮感。

undefined

接著是今天課程的重頭戲,讓狗狗從教室一端走到另外一端,而不與其他狗狗靠得太近,其他主人也要努力讓狗狗在注意到行走的狗狗前,提早轉移牠的注意力。一旁的狗狗們面對牆壁,主人也要用腳踩住牽繩,這樣狗狗要衝出去時,主人也能即時攔住。

undefined

首先打頭陣的是安安,起步時安安仍有些抗拒,輪流走了幾次,最後由Judy老師先牽著繩子讓樹洋哥往前走一段,之後再讓安安跟上,到後來樹洋哥與安安的距離越近,慢慢安安抗拒起步的情形也改善許多。而敏感的安安有可能是察覺到樹洋哥總會不放心的回頭彎腰安撫,或是有點遲疑時,安安便會停住。

但老師請樹洋哥放寬心,因為安安現在可以做到馬上起步,樹洋哥只管頭也不回的前進,安安就會自然跟上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而平平則在室內會有不想前進就立刻趴下的情形,如果家豪要用扳的方式把屁股扳到身邊,平平便會難受的掙扎。這時老師說家豪可以在走出第一步前就叫名字,並以零食輔助,後來也用轉身後自然把平平帶到身邊的方式,來讓狗狗與主人保持平行,練習幾次後,平平比較沒出現趴下遲疑的情形。

平平有想衝出去的動作,而這時主人就要提前叫牠吸引牠的注意力,不讓狗狗有衝出去的機會。有了零食的幫助平平注意力大大提升,老師也說,如果用誇張的語氣稱讚或是直接用手去扳狗屁股,可能會讓狗狗覺得「這個人怎麼那麼奇怪」而有了警戒心。

 

undefined

undefined

老師提醒阿布主人繩子牽得過短,其實可以稍微讓狗狗有轉身的餘裕,不讓狗狗的脖子處在被拎著的狀態。步伐較大、較快的阿布,也在主人稱讚加零食,以及在狗狗爆衝前停住的方式,開始能夠隨時待在主人身邊。

undefined

有了零食的幫助,阿布走路的步伐更加輕快了。

undefined

有個性的將將走路的時候不時會坐下以為有東西吃,但之後能夠跟上主人的步伐前進,雖然偶爾會有暴衝情況,可是只要一聽到主人叫聲牠就像通電一樣。今天將將主人穿著肚子前面有寬鬆口袋的衣服,老師也提到好的零食袋是要口寬方便馬上掏出零食,好開也好關,同時也不能太淺。

老師提醒餵食的時候要在腳側而不是腳前,不然狗狗容易待在腳前等零食,擋到兩人的行進路線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小不點也漸入佳境,不過教保員到定點時才進入練習狀況,而通常訓練者一離開椅子練習就已開始,不然容易讓小不點困惑「為什麼剛剛可以爆衝,現在就不行?」

而小不點走得比之前更好更穩定,只是老師笑說:「小不點走很好,怎麼哥哥反而看起來不開心?對狗狗悶騷是沒用的,要更外放一點!」

undefined

走第二次時,教保員的語氣變得更有活力,使盡渾身解數稱讚小不點,而狗狗也知道自己被稱讚似的開心搖著尾巴。

undefined

守恩在走的時候起初緊張,後來和黑皮的默契也讓這一小段路走得順利,只不過經過在吃骨頭的將將被小小兇了一下。走完以後黑皮也喝了不少的水,舒適的躺在地上繼續討摸摸,而黑皮的努力的確值得一番摸摸。

undefined

老師在大夥兒練習完走路後問大家:「有沒有發現沒有零食狗狗也走得很好?」其實就算沒有零食,狗狗也能夠達到主人的要求,老師也請主人思考零食究竟是獎勵還是賄賂?

有時主人認為手上有了零食這個籌碼握在手上,就能夠令狗狗對自己百依百順,但確實的操作和口頭獎賞對狗狗才是最大的鼓勵。

老師也請主人們戒掉不安全感及對零食的依賴,「這就像毒癮一樣,才剛開始。」

undefined

在練習換食物的項目時,狗狗們也各自發生有趣的小地方。例如平平相當熱衷於牛皮骨,即使家豪開樂扣牠也不會分心,和牛皮骨相處的每一分秒都是珍貴的,直到吃到肉肉的一剎那才能讓他們分離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將將則是對牛皮骨的執念相當深,不僅不願意讓主人伸手碰牛皮骨一下,即使成功換掉以後還是會跳上牆壁,重新找回心愛的牛皮骨。Judy老師提到這樣的練習可以配合口令「呸」或是「吐」,之前沒有用指令練習是一些狗狗還心心念念牛皮骨,會有想要護著不願意被抽走的情形,而加進口頭指令後,將將和主人還會需要一段訓練的時間。

undefined

至於「Off」,安安已經能夠聽到指令時不直接吃掉樹洋哥掌中的肉,也可以在原地待著,不過要安安在零食前不動如山,則是還需要一小段路要走。

下個星期便是最後一次治療犬課程,光是想就覺得有些依依不捨,這些日子以來,數算狗狗們與主人互相信任並成長的點滴,而這些成長是不管考試有沒有通過,都無法從狗狗的腦海裡磨滅。

這樣的經驗,想必對每位狗主人來說相當深刻。藉由一次次的訓練、一次次與狗狗的磨合,從原本的寵物變成夥伴,而狗狗在主人心目中的角色,是不是也變得有所不同呢?

undefined

 

 

 

    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