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早,庇護員工阿珍跟阿芳拿著紙條念念有詞,一邊往行政大樓前進。見到我時她們彷彿看見救星,忙不迭地將紙條遞給我,問我:「這個要怎麼跟其他老師說?」

我定睛一看,紙條上密密麻麻寫著推銷好心蛋的台詞,原來兩個人是要學著去推銷自家產品啊。

兩個人走上樓梯時,還不時可以聽到說自己很緊張的聲音,走進辦公室後,阿珍鼓起勇氣把紙條上的訊息傳達給大夥兒。

undefined

「不好意思,今天開始光復店有12入散蛋裝的……」雖然念得結巴,但阿珍臉上掛著大大的笑容,也有提醒要購買的人等等會把蛋送過來。

undefined

然而如果只是推銷的話,那就太簡單了。燕霖也丟出很多問題,讓兩個人思考後回答,「這些蛋一共有多少顆?一盒多少塊?用什麼裝啊?」等阿珍回答後,又問,「這樣我買這麼多盒,總共要多少元呢?」

一個個問題循循善誘,讓阿珍與阿芳平常不只是擦蛋而已,更有機會去和別人互動,也能更了解自己平時手心上的蛋,不只是單純的蛋而已,而是學習新知識的媒介。

undefined

賣蛋任務的第一階段姑且告一段落,兩人回到教室準備要將蛋裝盒,沿路上,還不時可以聽到阿芳細細算著總價,回顧哪位老師買了多少盒,一邊與阿珍討論價格正不正確,手裡的錢也緊緊捏著,深怕一個鬆手,剛剛努力得來的成果就會不見。

undefined

「有沒有賣出去?」一回到教室,梅子姐溫暖的問候像是手臂伸向兩人,阿珍和阿芳笑著回答:「有!」

undefined

虹咨接著問:「要找錢嗎?」和兩人仔細對著盒數和價格後,點算時,銅板錚錚的聲音跟著響起,虹咨忍不住鼓勵阿珍與阿芳:「很好,有收入了吼!」

梅子姐也訓練兩人和其他工作人員拿碎紙,「上去問佳伶老師能不能借碎紙,因為盒子只裝得下十顆,另外兩顆要包好,不然會破。」

兩人出去拿碎紙後,在旁的文鳳老師和梅子姐聊起上次將工作雞帶回家的趣事。

「牠們每天生五顆蛋,那蛋黃好黃喔,不過我們家才四個人,然後三餐吃吃不完,親戚朋友這樣送還有剩。吼!每天吃蛋都快吃到吐了。」文鳳老師眉開眼笑,看來幾隻退休的工作雞到文鳳老師家中,依然生龍活虎,每天固定貢獻蛋給文鳳老師一家。

這也算是一種甜蜜的負擔吧。

undefined

之後阿珍和阿芳把蛋快遞到樓上,原本想問問兩人親手把蛋賣出去的感想如何,看到阿珍離去前滿意的笑臉,我想那股成就感已溢於言表,不需要再多問了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外頭,艷陽高照,喜喜在小窩裡頭睡得香甜。

undefined

這天樂道作業所幫忙清洗送回來的移動式雞舍,藍天白雲外毫無遮蔭的晴朗天氣,最適合來點水氣降降溫了。遠遠就聽見玉花老師教導杜杜清洗的流程,杜杜負責用刷子清洗底板的部分,而阿丞則是用水沖洗蛋箱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「去拿刷子,然後裝水,沾水以後刷一刷!」

「刷一刷!」杜杜開朗的重複。

undefined

「很好,你自己玩吧。」玉花老師笑著將主導權讓到杜杜手上。

只見杜杜拿著刷子上上下下、來來回回刷著板子,嘴裡不時傳出「刷一刷」的提醒聲。

「你要沾到水啊,不然要怎麼把它刷乾淨?」

undefined

「大安,你有沒有做?先喝一點水,快點。」

還在納悶大安去了哪裡,蚯蚓故事館中傳來屬於大安獨特頻率的聲音,原來大安被指派了另一項任務--搗碎蚯蚓的乾燥飼料。

不過玉花老師顧著杜杜,說完話以後,沒有留意到大安一直站在門邊,好奇的看著大夥兒在做什麼。

undefined

可能是少了熟悉的聲音還有人,大安不太習慣,即使走進去後,過沒多久又走到門口靜靜看著外頭。

undefined

「不曉得大安有沒有認真工作。」說著,進去就看見大安呆呆站著,讓玉花老師催促大安快點回到工作崗位上,繼續用鏟子剁著飼料。大安看著前方,手上的鏟子在原地剁著,乍看之下像是拿著電鑽在施工。

「一開始問他要不要洗雞舍,他就這樣。」玉花老師模仿了大安極不情願的表情。「他不喜歡雞大便,那我就想說讓他在這裡好了,把飼料弄碎。」外頭的雞舍還沒清理完,玉花老師臨去前不忘提醒大安,「大安,你要快點擊碎喔!」

undefined

雖然一個人的作業有些無聊,不過還好,後面有兔子們一起陪伴。

undefined

玉花老師要將阿丞沖乾淨的蛋箱部分翻過來,但重量太重便向杜杜求救。

undefined

不過下一秒悲劇就發生了。原本風吹雨淋下就搖搖欲墜的蛋箱門,在杜杜的幫忙下順勢被拆了下來,玉花老師想說要阻止杜杜,無奈杜杜做得太有效率了--

undefined

第二片門也被拆了下來,讓玉花老師慘叫不已,阿丞則是在旁笑得開心。

undefined

即使東西壞了,現場絲毫沒有氣急敗壞的氣氛。可能大家都明白,東西是能被修復的,而一段難忘的和樂融融時光,比什麼都還要珍貴。

undefined

之後淑媛老師也稱讚了阿丞,因為清洗雞舍對愛乾淨的阿丞是一大挑戰。阿丞對於弄髒自己是極為不情願的,但在老師的鼓勵之下,半推半就的洗了雞舍,途中也不見他有不耐的神色,竟也這麼洗完了。

問阿丞下次要不要繼續洗,他赧然笑著:「洗過了。」

undefined

 

工作結束後,杜杜和隨後過來的樹洋大哥與我說再見,很難得看到他這麼主動的道別。

undefined

不過打招呼的這時,大安老早就走得十萬八千里遠,讓玉花老師苦笑不已。

undefined

向陽園裡,每位學員和庇護員工都不只是照表操課,聽老師的話完成手中的作業即可,事實上,他們也得時時刻刻面臨挑戰,學習如何在大眾面前發言,或是主動探索未知的世界,去嘗試自己害怕和不喜歡的事情。

推銷產品、把雞舍清洗乾淨、在炙熱的天氣工作……這些事情對某些人而言,偶爾也得克服心理障礙才能跨出第一步,甚至是用極大的耐心才能和溽暑為伍,更何況是表達能力不太好的學員們與庇護員工們。有時會很慶幸,學員們和庇護員工們有這樣願意循循善誘的老師,用耐心和巧思讓他們從做中學,而不是一個口令一個動作,也因如此,才能學會課程之外,那些我們用心才能體會的東西。

undefined

 

    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