樂道作業所學員的阿中,一大早就捧著一箱箱雞蛋來回穿梭在雞舍與教室間,看到我時他笑得很靦腆,問他說這些雞蛋重不重,阿中回答:「很輕!」

IMG_4610

這個月開始產蛋量進入高峰期,未來更會維持每天一千顆的產蛋量,阿中在星期四下午與星期五上午,會擔任游擊隊幫忙梅子姐與美惠姐。跟隨阿中前進到美惠姐在收蛋的雞舍,還沒有進門,就聽阿中扯開嗓子唱:「心~事若無講~出~來,有~啥人欸~知~」只聽他唱得慷慨激昂,問他唱什麼歌,他笑著說:「我都會唱給美惠老師聽!」

「你每次都會唱給美惠老師聽喔?」

「沒啦,早上而已啦。」阿中用台語靦腆答道。

IMG_4615

 

大概是聽到阿中鼓勵的歌聲吧,美惠姐在把蛋箱遞給他時,笑咪咪的。每當看見大姐們視如己出地對待學員們,無論是親切的呼喚名字,或是毫不吝嗇的稱讚,都能讓人感受到其中的溫暖。

難怪我曾聽一位學員的爸爸這樣說:向陽園就像是第二家人一樣。

IMG_4617 

一進到蚓糞故事館,就看見玉花老師拿著手機拍杜杜,我過去正要開口,她笑著將手指舉在唇前,我會過意來後點點頭,跟在旁邊看沒有老師引導的杜杜,是如何獨立完成蚓糞收集的前置作業。

IMG_4632

只見杜杜動作熟練的拿培養土、嘴裡不忘叮嚀自己下一步要做些什麼,第二順位的樵樵則是在旁觀望著。

IMG_4634

直到到了工作桌後玉花老師才停止錄影,「好,結束……十六分多!」玉花老師似乎是覺得杜杜的動作應該會更快,讀出數字時一臉不可置信。

問起為什麼要錄影,玉花老師說:「以前都是結構式的教學,一段一段,例如挖土、灑水,他們常常因為這樣沒有辦法把動作連貫起來,像是剪就是一個動作,我們說他們做,現在是讓學員把所有動作做一個連結。我途中不會打擾他們,但通常他們會耗很多時間做別的東西,像杜杜,他的時間都會花在擺放東西,他會需要時間分心去做那些事情。」

IMG_4656

說著,杜杜又再度回到準備區,繼續整理他剛才沒處理完的東西。玉花老師說,她的標準只要在二十分鐘以內都算及格,「像我們拿培養土的時候會有量的問題,把土鋪平後若是有點多,我就會再抓兩把土回去。剛才杜杜只學了我的動作,抓兩把、丟下去、鋪平,可能對量他沒有概念,但他會模仿我的動作。」

IMG_4661 

「杜杜做完以後還會有這一個動作,看有沒有透光,這東西就不是我教他的。我們教他的是土鋪平後以不看到箱子的顏色為主,但他會把箱子拿起來照光,這是杜杜發明的方法。」

玉花老師也提到她的教學方法以讓學員自由發揮為主,盡可能的不干擾,因為她明白若是干涉得多了,學員只會照著她的話做而已。

「我覺得學員有自己的想法,他們其實是聰明的。有時候他們想照自己的方式做,要是我想讓他們按我的規則,他們可能會想,『啊算了還是不要有自己的想法做完了就好』。」

IMG_4665

輪到樵樵時,光是和手套交流就花了一點時間。「他的手套問題會比較多。」玉花老師笑著說。

IMG_4675

才說完樵樵便發出聲音,並將手遞給老師,「再一次,你看你的手指怎麼會在外面呢?再看一下。慢慢的,不要急。」玉花老師在旁引導樵樵將手穿越到正確的地方,最後樵樵總算讓五隻手指都有地方待了。

IMG_4677

「他大部分的時間被動,但看到電風扇就會很主動,他會認為電風扇就是要給大家吹的。」

IMG_4685

至於大安就有個性得多,只聽到大安的拖鞋聲沉穩的響著,有條不紊拿起箱子、裝土。

「大安厲害的不是看我做,是參考杜杜他們做。他們選擇箱子有時不是我要求的大箱子,大安會喜歡用小的,他比較堅持。他覺得小的做得比較快,大安不喜歡一直做不完的感覺,小的他很快就能做完,雖然要跑的趟數比較多,可是他很滿意。」

IMG_4688

一開始,玉花老師會以原本規劃的方式上課,但實際上課後,發現照著程序或步驟走並不是唯一解答,「我不會特別限制他們一定要怎麼做,我讓他們自己發揮。」例如學員們想先裝蚓糞土,不想先裝底土也可以,只要最後大家坐在桌前有同樣的東西就行。

這樣活絡的教學方式,也在學員怡然自得的姿態看到一些成果,三個大男孩發出各自獨特的聲音,靜靜挑著蚓糞。

IMG_4695

住在療癒雞舍附近的安安,看起來很慵懶,牠躲在陰影處閃避熾熱的陽光,留意到我的時後我發現牠不像之前那樣熱情的猛撲,而是溫和友好的搖搖尾巴。

我想是定期散步成功消耗狗狗們的體力了吧?

IMG_4699

IMG_4698

療癒雞舍外的移動式雞舍已經有嬌客們入住了,天氣炎熱的關係,小母雞們都躲在雞舍內,出外溜搭的則是為自己挖了一個大小適中的沙坑窩著,舒服得很。

IMG_4705

如果湊近一點會發現,這些雞一點也不怕人,在我靠近時還會主動湊過頭來觀察。動物訓練師家豪說,住在裡頭的雞一部分已經住超過兩個禮拜,很適應戶外的環境,一開門就會自己出來放風。

IMG_4712

雞舍內也剛開放對外的出入口,目前還沒有多少隻雞敢出去外面闖蕩,大部分是零零散散一兩隻出去後又馬上回雞舍。

IMG_4751

IMG_4752

雞舍內不時會開門讓小蛋雞們出來溜搭,有了動輔志工幫忙訓練,小蛋雞們毫不怕生,而考慮到日後出任務的需要,不知不覺也到了最苦惱的取名時間。

IMG_4726

「我們先取了八隻,八隻中最白的這隻最好認,牠叫做小白。一方面是牠白,一方面也是牠白目,因為一開始牠會欺負其他雞,後來變成大家欺負牠。」

IMG_4730

「這隻叫怒怒,因為牠雞冠附近的毛很像怒髮衝冠,比起其他雞牠這特徵很明顯,所以叫怒怒。」

IMG_4736

「顏色比較均勻的叫做蘿絲,有本童書叫《母雞蘿絲去散步》,我覺得她的個性不喜歡被人抱,只要被抱就能感覺牠很想下來走走。」

IMG_4737

剩下的幾隻由於特徵不夠明顯,家豪看了老半天才又繼續為我介紹,連朝夕相處的家豪也很難一眼認出小蛋雞們的差異,更何況是我這個門外漢呢?

IMG_4738

「像這隻,有部分的羽毛顏色比較深,我叫牠栗栗,栗子的栗。」

「也太難認了吧。」

「是啊。所以目前就這四隻,其他還在努力。」

IMG_4731

不過當我下一秒轉頭看到另外一隻蛋雞時,我在心裡默默忖度:這是蘿絲嗎?還是栗栗?

IMG_4748

家豪順道和我提起喊名訓練的事情。「我們會一隻一隻帶到前面的訓練區,這樣喊名的時候牠們比較不會搞混,目前我們有用手勢和飼料輪流輔助,過程中會叫名字。」問到對名字有沒有反應,家豪誠實說:「對飼料比較有反應。」

然而萬事都是從起名有好的開始,相信從取名以後,我們會有更多機會看見這些療癒雞,在不同的地方發光發熱。

IMG_4744

我想起稍早,忙碌的樹洋哥和我提到向陽園要將養雞技術帶入社區的事,六月底時,還會在瑞穗輝哥所住的社區舉辦一整天的課程,讓輝哥的街坊鄰居們接觸友善的養雞方式。上完課通過評估居家飼養環境後,移動式雞舍將會進入社區裡,從點擴散成線。

養了半年的輝哥養出心得,街坊鄰居也對他養的雞感到好奇,於是他號召社區居民,希望能將友善無毒的養雞方式影響更多人、更多地方一起加入,透過養雞得到的療癒能夠正向成長。向陽園也希望能夠將這友好的概念分享到更多社區,一開始一切雖然還未明朗,但有了像輝哥一樣的堅強後盾,還有來自各方的幫忙,相信蛋雞有天也能夠擁有影響社會的正面能量。

在向陽園乍看照不到陽光的蔥鬱所在,還是能夠看見絲絲光線透下來,在地上留下美麗的痕跡。遇到困境或乍看之下毫無轉機的情況也是如此,以為是照不到太陽,或是太陽不存在,但要試著往別的地方踏一步,你會發現陽光其實一直都在。

 

IMG_4753

 

    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