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與人之間總是隨著相處的時間越多,情感也累積得越厚實。三棧的長輩們現在一看到向陽園的大夥兒,雖然嘴裡還吃著早餐,動作卻已明顯地加快,似乎是有些迫不及待。這次的活動將由職能輔導員青青獨挑大樑,而佳伶及雅惠則是在旁協助。

早在活動開始以前,一行人就在車上討論到底要放怎樣的太魯閣族音樂,才能讓長輩們在放鬆的環境下,重新拾回舊時回憶,用紙本素材拼貼出自己記憶中的家園。

簡單的熱身運動後,青青將紙本素材分發給在座的長輩,素材裡有動物和植物,主題大部分是農村有的懷舊風光,這些畫面也許勾起長輩悠遠的記憶,不少人都是先靜靜閱讀刊物上文字,接著才緩緩剪下自己以前種過的農作物。

百香果、玉米、地瓜、爆米香、狗兒、竹筍……有些長輩邊剪會邊說起自己從前的生活,小時候家裡種了什麼,又沒種什麼。在座不乏有高齡八十歲以上的阿公阿嬤,最年長的是九十六歲,年長的阿公阿嬤多半習慣以族語溝通,於是翻譯的重責大任,就落到了硬朗的阿宗阿公身上。

undefined

阿宗阿公說:「以前我們那時候還有原物料的自產外銷,我就翻譯給她聽,讓年紀大的回到她十七、八歲的環境去想。」阿宗阿公待在兩位阿嬤身邊,努力引導阿嬤們進入時光隧道,去回憶以前生活的那塊土地有什麼樣的作物。梅月阿嬤雖然視力不好,也在阿宗阿公不厭其煩的解說跟幫助下,剪下一吋吋過往的回憶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「這個是什麼?」阿宗阿公指著裝在竹篩裡的湯圓問我。知道是湯圓後,他搖頭,「我們沒有湯園,要放她有回憶的過去。」他又指著寄生蟲的圖片問,「這個呢?寄生蟲喔……有蛔蟲嗎?」阿宗阿公還真是幽默,讓我忍不住回憶起小學時的蟯蟲貼片,還有好奇看其他同學吃蛔蟲藥,這些寄生蟲檢查隨著醫療和科技的進步,似乎漸漸消聲匿跡了。

重聽的王爺爺原本很被動,一問起他要做些什麼他只是搖搖頭、搖搖手,讓身邊的外籍看護工不斷說:「爺爺很懶!」但王爺爺只是不曉得該從何下手,於是青青和佳伶就一步一步帶著老王爺爺剪貼,有趣的是,王爺爺剪了一堆狗,還一貼一發不可收拾。

undefined

姍姍來遲的高姐,一就座後就開始靜靜的剪貼起她的畫作。蟋蟀、稻穗、狗兒……高姐編織起自己的過往,過程中她也分享起自己的人生故事。「我以前不是長這樣的,我生病以後,整個長相都不一樣,連朋友都認不出我來。」高姐大概二十多歲的時候,就進了門諾醫院當看護,每天騎車沿著193飽覽海岸線的風光,雖然有時差點累得睡著,但她也是工作得相當開心。

undefined

原本以為這份工作可以一直做到退休,無奈好景不長,突然有一天高姐聽不太到人家叫她,不但讓人誤會她高傲,她還因此被投訴三次,丟了工作。後來她才發現,造成這一切的原因是腦下垂體腫瘤,原本如混血兒般深邃美麗的外表,也因內分泌失調變得黯淡憔悴,手跟腳更因此變得巨大,無法穿下原來的鞋子。

突如其來的變故讓高姐非常失志,直到身邊一位朋友過世以後,她才驚覺把握當下的重要性。「真的要把握當下,有想要完成的事就盡力去完成。」雖然看著相片的臉上仍有丁點留戀,但高姐仍舊開朗,接著繼續完成她的畫。

 

undefined

輪到分享時間時,首先由梅月阿嬤打頭陣,而阿宗阿公在旁翻譯,稻穗、甘蔗……家裡種了好多好多的菜,梅月阿嬤說,以前還養了一隻狗,為的是要保護家裡。另一位九十六歲的阿嬤身體相當健康,講話中氣十足,而她十幾歲時從加灣嫁到三棧,家裡以前有很多很多花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以前住板橋的阿霞阿嬤,用中文娓娓道來:「以前溪邊有很多蝌蚪,我會帶回家養。爆米香是大街小巷常常都有,我們小時候很愛吃,爆的時候會『蹦』的一聲。還有豬血糕也很好吃……」說到小時候愛吃的小吃,阿霞阿嬤笑得尤為燦爛。

undefined

外省籍的王爺爺家裡養的都是貓,卻在圖畫紙上貼了好多隻狗,不管是成犬還是幼犬都有。只見王爺爺激動地來回指著拉不拉多幼犬,和另外一隻大狗,說以後要養小狗,因為小狗不會咬人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至於阿宗阿公和其他的阿公分享完以後,則是珍惜時間,默默拿出以色列麻將「拉密」開始廝殺,別的同儕分享完了,還會記得拍手勉勵。

undefined

結合了綠意、藝術和懷舊的課程即使結束了,還是有很多長輩沉浸在溫馨的氛圍中,繼續妝點自己記憶中的家園。持續來三棧這段期間,向陽園的大夥兒跟長輩從陌生到親近,我們離開的時候,阿霞阿嬤還不停道謝:「謝謝老師,你們每次來都讓我們學到新東西!」

不只如此,其實大夥兒也從長輩們身上學到不少,不同的世代因為藝術變得親密,也願這樣的分享成為起點,牽起三棧長輩們和向陽園的緣分,從不間斷。

undefined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黎明小文編 的頭像
黎明小文編

黎明向陽園 Our Sunny Field

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