停電的早晨只有從窗外透進的陽光,打亮整間教室。沒有電風扇,也沒有燈,狗狗們猛伸舌頭散熱,不過情緒都相當平穩,安安份份待在主人的腳邊。

每過一段時間,我們都能在狗狗身上看見進步的跡象,例如向陽園的平平與安安姐妹倆,平平現在已經不排斥室內環境,一早就看牠咧開嘴笑著圍繞在家豪身邊;前幾次害怕到需要人抱才能進教室的安安,現在可以安穩的待在室內,而且還願意站起來輕輕搖著尾巴,不再緊張的緊貼地面。

樹洋哥說,這兩天他帶牠去二樓習慣室內環境,而安安第一次在二樓喝水,這對牠而言是相當大的進步。

undefined

將將則是一如既往的輕鬆愜意,當燕霖過去和牠互動時,愛撒嬌的牠也馬上翻過肚肚任由燕霖上下其手。

undefined

狗狗們外出散步時,正好遇到因受不了悶熱而到外頭避難的學員們。「剛剛停電,突然跳一下。」阿中和我解釋。

看到狗狗們時淑媛老師突發奇想,轉頭和玉花老師討論:「乾脆讓杜杜去遛狗好啦,這樣他中午就會睡覺。」不過對怕狗的杜杜來說,可能請他把狗放出去自己溜搭,比讓杜杜親自帶著狗散步會來得就簡單一些。

undefined

將將和主人經過農產品加工教室時,正好看到因為悶熱而將工作桌移到室外的梅子姐她們。不過才剛把桌子搬出來不久,教室裡就傳出一陣歡呼:「電來了!」

undefined

「好熱喔!我們進來沒多久就停電。」

我一走進去,大夥兒便七嘴八舌和我表達復電的歡快之情,每個人臉上都帶著毫不掩飾的喜悅。

「有電了、有電了--好、涼、喔。」電風扇吹過來的時候,庇護員工們齊聲讚嘆出聲,這麼長時間悶在教室裡頭專心擦蛋,還真是辛苦他們了。

阿薇和我解釋:「剛剛八點半跳電,我們在這裡擦到現在。」

「難怪你們頭髮看起來濕濕的。」

她得意的說:「那代表我們有認真擦啊。」

一夥人在漸漸涼爽的教室聊起天來,手上的抹布也繼續動作。即使只是擦著雞蛋,大夥兒開心融洽的模樣卻好像是參加一場同樂會,連不太常笑的阿慧跟阿珍都受到開朗的氣氛感染而大笑。

undefined

外頭的狗狗們正各自練習走一步後坐下的課題,不時還能聽見主人彼此聊起狗兒的家常。狗狗們依舊維持一定的距離,不玩在一起,也不互相接觸,專心在與主人的訓練上。

 

undefined

燕霖發現每一隻狗狗在經過某顆樹時,都會特別去聞聞或尿尿,樹洋哥笑說「這是向陽園的打卡點」。一邊,安安還在努力練習坐下,比起前幾次來說,安安進步得相當多,樹洋哥也不吝嗇於發薪水。

undefined

「這兩天把牠往二樓帶,雖然是用抱的上次,但至少牠願意喝水了,不然牠在外面都不願意喝。」樹洋哥和我說。

「安安很容易緊張嗎?」

「牠很敏感。我是上次老師提醒說狗狗在外面不喝水的事情,我才意識到安安是敏感的狗。這很有趣,老師看的狗夠多才看得出差異性,我自己養狗十幾年,家裡兩隻狗又很好帶,所以不知道那是敏感的象徵。」

雖然其他三隻姐妹也同樣怕進室內,不過安安特別膽怯,樹洋哥猜這就和人與人之間的差異性一樣,只是安安相對纖細一樣。安安用鼻子搜尋樹洋哥掌心裡的零食,前段時間比較緊繃的時候,安安甚至連吃都不敢吃。

「現在帶牠散步時我也會帶去蚯蚓舍和我一起工作,狗狗不只是來上課,牠也慢慢會觀察到跟其他人的互動或是做事,會對情境越來越放心。」

好棒喔,安安。而安安只是吐著舌頭坐在樹洋哥腳邊。

undefined

Judy老師這時過來指導正確坐下的方式,一步就練習按安安屁股坐下,完成後開始訓練狗兒和主人面向同一個方向。樹洋哥走了半天安安不為所動,Judy老師則教他一手握短牽繩或是拉著項圈,另一手把狗狗的屁股扳向主人的方向,口頭的獎勵則是不間斷。

走的時候再換手去牽,走一步後如果狗狗又沒有自己同個方向,則再換手挪動狗狗的屁股。這步驟牽繩的長度也是關鍵,「很長的話就代表你允許牠犯錯,短的話讓牠知道牠沒有這樣的機會。」老師這麼說,而這是為了日後考試中腳側隨行的項目做練習。

undefined

安安則是不時會自己坐下來,姿勢輕鬆愜意。

undefined

回到室內老師請大家拿出零食溫習叫名字以及坐下後說OK的功課,當主人紛紛拿出零食袋時,狗狗們無不露出歡騰的姿態,零食袋悉窸窣窣的聲音彷彿都成了歡樂頌。隨著此起彼落的「好乖喔」,還有「OK」後狗狗們尋寶似的在地上找尋零食的身影,Judy老師開始交代主人和狗狗們新的功課。

undefined

「現在,我要跟你們說坐下跟趴下的手勢,『坐下』是掌心朝上往上,掌心往下朝下是『趴下』,『等』是掌心往外。記得,看手勢比聽快,因為手勢不會變,口語會因為著及變得很快,或是受情緒影響,但手勢永遠都是同樣的姿勢和動作。」老師建議初期動作可以大一點、慢一點,也可以調整手肘角度讓狗狗能夠看清楚,學得更快。

一開始也可以把零食夾在指縫間或指頭捏著,喊OK後就直接丟出去。

undefined

小不點在練習的時候相當熱情,但有時候還是一樣找不到零食,連夾在指縫中也不知道,讓教保員們看了就笑出來。不過小不點比起上星期已經穩定許多,雖然有時看到人時,還是會興奮的撲上人的腳。

undefined

阿布在主人比出趴下手勢的時候,則是很合作的以猛虎落地式趴下,又挺又直的趴姿讓乍看之下還有些像是人面獅身像。只要主人一叫名字提醒,並比出手勢,阿布都能在三秒內立刻做出相對的指令。

而老師也提醒,零食會在口頭獎勵和OK之後給,像有些比較急性子的狗狗,也要讓牠知道聽到OK就代表指令解除。

undefined

而安安雖然還是會困惑的向後退,不過在經過指導練習,還有樹洋哥的口頭獎勵,慢慢地,安安也跟上其他狗狗的腳步,能夠回應指令。

短短的一個月,就在平平與安安身上看見如此大的進步,然而這樣的進步需要狗狗與主人的互相配合,且最重要的來自於主人對狗狗的了解以及持之以恆的練習。

課程還剩約一個月,究竟狗狗們會蛻變成怎樣的治療犬呢,就讓我們一起拭目以待。

undefined

 

 

 

 

    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