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陽暖暖的這天,院內的俊寬哥帶著院生阿煌和阿龍來到向陽園,除了替作物澆水外,還要整理位於後方的地,準備在春天前再多種一些作物好讓院生能夠加菜。

俊寬哥在開車途中和我分享,先前在新蓋的網室種的小白菜收成了,而收成的結果讓所有人都瞠目結舌。在溫室隔絕大部分害蟲及另外鋪了約40公分厚的土,這次的小白菜發生奇蹟了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「小白菜跟爆炸一樣,就像大力水手的菠菜罐頭一樣滿出來,我把照片分享到老師們的群組,大家都很疑惑想說『是不是品種買錯了』。前前後後我們秤過,總共收了大約三、四十公斤,好一陣子教養院中午都吃這些。」

俊寬哥邊笑邊跟我說,我看了照片後,發現他說的一點也不誇張,這些小白菜簡直就像巨人一樣,乍看之下院生們顯得有些嬌小。相信這些滿滿的收穫不僅對這些耕耘許久的大哥,還有幫忙採收的院生是難以言喻的欣慰與成就感吧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溫室內,阿龍正幫忙澆水。看得出來阿龍努力要讓每一株菜都能喝得到水,水龍頭移動的速度有些緩慢。

undefined

而在澆到掛在鋼架上的番茄時,俊寬哥特別叮嚀阿龍千萬不要直接把水射向桶子裡,而是要先射到棚子上後,再讓水幕反彈進土壤裡,不然水柱太強直接沖擊嫩苗,它們會死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仔細一看,不只是溫室內,外頭的菜園到處可以見到生長中的作物,俊寬哥很開心的跟我分享他們種的小辣椒,但種過的作物他也並不是全記得,因為瀚元督導盡力嘗試能夠在向陽園種的作物,舉凡南瓜、馬鈴薯、地瓜葉、佛手瓜、蔥、辣椒、高麗菜……多到俊寬哥自己一時之間也很難說,這小小的農田到底種過多少種東西。

undefined

澆完水後我們轉移陣地到位於後方的地,俊寬哥準備了幾隻耙子和鋤頭,三個人二話不說進了田裡對著土就是一陣翻動。

undefined

過程中阿龍看起來很熟練,但俊寬哥不時會抬頭不斷重複提醒:「阿龍你要再耙深一點。」阿龍有些重聽的關係,俊寬哥的聲音要放得很大,說到後來他赧然向我解釋:「因為他耳朵不好要說得大聲一點,我們不是在吵架。」

undefined

阿龍也聽進去,將耙子深深的埋進去後,再奮力拉起來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過程中我也留意到「嚓嚓嚓」的聲音也不絕於耳,那是金屬與石子摩擦的聲響。只見整地的同時不斷有小石子被翻出土來,每一吋土裡的石頭密度也高到讓我有些驚訝。

undefined

俊寬哥和我說,向陽園的土質因為小石子很多,不易儲水,常常澆完水後明明土面是濕潤的,過不久後水會從石子的細縫間流失,全部乾掉;加上蝸牛肆虐,剛種下去的嫩芽一轉眼的時間就被啃得精光,負責管理教養院專屬農地的俊寬哥和瀚元督導,好幾次都種得相當灰心,種植的土壤貧瘠外加不用藥不施化學肥,要堅持下去真的需要毅力。

undefined

另一邊,梅子姐和美惠姐正在幫忙擦蛋。經驗老到的戴大哥退休後,兩人也開始幫忙起雞舍的事務。

undefined

「雖然學員也會擦蛋,但是有時候他們很難分辨蛋有沒有擦乾淨,所以我們會先一顆一顆擦完以後,再交給他們擦第二次然後裝盒。」梅子姐笑著說,手裡的抹布沒有停過。

undefined

說到雞蛋,另外一組負責身心障礙微型創業計畫「大得雞力」的人馬--燕霖和樹洋哥,來到了位於萬榮鄉紅葉村的輝哥家。輝哥的腳受了傷,大夥兒開了一個小時半的車程,除了關心蛋雞的生活狀況以外,也要關心輝哥的傷勢。

undefined

輝哥一見到我們就拄著拐杖站起身歡迎,受了傷卻也無損他好客的熱情。他帶我們到後面看雞的情況,輝嫂在旁笑著分享她被雞叫醒的趣事,小小的咖啡園中只見蛋雞們自由來去,每一隻都不怕生,見到人都好奇的貼上來,甚至湊到腳邊觀察我們要做什麼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雞的產蛋率也相當好,輝哥的孫子喜歡吃蛋,這些雞生下來的蛋輝哥就拿去給孫子,或是分送給親朋好友。輝嫂貼心準備一個藍色水桶,專門用來收集產蛋箱的雞糞,樹洋哥覺得這個點子很棒,於是一併記錄下來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而似乎是每個據點,都會有雞隻鬥爭的情況出現,這次在輝哥家也留意到有些雞的屁股已經被啄得光禿禿了。

不僅出現在上次的忠孝新村據點,教養院內、社區居住的據點都出現有雞被啄到羽毛開花的情形,根據李獸醫師提供的經驗,蛋雞們有可能是關得太久或是從大空間轉換到小空間壓力變大,較為強勢的雞會去欺負弱勢的雞,通常欺負人的幾隻不是體型特別大隻,就是羽毛特別豐潤。

多虧這點,我們迅速找到了這窩的大姐頭。

undefined

燕霖蹲下來撫摸大姐頭,開始訓話:「妳要乖乖的啊,不要一直欺負人家,知道嗎?」大姐頭乖乖被摸了一會兒,一溜煙的跑走了。

undefined

輝哥透露過要讓部落學會正確養雞的方法,而他對於養雞也有相當的熱忱,甚至還找時間去南投上課,學了另一套的養雞課程。輝哥熱情而投入的和我們分享他的想法,包括擴大養殖及以自然農法養雞,而過程中所需的資源他會靠一己之力連結。

undefined

輝哥也分享到他在課程中學到的自然農法概念,取之於自然,強調生生不息,活用牲畜的排泄物並做成各種營養液,譬如將雞豬牛糞混合漢方液(生薑、當歸、蒜頭、肉桂、甘草加上一公斤黑糖攪拌後,加上佔2/3容量的38度米酒發酵成),發酵後雞也可以吃,形成一種生物鏈。

「這樣的想法真是太美了。」臨走前輝哥也說了耐人尋味的話:「在自然農法裡,雞糞發酵以後最後變成可以吃的東西。一樣壞的東西在發酵前是壞的,說不定它發酵以後會變成好的東西。」

undefined

下一站,大夥兒來到位於吉安鄉的田姐家。做為康復之友協會前理事長的田姐雖然不是身心障礙者,但大得雞力課程卻是每堂必到,她對養雞充滿濃濃興趣,課程結束後她連絡到燕霖,不斷表示他想嘗試移動式雞舍的熱情,而在幾經討論後,田姐總算迎來她體態優美的四隻蛋雞。

undefined

貼心的田姐,在雞舍入駐沒過多久就訂做了嶄新的帆布給蛋雞們遮風避雨,細心的她也預留後面的位置通風。

undefined

田姐也相當熱烈的和燕霖與樹洋哥討論圍籬的尺寸問題,因為田姐這裡也出現了爭奪地盤的問題,不過田姐家的雞勢均力敵,目前牠們還沒有太大的傷勢,不過再關得久一點,說不定就會有需要回向陽園休養的雞出現了。

「我朋友原本說要免費幫我圍,不過吼到現在都還沒有來,我看我乾脆自己來好啦。」田姐阿莎力的說,一邊拿出自家農場用剩的鐵線出來準備先圍一塊範圍,實在有效率至極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正當討論到一半,雞隻立刻出現互啄情形,樹洋哥從潘哥那裡學到餵雞一點鹽可以降低雞的好鬥性,田姐當下立刻下樓取了點鹽放進水裡。

undefined

這次訪視另外的重點便是雞的產蛋量,田姐開心的說,來到這裡一個禮拜除了一天生三顆,其餘每天都生了四顆。開心之餘也摘了田姐家種的酢漿草給蛋雞們試吃,原本以為牠們不愛這酸味,但只要一放進去四隻雞就搶著享用,看來牠們相當喜愛。

undefined

和田姐道別後,過了兩小時樹洋哥馬上收到田姐傳來的兩張相片,原來田姐在我們離開後就到五金行買了圍籬材料,迅速做出簡易的放牧區,並且鋪上方便清理用的袋子與粗糠,甚至還有雞愛的野草,田姐將雞照顧得無微不至的樣子,讓看到照片的樹洋哥相當滿意到和我分享。

看到這情景的我,忍不住也感到高興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大得雞力計畫進行到現在,我看到小小的雞帶給人的除了經濟上的補貼外,還有將蛋分送給親友時那種真誠的喜悅感,以及照顧雞時的投入與忘我,更甚的是透過這個計畫擁抱更大的理想。當一個計畫帶來的影響遠甚於原始的目標時,雖然振奮人心,但某一程度而言對工作人員來說,也是一種正面迎來的挑戰。

不管是教養院在向陽園種菜的過程也好,或是大得雞力帶來的後續效應也好,如果沒有經過時間與挫折的發酵,得到的成果可能會是短暫的快活,無法帶給人長久的益處。

今年的向陽園還會發生很多有趣的事,就讓時間帶著我們一起一一體驗吧!

undefined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黎明向陽園 Our Sunny Field

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