雞對一些樂道作業所的學員,例如阿寶和阿中來說並不陌生,因為他們和雞相伴的時間長得連他們自己都記不太得,餵雞、撿雞蛋、擦雞蛋對他們更是家常便飯。不過和雞擁有一段不被打擾的相處時間,學員們可是從來沒體會過,同時這也是新來的舒涵第一次帶療癒雞活動,活動開始前問起她緊不緊張,她點頭如搗蒜。

這次樂道的三位自閉症大男孩也會一同上課,而面對擁有屬於自己強大力場的肯納兒,時常讓不熟悉他們的人不曉得從何拿捏溝通深度,但還好有相當熟悉三位大男孩的玉花老師在,玉花老師也成了他們的口譯專員,將大男孩們幽微隱匿的心聲讓大夥兒知道。

有趣的是,這天阿中、阿丞和小詹三位樂道學員不約而同穿了同樣的衣服來上課,讓老師笑問:「你們是約好的嗎?」

undefined

當舒涵提起平時幫雞整理雞舍就跟整理自己房間一樣,小詹突然說:「我喜歡『下蛋』。」舒涵自然而然的接下去:「是吼,雞喜歡下蛋。」

而聽到兩人對話的淑媛老師忍不住笑出來,「不是,小詹你再說一次,再說清楚一點。」

「我喜歡『擦、蛋』!」原來是一場誤會啊。這讓一旁的阿寶忍不住豪爽地笑出聲來。

既然是療癒雞活動,那麼摸雞是勢必要進行的環節。玉花老師在旁徵詢杜杜的意願,「杜杜,等下有雞捏,要不要摸雞啊?」「不--要!」害怕動物的杜杜果斷拒絕了。

今天的療癒雞是金金,喜歡被人抱、被人摸摸的牠,也許是貪戀室內冷氣的舒適,不過著地幾秒鐘,金金立刻融化成一團瞇起眼打起瞌睡,就和一旁的樵樵一樣。「樵樵你看,你平常喝的『津津』在那裡!」玉花老師說,提到食物樵樵似乎因此清醒一些。

undefined

金金一被抱上桌子時,阿寶立刻和金金建立起關係,他的臉靠近金金,溫柔的撫摸牠。「金金有金色、白色的毛。」喜歡狗狗的阿丞,雖然被雞啄過,但他仍先是看看,接著勇敢伸出手撫摸金金,邊摸邊露出無邪的笑容,不管是什麼樣體型的狗狗他都來者不拒,就算被咬過、啄過,對於動物,阿丞總是有最純粹的喜好,不因這些傷害退縮。

undefined

換到肯納兒們摸雞的時候,樵樵只摸了兩下就對金金毫無興趣,而換到大安的時候,即使表情有些猶豫,他仍是試探性的摸摸牠,接著越摸越喜歡,甚至還抓起身旁杜杜的手放在金金身上,彷彿像是以行動熱情的和杜杜說:雞很好摸,你也一起來摸摸看!

undefined

杜杜在摸的時候,嘴巴也會跟著舒涵仿說,「好多顏色」、「好好摸」,摸到興奮的時候臉上的笑容怎麼也止不住,摸完以後杜杜不忘發揮本色,認真把桌上預先鋪好的報紙排列整齊。既然鋪好了報紙,那麼這也代表等等要進行的活動,是有可能弄髒桌子的趣事……

只見舒涵展開一張僅有雞雛形的圖畫紙,「今天我們要來著色,不過我們沒有要用畫筆畫畫。」

undefined

undefined

「不然要用什麼畫?」阿寶迅速提出問題,接著他很快會過意來,「是要用手畫喔?」

果然就如阿寶所猜測的那樣,這一堂課就是要讓學員們用手指沾顏料畫出屬於自己的母雞散步圖,聽似簡單,但當顏料一呈到眼前的時候,學員們都猶豫起來,不過在小心翼翼的嘗試後,加上用手當畫筆更加自由,幾乎每個人都放開來玩,成為寫意自如的大師。

仔細觀察,會發現每個人的作畫風格都不一樣,例如阿寶喜歡藍色和綠色、阿中和阿丞相當注意細節、小詹把雞畫成五彩的、樵樵的畫抽象得像畢卡索、大安則偏愛單色色塊、杜杜則是像秀拉一樣用點完成畫--雖然最後他還是嫌麻煩直接用抹的完成這幅畫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undefined

至於金金,則是不停的打呵欠整理羽毛,偶爾抬頭看看學員們,儼然一副監考老師的閒適模樣。

undefined

畫完以後每位學員輪流分享自己的作品,每幅畫作一展開,全都是跳脫窠臼的作品,沒有一隻雞有一樣的顏色,也並不是每顆太陽都是紅的,這樣喜歡什麼顏色就塗什麼顏色,代表他們的思緒是如此自由不受拘束,某種程度看來也是相當令人羨慕呢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滿足地揮毫完後,阿寶還主動去抱金金,和雞的接觸他稀鬆平常,不過遇到乖巧的療癒雞阿寶則是驚訝地稱讚說「好乖喔」。就算是習以為常的存在,但在不同的環境、接觸不同的人,即使是雞也會有不同的變化,而這也是不同的生命彼此影響的結果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我們偶爾會暫時倦怠,對生活中發生的一些事情感到理所當然,不過只要轉個彎去想,會發現原來同樣的事物擁有不同的面貌,而嘗試嶄新活動得到的體驗也讓人有所成長,希望藉由接觸不同的生命和不同的活動,服務對象們能夠對生活有不同的體悟,而這也是工作人員們之所以努力不懈的能量來源!

undefined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黎明小文編 的頭像
黎明小文編

黎明向陽園 Our Sunny Field

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