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陽園新來的動物訓練師欣樺,這天搬了一鍋羊骨頭進到辦公室。羊肉獨有的腥羶味引得對零食沒興趣的黑皮,突然變得比平常都還要合作,以猛虎落地之姿執行「趴下」、「坐下」指令,握手時也比平常更要勤快。但這些羊骨頭是稍晚訓練的秘密武器,想要吃的話黑皮得要再等等。

undefined

暈車一直是黑皮的罩門,這天燕霖和欣樺要訓練黑皮,看能不能將食物和暈車連結在一起,減少黑皮暈車的程度。前幾次以摩托車訓練,這次即將要搭配羊骨頭獎勵,開車前往更遠的地方。在肉味的引誘下黑皮俐落地上車,車廂門闔上後,屬於黑皮的旅程也開始了。

「其實狗狗沒辦法完全消化骨頭,吃太多對牠們不好。是真的很逼不得已要激起牠的慾望,才會用鮮食。」欣樺出發沒多久後,便讓黑皮啃起羊骨來,香氣濃郁的羊骨讓黑皮忘記自己正在車上。

undefined

但是,為了逐步減少黑皮對食物的依賴,欣樺不時會取回羊骨讓黑皮等待,同時等待的時間也慢慢拉長,一分鐘、兩分鐘、三分鐘……黑皮一開始夾緊著尾巴,到後來輕鬆垂下,不時興奮的將頭往車窗湊,似乎是想飽覽窗外翠綠的山景,這變化讓燕霖和欣樺忍不住燃起希望。過程中大夥兒也不忘讓黑皮下車散散步,讓牠透透氣放鬆心情。

後來欣樺也嘗試讓黑皮不碰羊骨更久的時間,但是這時候我們發現,黑皮的嘴角開始出現口水,還在想這到底是不是吃骨頭流下的口水時,黑皮卻突然「哇」的一聲吐了。

回到向陽園後,黑皮迅速的跳下車,大夥兒忍不住摸摸黑皮的頭,對牠說聲「辛苦了」。雖然暈車的訓練還需要點時間,不過至少黑皮已不排斥上車,也不再像之前一樣一出門就暈車,相信再過一段時間,黑皮的進步速度會飛快到令大夥兒嘖嘖稱奇。

undefined

而另一邊,園藝治療課程教室的桌上,擺滿了一張張色彩斑斕的名牌,上頭寫著上一次課程學員為自己取的植物名。佳伶一早便將名牌隨機放在桌上,這次,要讓學員們按照名牌位置入座,提早前來準備的黃盛璘(大黃)老師,看了則是笑得樂不可支。

學員們陸陸續續入座,先坐好的不時會跟剛進教室的學員說「這邊、這邊」,偶有和上堂課同桌過的夥伴又再一次成為同伴,於是興奮的和彼此相談;第一次見面的,則也互相介紹自己,學員之間不見生疏。

大黃老師笑著說出自己為何看見名牌便樂不可支的原因:「我一進來看到桌上的名牌就忍不住笑出來了,因為這名牌就是我們帶失智老人用的,一模一樣的活動喔。」聞言,全場有默契的哄堂大笑,大黃老師接續說:「失智老人有個特性,就是能記住長遠的過去,但瞬間記憶比較弱。所以我們會用一些課程,刺激他對記憶的連結,有時候也會讓他用手印去比對。現在大家都是失智老人了喔。」

undefined

自美國取得園藝治療師執照後已14年,過去是出版社編輯的大黃老師坦承,剛回台時其實很徬徨,不曉得如何跨出第一步,也提到過去在全台到處走走時,曾想過從依山傍海的花蓮為起點發展園藝治療。14年過去,大黃老師終又在向陽園的牽線下來到花蓮,幫助相關助人行業發展在地園藝治療。

「園藝治療就是用園藝活動來服務人,所謂治療其實就是服務人,我一定要有植物這個元素再去找想被我們服務的人。」大黃老師說,美國使用大量如薰衣草、天竺葵、迷迭香、香茅等一般人稱呼為香草的植物進行治療,至於台灣本土的,則是稱呼為「藥草」或「青草」。「有沒有發現台灣我們很少稱呼這些藥草為香草?」

「因為不香。」一位學員冷靜的說。

說完大夥兒又笑了出來。大黃老師繼續解答:「相對於我們的青草,香草比較指的是歐美進來的這一批。」

undefined

大黃老師接續侃侃而談,她回到台灣後先去逛花市,而秋季是香草苗最繁多的季節,見到這麼多的香草苗,大黃老師便想「如果這些香草在台灣也能適應得很好,我就把美國學的原封不動搬回來就好啦」。興致勃勃試種被稱為香草之后的薰衣草以後,卻發現習慣溫帶氣候乾冷天氣的歐美香草植物,在台灣這樣的亞熱帶氣候適應不良,因此大黃老師種的薰衣草一到夏天便萎靡不振,第二年存活率甚至只剩下一棵。

要成為園藝治療植物的要點,第一個便是生命力旺盛,園藝治療面對的多半是身心靈有一些狀況的族群,如果植物難種、每種必死,就無法起到療癒作用。第二個則是曾進入過我們生命的植物,人以五感了解世界,譬如在台灣飲食文化佔有一席之地的九層塔,一提起便讓人想起三杯雞、鹽酥雞等美食,我們也透過它的香氣、顏色、味覺等累積各種生命經驗。

老師說,當一個人的內在遭受困難時,便反過來用外在的五感來刺激他,「就像一把鑰匙,重新啟動他的生命。」老師也說,園藝治療不是替代性治療,無法取代醫生,而是和醫療系統相輔相成。

經過栽種香草帶來的失敗後,大黃老師於是嘗試發掘屬於台灣本土特有的園藝治療植物--青草。台灣青草文化在龍山寺尤其繁盛,因早年醫療不發達,台灣人習慣求神拜佛盼能消災解厄,若是身體欠佳,便會去拜「醫神」華佗取得藥籤,接著到龍山寺附近的青草巷抓藥,「但現在拿不到處方了,因為醫療法規定『華佗沒有醫師執照不能開處方簽』。」學員們聽了都笑了。

而其實台灣青草文化,源於早年與中國通商不便,中藥材難以進入台灣,最後民眾在台灣尋找能夠作為替代的藥材,青草文化因此誕生。這些青草若是沒被慧眼相中它的療效,對一般人而言就只是雜草。青草的生命力旺盛,加上青草與台灣在地文化的連結,當時大黃老師便冒出一個念頭:「為什麼我們的青草不能拿來當園藝植物呢?」屬於台灣獨有的園藝植物因此誕生,大黃老師也提到,雖然材料多半來自中南部,但台北市場需求大,青草行情也是全台最便宜的。

undefined

這兩堂課的主角是艾草及魚腥草。提到艾草自然而然會聯想到端午節,因為艾草象徵著「闢邪」,而這樣的聯想也來自於艾草的殺菌特性。老師將全株的艾草發給學員們用五感來認識、觀察。老師介紹艾草的根會轉彎,而竄出來的根都是橫向的,這也是它的生命力所在,「艾草很會鑽!」錯開的葉子說明了它是互生植物,葉片上有細細的絨毛,這也是平時用在艾灸、製作艾條的「艾絨」。

園藝治療師的職務是擔任人與植物橋梁,了解屬性和使用方法後設計有趣的活動,因為有趣才會讓學員喜歡上植物,進而願意照顧植物,讓服務對象和大自然做連結。

由於外表和近期令人聞之色變的銀膠菊相似,大黃老師也教大家如何辨識,「先用顏色鑑定,銀膠菊正反兩色沒有差別,但艾草正反面顏色不一樣,接下來是味道,銀膠菊沒有艾草獨特的味道。」

undefined

艾草性溫,老師也鼓勵大家摘下5-10片葉子泡艾草茶來喝,如果喝下去覺得熱則代表身體燥熱,而性溫的植物可以解熱。接下來,大夥兒用艾草葉來拓印棉布袋,拓印過程中每個人努力將葉子塗滿水彩筆顏料,接著使力將葉子壓在棉布袋上,如此認真單純的模樣,彷彿讓人回到小學的美勞時光。大黃老師說:「腦袋停不下來的話,讓它停下來最好的方法就是手部操作。注意力轉移後,思緒也會跟著停下。」

拓印完表面後,老師請大家裝進乾燥的艾草,並說明這會做成入浴包。當作入浴包的話,不就白拓印了嗎?不過在下水以前,艾草也可以當做是香包和除障包。若是做為入浴包,由於洗澡水的溫度通常不夠熱到讓艾草香氣完全釋出,因此可以用沸水煮十分鐘後,再將水倒進洗澡水中,而剩下的布包也不需急著扔掉,可以再拿去敷眼睛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艾草的殺菌、驅蚊功能則需靠燃燒艾草,不過燒葉子容易產生煙霧,因此一般室內燒時選擇會燒艾條。用免洗筷將艾絨一點一點塞至宣紙捲成的圓筒並壓實,老師說,壓越實可以燒越久,而學員們手中的艾條長度一燒可以燒到兩小時。

「有沒有覺得艾絨的味道比艾草更濃?」聽到老師這麼問,學員們在艾絨上桌時都湊上鼻子聞,又細又軟的艾絨讓每個人聞了以後忍不住驚呼「好香喔」。

提到驅蚊的作用,花蓮人最在意的是小黑蚊吃不吃艾條這一套?「很抱歉,小黑蚊目前天下無敵。」看來想靠艾條趕走素有「黑金剛」之稱的小黑蚊,得要再等等了。

大黃老師提到自己下田時總會用艾條布成八卦陣,而利用艾條能夠達到的效果是「驅蚊」而不是「殺蚊」。在室內使用的時候,一定要留一個通道讓蚊子有空隙出去,第二根則是放在門口不讓蚊子進來,再燒第三根的話通常可以撐到一整個晚上。如此天然的驅蚊方式,也難怪夏季時蚊蚋作祟的時節艾條會如此蔚為風潮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緊接而來的是可以照顧呼吸系統並增強抵抗力的魚腥草,雖然聞起來有濃濃魚腥味不甚討喜,但魚腥味的來源癸醯乙醛卻是魚腥草抗菌作用的來由。由於煮之後魚腥味會大大降低,多半人食用會多加烹煮,不過大黃老師為了讓學員們品嘗魚腥草的精髓,精心準備魚腥草沙拉,將魚腥草切碎後加上鳳梨並淋上和風醬讓大家品嘗,而酸甜鹹後伴隨濃濃魚腥味後勁的料理,宛如吃完水果後回頭卻迎面而來一尾魚。有人可以接受有人吃完第一口不敢再碰第二口,說「有魚鱗」,這樣的感想讓人哈哈大笑。

魚腥草對皮膚有療效,也有美白功能,因此課堂也備好面膜錠給學員們敷臉。大黃老師說,「其實老人家很喜歡漂亮,偶爾給他們敷一下他們會很開心。跟青少年講保健植物他們不會有感覺,但說是美容就有興趣了。」

將面膜錠放進乾燥魚腥草茶中,一吸水面膜錠便迫不及待綻放開來,學員們撈起面膜紙跟著放在臉上,不一會兒,幾乎每位學員都在享受魚腥草面膜帶來的愜意,不知情的人若是踏入教室,還會以為是不是來到美容課程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 

undefined

敷面膜的同時課程也在進行,老師發下魚腥草讓大家各自體驗。魚腥草在種植時與艾草不同,會需要先插在寶特瓶裡用水養,直到根長出來。

「有沒有人鼻塞?把葉子捲起來塞進鼻子裡,真的就通了耶。」大黃老師說著,下頭也有學員跟著捲起來塞進鼻子裡嘗試。

魚腥草除了外用以外,也可以做成茶包內服,而薄荷和魚腥草搭起來則是絕配。這次製作兩個茶包,一個裝滿魚腥草,另一個則是魚腥草一半份量的薄荷,至於薄荷由於有揮發性成分,可以在魚腥草茶包煮完以後再放進薄荷茶包悶煮就可以了。「體質虛寒的人喝太多魚腥草茶會拉肚子,但魚腥草沒有毒,只是要提醒身體的負荷量已經到了極限。」大黃老師說,而身體的反應也是了解身體的一個線索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園藝治療的一切都必須靠園藝治療師親自的觀察與體會,才有辦法恰如其分的與服務對象分享。大黃老師說:「我們要去了解服務對象的障礙,這需要靠同理心。如果你栽種失敗過,那種懊惱、難過、沮喪都很寶貴,所以要記下來那些感受。雖然園藝植物生命力都很強,但還是會有學員種失敗,如果你有同樣的經驗,你會比較能夠站在他的感受而感受。」對特殊族群而言,雖因先天或後天障礙難以表達自如,但經由園藝治療師的引領,也能夠讓特殊族群擁有與外界溝通的不同媒介,而這正是大自然不言而喻的力量。

相信透過大黃老師的課程,每位學員都能讓植物成為傳遞溫暖的媒介,在服務特殊族群時也能夠更貼近他們的心一步。而園藝治療課又為工作人員帶來不小的啟發,至於上課之後在向陽園內發生的小趣事,就讓我們留到下回好好分享吧!

 

    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