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過好幾個月的訓練與籌備,向陽園的黑皮與民眾的狗狗阿布終於在治療犬考試脫穎而出。平平、安安和小不點,則是稍微可惜的差臨門一腳,就能晉身為治療犬。不過,台灣動物輔助治療專業發展協會志工隊隊長兼動輔師韋伶老師,也大力稱讚這三隻狗狗都具有擔任治療犬最重要的一項特質,那便是喜愛與人親近。黑皮和阿布考完試的下午接受新科訓練後,隔天便馬不停蹄的前往第一站實習地點--門諾壽豐護理之家。

會暈車的黑皮在出任務前首先要克服的,是上車這一件事。之前工作人員們不只用食物利誘,也嘗試讓黑皮從先搭摩托車開始習慣行進中的交通工具,不過成效有限,之後試著在車上餵黑皮吃飯,終於讓黑皮不太排斥上車了。

可是狗狗的心思並不是我們能捉摸的,我和燕霖為黑皮主動跳上後車廂欣喜不過一下下,幾秒後黑皮卻一臉狐疑的跳下車,接著怎麼也不肯再上車。

undefined

「黑皮乖,上車嘛,我們沒有要去考試,是要去別的地方跟爺爺、奶奶玩啊……」燕霖跟黑皮再三保證,黑皮仍是睜著一雙琥珀色的大眼睛, 淡淡的望向別處。

undefined

後來即使是牠最信任的守恩來了,黑皮仍是抵死不從,最後被抱上車去。這對頂天立地的男子漢黑皮來說,大概有辱牠的男子氣概吧,因為一路上黑皮背對我們,耳朵呈L形關注四周。

我們還在聊著黑皮昨天考試回程沒有暈車,結果沒過多久,黑皮立刻就暈車給我們看,對此,守恩和燕霖似乎已經有心理準備了。

undefined

經過十分鐘的車程到達目的地後,黑皮迫不及待跳下車散步,這時阿布也到了,兩隻挺拔的大狗在壽豐護理之家前的綠地盡情奔跑,這次社工師千嵐同樣出來歡迎我們,遇到可愛的狗狗們,她忍不住蹲下身來和牠們玩耍。經過上次療癒雞的服務,這次的新生訓練第一站也是在門諾壽豐護理之家,向陽園也心懷感謝。

undefined

今日帶著新科治療犬實習的除了韋伶老師,還有協會的資深高級動輔師美儀老師,兩人分別帶著昨天擔任中立犬的自家狗狗Nimo與皮蛋到來。Nimo是隻沉穩的馬爾濟思,沒有人叫到牠的名字,便維持一種智者的姿態靜靜等候。喜歡黏在美儀老師身邊的皮蛋,是隻有活力的雪納瑞,美儀老師提到,皮蛋因為跟人不親,沒辦法成為治療犬。

守恩詢問韋伶老師關於狗狗進食的問題,老師提到,如果Nimo要服務的話,飼料的量她會減少到三分之一,因為服務中會餵許多零食,如果像黑皮一樣會暈車的狗狗,考慮到花蓮服務的車程距離可能較長,就建議先不要進食,等到達服務地點後再吃。事前準備的同時,也有不少家屬和志工過來,稱讚黑皮和阿布相當帥氣。

undefined

進到護理之家的大廳,十幾、二十台輪椅圍成好大一個圓圈迎接黑皮和阿布。在美儀老師熱情的帶領之下,爺爺奶奶們看見狗狗也精神抖擻起來,不斷喊著兩隻狗狗的名字,而狗狗們一旦「坐下」、「趴下」,爺爺奶奶們便笑得合不攏嘴。

但也許是陣仗浩大,兩隻新科治療犬都有些怯場,於是美儀老師便讓主人帶著狗狗們繞場一圈,聞聞每位長輩的氣味熟悉環境,這個環節也讓狗狗稍微放鬆一些。美儀老師也提醒長輩可以和狗狗揮揮手運動一下,長輩們也不時會加碼喊「阿布」、「黑皮」,一位穿紅外套的爺爺更是不斷以熱情大喊「阿布來--」,不知情的人乍看之下,還以為是粉絲見面會呢。

undefined

不少爺爺奶奶渴望可以餵狗狗飼料和狗狗近距離接觸,為了讓喜歡的狗狗黑皮與阿布吃到掌心的飼料,久坐輪椅的長輩們費力撐開掌心或伸長手背,用手或藉由玩具鏟子把對狗狗的喜愛傳遞給狗狗,還有奶奶努力攤開掌心,用力得連身體在發抖。

狗兒吃下飼料的一瞬間,只見爺爺奶奶們的臉都亮了,眼瞳裡的光彩奪目,讓在場的工作人員們也不禁跟著微笑,一起和長輩們開心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長輩們也很喜歡摸摸狗,享受光滑又溫暖的皮毛帶來的安心感,由於是第一次見面,美儀老師引導爺爺奶奶們撫摸狗狗的身子而不是頭,因為背部和胸口對第一次見陌生人的狗狗而言,是相對安全的區域,一見面就直接摸頭的話,可能會讓狗狗覺得不舒服。

「如果蹲下去還聞得到狗狗香香的喔,因為牠們來之前都有洗澡,乾淨地來找你們。」美儀老師如此說,而真有不少爺爺奶奶因此和狗狗湊得更近,黑皮也不需要守恩的幫忙,站直身子讓長輩們摸。

undefined

比較敏感的阿布,在遇到這樣的大場面時難免怯場,「阿布是第一次來,以後常常來牠就會熟悉了!」美儀老師說。不過在帶牠出門散步減壓一會兒後,過幾分鐘後牠又是一條好漢。

為狗狗套圈圈的時候,阿布的爺爺鐵粉總算有機會親手把圈圈套到牠脖子上,套完之後,爺爺更和阿布道謝。「我們這兩隻是花蓮第一批治療犬喔。還是年輕狗狗,都是男生。」主人帶領阿布上前的同時,美儀老師不忘和其他等候的長輩介紹,並且全程引導動輔員如何引導狗狗做出相對的指令,專業中不失親和力,讓長輩們在與狗狗的自然互動中,不知不覺也伸展到四肢,心情更是開朗。

美儀老師也說,身為花蓮第一批治療犬,很開心壽豐護理之家願意提供讓動輔員和狗狗小試牛刀的機會,希望大家對新上任的治療犬抱持信心,和狗狗一起成長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套圈圈並不是訓練項目之一,但只要抓住狗狗愛吃的天性,由主人拿著零食在圈圈的另外一端引導,狗狗便會自己穿過圈圈。戴毛帽的奶奶雖然口語表達不清晰,但為了和黑皮互動,奶奶努力放慢速度說出圈圈的顏色爭取機會,也不斷說著「來」引導黑皮,奶奶更努力傾身向前,在黑皮成功穿過圈圈的時候,也不吝給予一句「黑皮乖」的讚許。奶奶的嘗試讓工作人員們忍不住讚賞,能夠讓行動不便的長輩這般積極活動,估計也只有動物做得到了吧。

undefined

因為狗狗們服務到此開始分神,為了不再增加狗狗壓力,美儀老師最後讓狗狗們再一次和爺爺奶奶們互動,牽著牠們經過每一輛輪椅前,讓爺爺奶奶可以再度彎低身子摸摸狗狗,並且說一句「辛苦了」。其實,這樣的服務量本來會由三隻治療犬分攤,外加對新科治療犬算是震撼教育的一片輪椅海,阿布和黑皮能有這樣的沉穩與專注力,以新人而言已經表現得可圈可點。

undefined

回到熟悉的向陽園後,阿布原本垂下夾緊的尾巴,再度歡快的飛揚起來,牠心裡的愜意可以說是藏也藏不住。不過牠不知道的是,散完步後,還有另外一項試煉在裡頭等待著牠。

undefined

樂道作業所們的學員們,早早就在教室裡頭引頸期盼狗狗們的到來。而事前守恩擔心的是,由於黑皮會對高大的男生有戒心,不曉得樂道的肯納三人組,會不會讓牠有了反抗的心。

樂道的樵樵和大安願意待在教室,玉花老師和大安約法三章,要他不能生氣,大安也點點頭答應,戴上口罩的他心情平靜許多,靜靜等候狗狗到來。至於最近脾氣較為躁動的杜杜,老師怕他會影響到狗狗,在讓杜杜看一下狗後就會到樓上去。

「看、看、就、好。」杜杜嘴裡重覆。事實上杜杜做的不只是看看而已,待會兒,他會做得更多更多。

移動椅子的時候,由於大安一個猛力向後讓椅子發出巨響,嚇到了在後面的狗狗皮蛋,美儀老師也趁時候提醒動輔員們:「昨天考試的時候你們在摔書,我就會馬上抱緊皮蛋,因為牠怕大聲。如果有怕大聲的狗狗,就要做減敏,我們治療犬的主人會馬上說『沒事、沒事』開始補償,最快的補償就是直接丟一把飼料給牠吃。」讓狗狗把「大聲」跟「好事情」連結在一起,這也是一種正向支持。

undefined

美儀老師替學員分組,「我們分成兩組,這組是黑皮組,那這一組是?」

「平平。」與平平親近的阿中毫不猶豫的回答,讓大家都笑了。

分成了黑皮組與阿布組後,韋伶老師和美儀老師便各自輔助動輔員進行活動,首先從餵飼料開始。大安家裡養了三隻吉娃娃,今天是第一次和大型犬這麼近距離接觸,他似乎有些害怕,飼料在掌心怎麼也餵不出去。後來阿布媽媽體貼的拿了鏟子給大安盛飼料,阿布吃完了以後,沒想到大安竟又抖抖鏟子示意要再試一次,一餵就欲罷不能,甚至還直接指尖夾著飼料餵狗狗,大膽的程度令老師們也相當驚訝。

途中雖然飼料被隔壁的黑皮攔截成功,但沒關係,只要願意餵就再讓大安多試一次。而套圈圈套成功時,大安笑得眼睛都彎了,還不斷比讚,大安喜歡狗狗的心已經不言而喻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過了一段時間,原本在樓上的杜杜在玉花老師的陪伴下,回來嘗試和狗狗相處。他緊閉著眼摸黑皮,嘴裡喊著「摸、摸、就、好」,不時還會抖一下,但畢竟杜杜克服了害怕狗狗的心,杜杜也進一步挑戰餵狗,可惜在老師把飼料放在杜杜腿中間時,黑皮的靠近讓杜杜緊張到直接用指尖彈飛飼料後站起來,之後開始分心。即使如此,杜杜也全程參與活動,這樣的進步相信讓玉花老師開心不已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經歷過餵食、撫摸和套圈圈後,接下來動靜皆宜的Nimo要來做示範了。不喊牠時就靜靜待在一旁,喊牠的名字時立刻充電,在媽媽的帶領下,Nimo發揮自己體型小的優勢,輪流跳過學員們伸出的腳,也挑戰穿越過狹小的圈圈,韋伶老師也坦承:「這是Nimo第一次鑽這麼小的圈圈。」最後更迅速穿過學員們用腳做成的山洞,速度之快如同一條白色的閃電。

阿寶也自告奮勇下指令給Nimo,美儀老師靈光一閃,和老師們說:「安排狗狗跟學員互動,其實可以不用定調在陪伴,而是讓學員也可以成為訓練師!」

undefined

undefined

undefined

Nimo老師示範完以後,就輪到阿布和黑皮實地操作了。即使是大型犬,但靈活度不比小型犬要來得差,只見兩隻狗狗輪流跳過學員的腳,雖然沒有辦法和Nimo一樣穿過小圈圈,但是學員們也合力架成一座人肉鐵橋,既是狗狗們的壓力測試,也考驗動輔員的引導能力,讓不諳指令的狗狗,也能夠因為飼料和對主人信任的緣故,完美達成指令。

事實上,服務中若是缺少了動輔師的運籌帷幄也無法完美,作為主人與狗狗的橋梁,動輔師既要讓活動順利進行,也得視狗狗情況放慢節奏或是提早結束服務,令服務能夠盡善盡美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經歷過近一年的療癒雞服務貼身紀錄,第一次實際參與治療犬的服務過程,可以發現帶雞和狗狗服務時,工作人員讓動物參與的程度和活動設計會是不一樣的。

雞聽不懂指令,但只要願意讓人親近和擁抱,服務通常便成功了一大半,過程中也不需要對雞下任何指令,一切臨場發揮。因此雞既是主角也是點綴,服務的型態相對單純,當然也很適合和其他活動一起搭配,畢竟光是看雞閒逛,就是一種療癒。

治療犬由於和人的情感聯繫非比尋常,因為能夠聽懂指令,以及每隻狗狗的個性及特質截然不同,相對的服務變化及靈活性也比較高,加上狗狗骨子裡親人與了解人的天性,服務對象在和狗狗互動的過程中,能夠得到的回饋也更多。

無論是雞或狗,我們都能從牠們身上找到歸屬感及安定感,從每一次的服務我們從服務對象看到循序漸進的轉變,也從他們身上看見無數次不經掩飾的喜悅與信任。這樣的成果我們也許要努力很久很久,但是動物只要一出現,服務對象就能立刻將身心全數攤開在牠們面前,這樣的魔力是人所望塵莫及的。

動物是令人卸下心防的鑰匙,但惟有加入了動輔員或動輔師的力量,才能幫助服務對象變得堅強,勇敢面對與接受身心障礙,安然的與自我相處。向陽園除了動物輔療外,即將加入的園藝治療課程也準備讓大家一窺綠色植物的能量,讓服務除了人,也多了更多大自然的色彩。

undefined

 

_

 

 

    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