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燕霖和樹洋哥南下瑞穗,和使用移動式雞舍服務半年的8戶人家續約,同時深入了解這半年來和療癒雞相處後,他們的生活產生了什麼變化。移動式雞舍服務每隔半年會續一次約,飼養一年結案後如果有意願繼續飼養便會開始收費,而這些費用僅是購買雞隻、飼料及粗糠的成本費,向陽園工作人員也會詢問服務對象的飼養意願,了解他們對移動式雞舍的看法。

當然,這也是未來治療犬安安出任務的機會,這次牠也帶著大大的笑容出發,為陰雨的天氣帶來幾縷陽光。對第一次坐長途車的安安來說,這是一次嶄新的體驗,連雞飼料的氣味對牠而言也是那麼新鮮。

undefined

雖然要拜訪的8戶養雞人家都住在同一個村子,但考慮到要搬飼料、粗糠,以及後測需要花上約半小時的時間,兩人規劃好路線以後便分工合作,樹洋哥先行開車到每一戶了解飼養情況以及分發飼料、粗糠,燕霖則是可以專心了解飼養人的近況。每每來到瑞穗,通常會需要花上一天的時間。

我們先是拜訪住得相當近的3戶:阿文阿嬤、阿美阿嬤以及高姐。常常互相串門子的她們,剛開始養雞時見面總會先比出數量的手勢,原來三個人是在較勁每天收穫的雞蛋顆數呢。燕霖跟我說,之前領養退休雞時阿文阿嬤曾把雞燉了一鍋湯,還分享給阿美阿嬤,事後燕霖和她電話聯繫時阿嬤也坦承這件事,她說:「這雞一點也不好吃,我好後悔。」讓工作人員聽了又好氣又好笑。

阿文阿嬤家的雞圈不時會有野狗造訪,已經被吃了很多雞的她相當苦惱,辛辛苦苦找來鐵柵欄和木棧板抵擋野狗侵襲。阿文阿嬤也反應飼料不夠的問題,但通常飼料的量都有經過工作人員計算,詢問之下,才發現原來是阿嬤起了惻隱之心,老是擔心蛋雞們吃不飽,所以常常會餵過量,「吃不飽的話很可憐啊。」阿文阿嬤說。

undefined

燕霖進一步了解阿文阿嬤的近況,詢問阿嬤的人際關係、對自身生活的看法與對自己的看法。阿文阿嬤的知心好友不少,也很常見面,每天11點半的老人餐時間她總會和朋友花時間聊天,也和燕霖抱怨現在的小孩子喜歡吃得很好,而她只要汆燙青菜、簡簡單單的就滿足了。

聊起養雞的感想,她說:「養雞很好,只是給狗吃掉,有點難過啦。」

「不會啊,阿嬤妳有好好擋起來,保護得很好。」燕霖鼓勵阿文阿嬤,而阿嬤笑得很開心。

undefined

走向不遠處的阿美阿嬤家,樹洋哥已經搬完飼料和粗糠,一邊和我介紹阿嬤家的雞圈。「這是她兒子自己圍的,很厲害,他也幫鄰居圍。」圍得整整齊齊,雞圈裡也相當清爽乾淨,每一隻雞都吃得壯壯的。「裡面有一棵柳丁樹,原本枝繁葉茂的,結果被雞吃成這樣。」雞姐姐們的進食力真是不容小覷啊。

undefined

巷弄間傳來從喇叭透出的宣傳聲,賣雞肉的車子緩緩駛過阿美阿嬤家前,錄音中孩子童稚的講著「雞肉很好吃,不買你就會後悔喔」讓我們忍不住笑了。事實上村子因地處偏僻,除了這輛賣雞肉的車子外,後續也來了賣蔬菜和麵包的車子,讓居民和長輩不必跑大老遠購物。

undefined

阿美阿嬤的視力不好,去年還可以看見一些東西,但今年已完全失明。無法親自照顧雞和做家事,阿美阿嬤有些消沉,雖然高姐和阿文阿嬤不時會過來找她,但生活從主動變得被動,一時之間要適應這樣的劇變,對她來說並不容易。

「不想活了,看不見很痛苦,再見掰掰。」雖然是笑著說,但阿嬤的徬徨和無奈卻藏在話裡。燕霖也努力讓阿嬤知道,她的生活中除了兒子、媳婦的幫忙,還有許多輔具與服務可以幫忙。

「阿嬤不要灰心,一開始一定會很不習慣,但是就是要花點時間跟它相處。阿嬤不要不見,我們都很關心妳也掛念妳。」燕霖也和阿嬤說,有時間可以請家人帶她去院子看看雞。「讓牠們看到妳,因為妳都在照顧牠們。雞很喜歡跟人在一起,沒有人就沒活力,所以阿嬤有空就去看看牠們,這是阿嬤的重要工作喔。」

阿嬤最後是笑呵呵的,不曉得阿嬤聽完燕霖的鼓勵,有沒有釋懷一些。生活一夕之間變了色,適應改變的時間即使漫長困難,不過在好友以及家人的關懷下,希望再過一段時間,我們就能夠看到阿美阿嬤嶄露笑顏。

undefined

高姐家的放牧區是由阿美阿嬤兒子幫忙圍的,為了讓療癒雞生活得更好,高姐也特地運來沙子打造一處沙浴區,讓雞能順性而為享受沙浴帶來的快活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到訪時高姐正在忙著剝紅蔥頭的皮,看見我時她風趣笑說:「要把我拍漂亮一點喔,跟拍寫真集一樣。」

看似開朗的高姐,去年十二月才遭逢一場變故,即使如此,高姐從頭到尾都是笑臉迎人,以幽默待人。高姐和燕霖聊到續約後服務到期買雞的細節,由於價格會因雞的週數及產蛋率有關,高姐機智的說:「當然是要買幼齒會生蛋的啊,要買跟我一樣老的幹嘛?」高姐家的雞每隻都會生一顆,產蛋量算相當高,高姐的朋友在旁笑說「是因為有給牠愛」。

高姐受限於身體因素受限,偶爾會羨慕能夠出去工作的人,但因高姐的外向和樂,她擁有相當多的朋友。「五個知心朋友就好,少少就好。」她笑,「不過朋友當然越多越好。」高姐大致上對現況滿意,不過人生有機會重來一次的話,她希望可以多做一些改變。

undefined

療癒雞之於高姐,就像是陽光之於萬物,在她低潮的時候這些雞給了她不少溫暖。「我難過就跟雞講講話,我一出去牠們就衝到門口找吃的,很棒。」高姐說,「這些雞我不會退,就算到期了,我也要繼續養。」

高姐一出門就會把雞關進雞舍,不讓野狗跟貓有機可趁,小心翼翼守護這些陪伴她的小太陽。

undefined

與高姐道別後我們到了張大哥家,前陣子因為常常下雨,張大哥還特地幫雞圍起透明的防水軟布,讓雞有地方可以躲雨。

而樹洋哥也留意到放牧區的辣椒樹被吃得一乾二淨,張大哥用佩服的口吻說:「都被雞幹光啦,這些雞跳來跳去,葉子就變成這樣了。沒想到蛋雞是這樣的,天氣冷會想吃辣的。」一旁的樹葡萄張大哥便牢牢的圍好,生怕蛋雞會把樹葡萄也吃光。

張大哥也隔了一小塊區域給一隻愛孵蛋的雞,「牠再怎麼孵那蛋都孵不出來啊。」至於母雞們生下來的蛋,好客的張大哥會送給要回台北的朋友,獨樂樂不如眾樂樂。之前詢問周遭的早餐店有沒有雞蛋需求,不過早餐店一般會進成本較低的白殼蛋,燕霖也建議:「這種飼養方式的蛋品質比較好但成本也比較高,大哥可以到市區問問看民宿業者,他們通常會對蛋的品質比較要求。」

張大哥有兩位智能障礙的女兒,大女兒在家,二女兒則是嫁到村子其他戶,燕霖在和大女兒聊過後,認為以她的功能可以考慮接受服務,或是到外進行一些簡單的工作,於是也和張大哥建議,試著讓大女兒多多到外頭嘗試。

一旁,瘦巴巴的小狗小胖對我們友善的搖著尾巴,小胖因為會對雞一直吠而被套住嘴巴,儘管如此,牠仍是賣力的以尾巴表達牠內心的喜愛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張大哥也敏銳的看見因好奇而探出頭的安安,「哦,你們有養狗喔?」

「對啊,我們的治療犬,牠現在在上課。」

「在向陽園嗎,你們有養雞對不對?有時間的話我想要去參觀看看。」而張大哥更對向陽園的位置瞭若指掌。

燕霖也邀請張大哥帶著女兒一起過去,安安跳下車子後就跑到張大哥腳邊,張大哥原本還擔心安安會不會咬人,不過兩人和張大哥說安安是溫和的狗,現在很好奇會到處聞,比較害怕陌生狗的張大哥也敞開心房,喊了安安的名字。

燕霖事後和我說,見了張大哥幾次面,每一次都覺得張大哥越來越有朝氣。用心照顧另外一個生命,或許真能改變一個人也說不定。

 

undefined

undefined

工作人員休息之前,我們去拜訪了串起這8戶人家與向陽園緣分的輝哥。去年輝哥因參加大得雞力課程,接觸到移動式雞舍服務,在經過一段時間的飼養後,輝哥將這項服務帶進社區,希望村子裡都能一起以友善的方式飼養蛋雞,並且朝社區就業的方向前進。

我們簡單的和輝哥寒暄,輝哥兒子養的狗林介黑也跑來撒嬌湊熱鬧。塊頭大的牠擁有相當有戲的眼神,特別喜歡挨在別人腳邊討摸摸,燕霖驚喜的說:「牠怎麼那麼像黑皮!」

undefined

林介黑跟我們出門的時候也發現車子上的安安,兩隻膽小的狗兒互相試探、嗅聞對方,樹洋哥則是笑著對林介黑說:等等還會再見面啦。

undefined

行動不便的謝大哥,由張大哥幫忙圍好放牧區,這天因為下雨,療癒雞都待在雞舍裡沒有出來,我們來了之後,謝大哥便把牠們放出來,每一隻雞宛如重獲新生般急忙跳出雞舍,開始在地上啄來啄去。謝大哥跟我們說,圍這些防鳥網,是希望外頭的八哥不再進去偷吃雞飼料,也許是因為如此,謝大哥的每隻雞都白白胖胖的。

謝大哥九年前中風,之後便無法工作,活動範圍也相當受限,目前他與弟弟的遺孀相依為命,兩人合力照顧療癒雞。謝大哥在這村子土生土長,認識每一個人,但他也不太出去外面和人聊天,「我有電視就很滿足了。」謝大哥豁達的說。謝大哥和另外一個住在宜蘭的弟弟感情很好,有事情謝大哥都會打電話給他,那位弟弟的兒媳婦同樣住在村子裡,也會不時幫謝大哥打電話給復康巴士,讓他能夠外出。

「我每天都會出去看雞,也會去打八哥。」這群療癒雞讓謝大哥有了照顧生命的動力,然而不只是雞,謝大哥家裡養的兩隻狗,也都被呵護得健健康康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接著,我們來到了輝哥的二姐和三姐家。輝哥的二姐和三姐個性開朗,我們一來,兩人就把剛剛收穫的蛋放在桌上直誇說這蛋很漂亮,聊起之前療癒雞剛到家時不會生蛋,兩、三個禮拜後才每天每隻都生一顆蛋,相當開心。

聊到續約的時候,由於三姐聽力不好,二姐便重複給她聽:「要不要繼續養?不要養的話她就要帶走,就沒有蛋囉。」三姐連忙說:「要、要、要!」

三姐夫走到一旁洗手,聽到討論下次續約要收費時,笑說:「老公說行就行啦。」讓三姐笑得很開心。

姐妹倆個性外向活潑,朋友多到數不清,生活也相當幸福。訪問的這時,三姐的孫女也跑過來一起湊熱鬧,姐妹倆的丈夫也不時插進一句妙語如珠的話。對於有事情會不會找朋友幫忙解決,二姐說:「自己的問題自己解決,朋友不會包紅包讓你看病。」說著自己又笑起來,「太幸福了,被老公養得很幸福。」

「再來會怎樣就不一定囉,人生開心就好。」二姐說。

養了雞以後,兩人每天都有吃不完的蛋,三姐更是給了兒女好幾十顆,尤其兒子還給了四十顆,「他很需要。」三姐笑說。

undefined

三姐夫神不知鬼不覺抱來一隻之前領養的退休雞,說:「這雞跟其他雞不一樣,很乾淨。」

姐妹倆看到以後放聲大笑,說這是跟弟弟買的退休雞,非常乖。這些雞年紀都很大了,幾天才會生一顆蛋,三姐有空就會餵佛手瓜給牠們吃。

三姐家也養了一隻十幾歲的狗狗,她說:「以為牠會死掉,結果越老越會吃。丟給牠東西吃有時候還會不理我們咧,牠還會去追狗。」這也代表狗狗的健康狀況很好,不用太過擔心。

undefined

輝哥是村子移動式雞舍服務戶與向陽園的橋樑,不管是今天拜訪的8戶也好,或是未來預計參與的7戶,都是由輝哥這裡幫忙溝通、牽線,也多虧有他,移動式雞舍的社區就業輪廓因而能在瑞穗悄悄成形。燕霖與樹洋哥兩人和輝哥討論下次7戶的上課時間,以及溝通移動式雞舍入住的細節,當然,輝哥也給予向陽園不少的建議,讓工作人員們能更精進日後的實務細節。在這樣的交心下,工作人員也和輝哥的感情越來越好,到輝哥家喝喝茶、吃吃點心,聊起彼此對無毒農業或友善養殖的想法,這彷彿成了到瑞穗必備行程。

今天的拜訪下來,我們也了解到不少人因為接觸到療癒雞,生活變得更有目的,在低潮的時候,也能藉由照顧及和療癒雞說說話讓心靈獲得滿足。一個人最純粹的時刻,莫過於認真對待並照顧另外一個生命,而且不求回報的時候,不但朋友間有了新的話題,雞生下的蛋除了自用也能送給親朋好友,成為一種祝福。

在林介黑的陪伴下,向陽園的工作人員和輝哥聊得盡興,也希望新的一年向陽園的社區就業計畫,能夠在瑞穗結出累累的果實。

undefined

 

 

 

 

    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