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休雞,是指向陽園內過了產蛋顛峰期的蛋雞。為了讓這些勞苦功高的蛋雞擁有美滿的退休生活,每當雞舍有一批雞功成身退時,向陽園總會開放民眾認養這些蛋雞,讓牠們發揮天賦在農地或果園啄啊啄的,既能除草、除蟲、鬆土一舉三得,讓民眾省心省力。退休雞領養是向陽園友善動物理念的延續,也是一份為無毒農業貢獻的心意,不僅如此,領養退休雞的實質贊助,也幫助向陽園在發展動物輔療如虎添翼。

這天,燕霖和樹洋哥前往兩戶領養超過二十隻的民眾家訪視,希望可以了解民眾家裡的環境,適不適合讓這麼多隻退休雞們頤養天年,而可愛的治療犬預備軍安安也一同前往。經歷過多次的車遊,安安已經毫不懼怕坐車兜風,俐落跳上後車廂後,威風凜凜的等待出發。

undefined

第一站我們來到位於豐田的陳大哥家,原是科技人的他在50歲轉換跑道,自己設計並建造一棟符合綠建築指標的農舍。陳大哥親切的迎向我們,帶領大夥兒穿過他笑稱是「有機認證雜草園」的菜園及果園,途中安安興奮的跟著,來到這般開闊的環境,連帶羞怯的牠也變得開朗了。

undefined

陳大哥本身有養了三年的三隻大成雞,過去養過約二十隻,母雞生下的蛋陳大哥也有販售,他說:「我是不養公雞的,過去很多吃素的跟我買蛋,說他們不希望吃有受精的雞蛋。」這些母雞原本雖是做為肉雞用途,但陳大哥說他堅持不殺雞。

燕霖也提到向陽退休雞有可能會被欺負的擔憂,不過陳大哥每天固定時間都會放雞到果園,所以菜鳥雞一進來就算會被老鳥雞欺負,也因遼闊的農地讓牠們有空間活動,不會成為太大的問題。

陳大哥也侃侃聊到他趕雞回籠的經驗,第一天天黑時只會回去一半的雞,晚上他便戴頭燈在農園四處找其餘的雞,一隻一隻抱回去--在這麼幅員廣闊的地方找雞,簡直就像是玩躲貓貓一樣。第二天流落在外的只會剩不到兩隻,第三天則都全都乖乖回家了。

這些雞吃的是陳大哥親自碾的有機米、園內不能食用的水果和菜葉。早期陳大哥是拖著「活動式雞舍」除草,不過因為喜歡做沙浴的雞時常在地上挖出一個個坑,除草雞輪子常常卡住。如果洞的地方是挖在雞舍邊緣,外頭野狗可能會想盡辦法從那個洞鑽進雞舍,當狗一進去,雞便無處可躲只能任狗宰割。

陳大哥冬天時也會讓雞進六座25坪的網室幫忙除草,一次五、六隻進去,只要三、四天就能吃乾淨。不過偶爾野狗靈敏的鼻子還是會知道網室裡有雞,因此陳大哥往往會爭取時間,讓雞在狗兒來之前結束工作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離開以前,我們再次回頭看這片綠意盎然的土地,同時了解陳大哥養雞的方式,樹洋哥上車前忍不住稱讚:「真是有生命力的地方。」燕霖和樹洋哥相信退休雞的老年生活,一定會過得相當幸福,安安在肆意散步後,腳上也帶著滿滿的毛茸茸綠色禮物回去。

undefined

 

undefined

接著我們到了附近的劉大姐家,首先映入眼簾的,是她與丈夫梁大哥為孫子、孫女搭的紅色鞦韆,在背景月白色的遠山和滿園翠綠中特別顯目。

undefined

兩人一看到安安就相當開心,因為他們正在物色能夠守護家園的狗狗,甚至連狗籠都提前準備好了。夫妻倆本身養了十隻大成雞,並且預計再多養一些蛋雞。考慮到領域性的問題,以及過幾天要進來的五隻公雞,燕霖建議退休雞可以養在原本雞舍對面的果園。

聊起養公雞的原因,劉大姐笑說:「過年快到了,我們想燉湯來喝,公雞也比較不油。」不過向陽園的雞,他們是決心不殺的。這讓原本反對劉大姐養雞的劉媽媽,聽了相當開心。之前劉大姐讓媽媽看過移動式雞舍的照片,劉媽媽一看就覺得喜歡。

劉大姐帶著我們進到雞舍,雞舍和外圍籬笆都相當堅固,梁大哥說:「國父11次革命,我是6次革命,籬笆試了6次才總算擋住野狗。花了多少錢我也不敢說,怕她會罵。」劉大姐則是笑得開心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燕霖和樹洋哥兩人也跟劉大姐討論設置產蛋箱等,讓退休雞能住得更舒適的居住環境,討論的當下,劉媽媽其實一直都在旁邊默默幫花卉澆水。劉媽媽也過來加入討論,詢問雞的年紀,知道療癒雞只有五隻,她還說:「才五隻?太少了。」考慮到劉大姐家其實本來就很適合養雞,燕霖也考慮不組裝移動式雞舍,而是讓雞直接進場。

劉媽媽想養十隻雞,至於每天的十顆蛋要如何處理,劉大姐回答:「媽媽說,她要和朋友分享。」

「讓人家吃吃我養的雞的蛋。」劉媽媽輕輕柔柔的補充。

一得知向陽園的雞都很親人,劉大姐心花怒放,不停想像日後雞進來時的清晨日常。「想到早上起來跟雞說說話就很療癒,而且奶奶,這樣早上妳就可以抱雞出去吃草耶。」

家裡種的水果與菜通通不灑農藥,這點劉媽媽相當自豪。看見劉媽媽一家人如此期待迎接退休雞的到來,工作人員們也不禁感到喜悅。

undefined

住在月眉的阿凱,因為腦性麻痺的原因需要依靠輪椅行動。阿凱接受過黎明在宅支持服務,教保員德福老師想讓行動不便的他接觸到世界的多采多姿,於是一步一步教阿凱學會使用平板電腦,經歷過一年的學習,阿凱已經學會藉由搜索看到世界更多的面貌,也更加認識黎明機構。還記得之前採訪過阿凱,我和德福老師聽阿凱用藍芽麥克風唱了好幾首歌,看見他開朗外向的樣子,德福老師也很希望帶領阿凱到外頭學習,增進他的視野,而社區就業服務,正是讓阿凱學習自立的第二步。

開著車沿途是秀麗的海岸山脈,我們在GPS和村民的幫忙下來到阿凱家。坐在路邊聊天的村民們一聽到門牌號碼,熟門熟路的答:「你們是要去阿凱家喔?」鄰里之間的感情好,從這裡就能看出來。

最後我們終於找到阿凱的家,阿凱和媽媽兩人坐在外頭聊天,周遭是趴著曬曬太陽的貓與狗,肆意伸展四肢,陪伴我們和阿凱跟媽媽兩人聊天。

「我很期待你們來耶,想說你們到底什麼時候要來。車子開過頭的時候,還以為你們要走了!」阿凱開心的說。

樹洋哥先和阿凱跟媽媽解說他所負責的業務,也詳細介紹移動式雞舍、蚓糞生產和芽菜種植。介紹到移動式雞舍的時候,媽媽說:「我們是給雞養!他很怕動物,只要是會動的,他都怕!」媽媽也說,由於村子很多狗,阿凱坐輪椅出門只要遇到狗就會嚇得動彈不得,直到家裡養了兩隻狗後才稍微好一些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這食阿凱在旁邊也默默的用平板搜尋起「向陽園」,並且和樹洋哥交換聯繫方式並且合照。對於交新朋友,阿凱似乎挺熱衷的樣子,也不停告訴我們:「我剛剛有按你們粉絲專頁『讚』喔!」事後打開向陽園粉絲專頁一看,果然看到了阿凱的名字。

一旁的媽媽幾經思量後,覺得移動式雞舍並不適合阿凱。但聽過媽媽娓娓道來後,我們也能了解阿凱家的困境,去年爺爺和爸爸接連過世後,外婆年紀大,媽媽又因洗腎變得相當虛弱,外加阿凱的哥哥住在北部,家裡實在是沒有足夠的人力架設放牧區及清掃。但阿凱也主動詢問黎明有沒有和電腦有關的工作,可以讓他放手嘗試,對於阿凱的主動與積極,讓大夥兒感到相當驚喜。

不過事情可以從簡單的開始,考慮到方便阿凱操作,樹洋哥和燕霖想讓阿凱從蚓糞生產開始接觸,如果阿凱試做後願意持續下去,家一旁由外婆照顧的菜園,就能夠長得越來越肥沃,而且也能為移動範圍受到侷限的阿凱,增添一些生活的彩度。

「阿凱你是不是在家看影片看久了會無聊?願不願意來幫樹洋老師收集蚓糞?」燕霖問,「只要在腿上放一個板子,就能作業了。」

阿凱說:「雞我不要,可是能夠幫你們的忙,我很開心。」

undefined

undefined

氣氛正熱烈時,我們聽到劇烈的「沙沙」聲,回頭一看才發現是隔壁家的牛牛叼著一大片葉子,大搖大擺的經過,模樣很是得意。燕霖也笑著分享,她有個朋友也養了乳牛花色的狗,名字叫「國農」。

阿凱媽媽說:「牠很無聊,連我的鞋子都叼。每次發現鞋子不見,去牠家就找得到。」而牛牛家外頭果然散落幾隻鞋子,不曉得又有哪些苦主找不到鞋穿了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而阿凱家的狗,很快就發現安安在車子上。樹洋哥也趁這時候讓害怕狗的阿凱,有機會跟狗狗多接觸,於是打算讓安安下來和阿凱親近,這時牛牛也好奇在旁張望,雖然不曉得牠是不是敏銳的聞到裡頭的飼料味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阿凱雖然一開始推辭,但在我們的鼓勵下,以及讓他知道安安的乖巧,最後他願意靠近安安,即使安安碰觸到他的腳讓他擔心的抖了一下,但阿凱仍是笑著任安安接近。

「這是我們的治療犬安安,牠正在接受訓練。試試看,你可以叫牠『坐下』。」

阿凱如法炮製,「坐下!」而安安順服的坐在阿凱腳邊,讓阿凱笑得好開心,見到這情景,也讓我們感到相當滿足。

阿凱最後也和安安說了再見,要是安安順利考取了治療犬證照,還真希望邀請阿凱前來和安安跟其他治療犬一起活動,讓他知道狗狗們其實是很可愛的。

undefined

向陽園的每一隻動物,都有工作人員的以愛相待,不管是雞也好,還是狗狗們也好,向陽園始終惦記著屬於牠們的福利。短短的一個上午,我們學習到許多養雞經驗可以在日後飼養或服務時做為參考,同時也了解每一戶領養雞人家背後的故事,以及故事後對動物的友愛及關懷,這在在都鼓勵向陽園貫徹對動物友好的理念,同時也感到開心,向陽園的雞女兒們即使退休了,也會擁有好的歸宿。

而和開朗的阿凱接觸後,也讓工作人員認真期盼下一次載著蚯蚓到阿凱家的日子,雖然在宅支持服務結束,並不代表對阿凱的關心也要結束,現在阿凱缺乏的,是一個讓他實際多方接觸外頭視野的機會,我們也在心裡期盼,希望藉由社區就業的幫助,能夠讓阿凱從學習技藝中獲取自信心,擁有探索世界的勇氣!

undefined

 

 

    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