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氣時晴時雨,黎明樂立班的院生在細雨中進到網室採收蔬菜,網室的穹頂溫柔的替院生們遮去雨滴,讓勤奮的大夥兒可以心無旁騖的工作。樂立班在車上就熱熱鬧鬧的,即使部分院生的口語表達能力並不太好,但從他們開朗的語氣還有不斷重複的隻字片語,還是能夠感受到他們內心的喜悅。

undefined

平日院生在院內上課時,負責照顧這些農田的農藝教保員鋒哥,偶爾可以聽到他崩潰的聲音:「啊、啊那個不能拔起來,算了算了就拔起來吧,種不回去了……那個是雜草,不是蔥啦!」嘴裡雖然激昂,可是和念念一起採收香菜的時候卻是相當有耐心,不時還可以聽到他和院生們聊天的內容。

「香菜可以拿去做什麼?」

「貢丸湯!加火鍋一起煮!」念念說起菜時興致勃勃。

阿智也一起加入採收香菜的行列,不過他看起來有些捉不到要領,還不太熟悉這纖細的菜究竟要如何對待。

「香菜要排,要拿好它的頭,輕輕的拔起來,慢慢挑。」鋒哥出聲教導,而一旁的念念無師自通,排得又快又好。

「喵,貓咪很聰明,掐頭!」念念開心的說,「賣蔬菜囉,很開心啊。」而她更唱起<當我們同在一起>,看似簡單的採收動作,當大自然充滿生命力的香氣握在手中的一瞬間,足以讓人產生無比的成就感與滿足。

undefined

另一邊,農藝相當上手的阿煌推著一車的高麗菜葉,前往樂活區餵雞。在這裡頤養天年的老母雞遠遠看到人來,全都自動發聚集到放養範圍的疆界,等候即將到來的菜葉盛宴。

只見阿煌嫻熟的掏起菜葉往雞群灑,俐落幾次,一車菜葉就分光了,問起他是不是餵雞越來越熟練了,他說:是啊。

 

undefined

undefined

網室裡,阿梅跟鋒哥說「菜很便宜,人家才會買」,而鋒哥只是回答:「沒有噴農藥的捏,要吃好吃的菜,不是便宜的菜。」阿梅只是笑了。

undefined

進到附近的蚯蚓故事館,走進去沒多久就看見陪伴樹洋哥上班的安安。一段時間不見,安安已經變得沉穩,不再看到人就往人身上撲,只是一屁股坐在地上等著摸摸。

而樹洋哥也和我分享,之前安安還在適應期的時候,他會隨時隨地帶著安安一起工作,他去哪安安也跟著去哪,「要讓牠社會化多和人接觸,熟悉環境,不然牠沒辦法到外面服務。」樹洋哥說。

 

undefined

現在安安已經進步許多,便在定點待著,只是樹洋哥還沒有把握放開安安,畢竟安安和其他姊妹都有掙脫項圈的前科,說也奇怪,四隻狗狗逃跑都習慣往北門的方向跑,也許先前帶狗狗散步的大哥們工作場域在向陽園北部,總習慣放開狗狗後就往那個方向走,久而久之,狗狗們便也習慣朝北門跑,彷彿那是牠們最熟悉的小天地。

「很奇怪喔,牠會在前面看看我,我往前走牠也往前走,我停住牠也停住,後來我跟了很久突然發現,我在旁邊坐下來牠就突然跑回來了。」簡直就像害怕被老師叫去做不喜歡的事的小朋友一樣。

undefined

樂道作業所的肯納學員正在工作,杜杜餵蚯蚓餵到一半,便開始留心起飼養槽旁散落的土屑,無暇顧及槽裡的蚯蚓。樵樵似乎是做完工作站在旁休息,淑媛老師則是和樹洋哥聊到黎明教養院以前的光景,在黎明體制變得如此縝密、龐大以前、在那棟八層樓高的紅磚建築落成以前,黎明沒有執行長也沒有院長,只有主任,我在心裡算了一下,那至少也是十幾、二十年前的事了。

「以前有任主任在蓋大樓的時候,因為住附近嘛,他就每天都過去監工。」淑媛老師笑著聊那時的事,而淑媛老師也在黎明服務了二十年,「唉,年輕歲月都給黎明了。」

undefined

說著說著,外頭放晴了。淑媛老師笑說,樹洋哥一早曬的蚓糞因為下雨又拖進來,放晴又拿出去曬,結果這樣來來回回折騰了三次,都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再跟老天爺賭一把,把它再拿出去曬。

不過這樣陰晴不定的天氣,早上倒是為樂道作業所的學員帶來小小的驚喜,在交通車上時淑媛老師才說這樣的天氣會有彩虹,話才說完,經過木瓜溪橋時遠方的奇萊山上就掛了一道淡淡的彩虹,讓一車的人好開心。

小小的驚奇看似平凡,卻是每日得看天吃飯的向陽園,難得一見的大自然賞賜。

undefined

工作告一段落的阿丞跑來摸安安,嘴裡不斷重複「好乖喔」、「好乖喔」,撫摸的力道也相當輕柔。問他怕不怕狗,他笑著說:「不怕。」阿丞想養狗,在家裡附近要是看到狗,他也會很想要去摸,不過一開始阿丞沒有承認,而是搖頭過了幾秒,才害羞的笑著說「會啦」。

安安也好奇的舔遍阿丞的手,似乎是想在指縫間搜出零食吃。

undefined

也許是耳濡目染園內的治療犬課程,家豪和樹洋哥成天對狗狗們下指令,淑媛老師一看到安安也心血來潮:「安安坐下,坐--下--」

undefined

不過安安撇開頭,不理睬淑媛老師。

淑媛老師一連喊了很多次的「坐下」,「完全不理我,明明昨天還會聽我的話,今天不給我面子。」試了幾次後淑媛老師埋怨的回頭和經過的樹洋哥說:「牠注意力都在你身上,牠在找你。」

之後空間充斥著淑媛老師的「坐下」聲。

undefined

每個路過的學員都幫忙喊「安安坐下」,學員阿寶也來湊一腳,不過最後還是摸起安安來了。「你看,這個是淑媛老師……你認識她們了嗎?」阿寶一一介紹起我們來了,「好乖喔。」

「牠知道嗎?」

阿寶隨即改口,「黑色的這個是淑媛老師……牠有在看耶。」

undefined

帶著平平散步的阿中也回到了蚯蚓故事館,見到姐姐,安安立刻興奮的上前示好。我還記得阿中以前和狗狗相處只會摸摸牠們,自從有機會近距離接觸以後,阿中也自然而然跟狗狗們有更親密的互動,當看到我時,阿中自動把臉貼在平平臉旁,原本以為平平會躲閃開來,不過牠看起來倒挺泰然自若的。

這也代表,原本不習慣與人接觸的平平,開始享受起有人的陪伴了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再往內部走,樹洋哥正在整理飼養槽。八月的一場教育訓練讓他對蚯蚓的飼養有了不同想法,過去學員們總需要在滿槽的土中挑出難以計量的蚯蚓,無形中消耗許多時間,也影響到了出貨效率。樹洋哥花了一些時間,將飼養槽的土分成兩個部分,一部分完全沒有食物,另一部分集中了水與食物,蚯蚓會因為要吃東西慢慢鑽到有食物的一端,自然移轉。

未來學員們只要收集沒有食物的一端,就不需要花太多時間處理蚯蚓,畢竟在人力不足的向陽園,爭取到一點小小時間就能做好更多事情。

undefined

工作結束前樹洋哥還是決定把蚓糞拿到外面曬,「跟它拼了。」

抱持著這想法的不只有樹洋哥,還有潘哥,只見辦公室前曬滿了艷紅欲滴的洛神花,想必看天氣吃飯的大夥兒也都有了默契,只要看到一點陽光,哪怕幾分鐘後會下起雨來,也要珍惜這難得的陽光。

畢竟這季節一旦錯過陽光,要再遇到就很難說了。而許多事情的道理也是如此,永遠把握當下,至於充滿變數的未來,則就盡人事、聽天意吧!

undefined

undefined

 

 

    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