治療犬課程還沒開始,前一天剛追過雞的園狗平平興奮的猛搖尾巴,對牠而言,治療犬課程就像是點心時間,因此原本不喜歡進室內的平平,最近在進教室時腳步總是特別輕快。

可能以為是有吃的吧,平平跟安安猛舔人的手,舔了好幾次才甘願離開。

undefined

平平在練習「等」的時候,常常會因為迫不及待等家豪主動跨出一步而蠢蠢欲動,這時Judy老師便建議家豪站在原地給予口頭獎勵,避免平平看到家豪稍微前傾後,就立刻做出反應。

undefined

經過快一個月後,教養院內的小不點體型逐漸膨脹變成「大不點」,教保員們也提到餵食時小不點偶爾會興致缺缺,由於平常小不點都生活在院內的頂樓,教保員們說:「我們合理懷疑會不會是院生們偷偷餵牠,因為牠太可愛了。」原本要瘦下來的小不點,居然變胖了也是讓他們這麼覺得的原因。

老師則說,小不點需要一個確保不受干擾的環境做練習,例如一個小房間,這樣小不點不會因為看到人就全身通電,或是因有人夠餵牠降低牠對食物的興趣,讓小不點的練習進度不在原地打轉。

undefined

為了讓小不點能夠專心而掏出的鮮肉,在密閉空間擴散開來的肉香味讓狗狗們都興奮了,而平平尤其激動,忍不住拼命往小不點的方向看。

「牠們一定在想:『隔壁的夥食好像特別好喔』,電風扇這樣吹,每一隻狗都聞到了。」老師笑說。

undefined

安安練習「Off」時,今天一同旁聽的CK老師,叮嚀當安安頭撇開時可以及時給予獎勵,不然Off的次數多了,會猶豫到底該不該吃樹洋哥手上的這顆零食。

Judy老師也給大家一個功課,那就是之後請別人代為拿著零食,說明聽到「Off」手一定要合起來,手維持在原地,同時只有主人下指令。

「但要避免一直失敗,寧願見好就收說休息,如果其他同事每個人讓牠吃到一、兩次,那以後狗狗遇到別人給牠東西,牠一定會吃。」

undefined

阿布這天誤以為樓上悶悶的腳步聲是雷聲,顯得有些不安穩。不過牠對零食的愛是無庸置疑的,換零食練習時,當媽媽掏出零食的瞬間,阿布眼睛發亮了。

undefined

不過因為是沒什麼興趣的潔牙骨,不管怎麼擺到眼前阿布總是有辦法視而不見,回避開沒興趣的零食催促人快點拿下一個,現實的模樣讓大家都笑了。

阿布媽媽也說,來到這裡阿布最大的進步,就是克服對相機的恐懼,不管相機怎麼湊在牠面前拍、快門聲響得多急促,阿布也只是撇來一眼就繼續做自己的事,這讓她相當開心。

undefined

和阿布相反,另一邊的平平則是「有骨萬事足」,津津有味的啃著,在場大概沒有其他狗狗比牠對潔牙骨更有興趣了。

undefined

而後來就算跟安安借來肉味潔牙骨,也是在落地沒多久就被隔壁小不點劫走,阿布顯得有些不知所措。Judy老師笑說,還好阿布脾氣好,如果是遇到有個性的將將一定超級生氣。

undefined

要成為合格的治療犬,不管被人抱都能處之淡然是很重要的一點。練習撐起狗狗的時候,樹洋哥只不過是把手放在牠肚子輕輕一提--

安安立刻變成貓。

「奇怪,牠平常會直接倒在身上啊。」可能是因為緊張,安安沒有正常發揮。

undefined

除了撐起來以外,Judy老師也要求平平安安全身都可以被摸,摸一摸、捏一捏狗狗的其他身體部位,耳朵、腳腳、屁股、尾巴、嘴巴……稍微粗暴一點的對牠。Judy老師提到,考試的時候主考官也會有些粗魯的摸、揉狗狗,以後外出的服務時候,可能會遇到難以控制力道的服務對象,平常主人若是粗魯的摸狗狗而牠也不會退縮或發脾氣,朝夕相處的人摸抱牠都沒關係,那麼在遇到特殊的服務對象時,自然不會有太大的反應。

老師也請大家練習用其他的物品替狗狗梳毛,讓狗狗適應有東西在身上動的感覺,若是遇到輪椅族,便可以輕鬆將狗狗抱近服務對象讓他梳毛。

undefined

Judy老師提醒治療犬考試中會遇到的考題,以及可能令狗狗不合格的狀況,如果狗狗在被粗魯摸的時,就算只是稍微露出要咬的動作,不會真的咬下去,便沒辦法通過考試。老師也遇過曾經在服務時狗狗可能不舒服,露出像要咬人的表情,那位主人便自主中斷服務,也不再進行認證,因為他了解狗狗出現過一次這樣的舉動,難保牠下次不會真的咬傷人。

也許狗狗沒有生氣,可是在外人看來卻以為像要咬人,這無疑會對服務對象與治療犬的信任關係,造成相當大的裂縫。

狗狗在考試也會經過玩具和食物鋪成的路,最後也會經過大聲鼓譟或是走來走去的人群,也會用拐杖戳一下狗狗,更會有重物掉下來的聲音,而這叫做「天堂路」的測試,對於敏感害怕聲音的狗狗是極大考驗。

老師提議多帶狗狗去市區或刺激較多的地方,讓狗狗盡早習慣人的聲音與觸摸。

undefined

老師在說的同時,整堂課為害怕雷聲而緊張兮兮的阿布放鬆下來,昏昏欲睡。不只是阿布,其他的狗狗也都有各自需要克服的課題:不習慣人接觸的平平安安、偶爾會對主人發脾氣的將將、遇見人就不聽使喚的小不點……

隨著考試時間接近,相信這段時間對主人跟狗狗們而言,是非常緊繃的吧。

然而越是緊繃,就越需要狗狗溫柔的能量來治癒自己,「狗狗是和我並肩作行的夥伴」,這樣想的話,就不覺得自己是在孤軍奮戰了。

undefined

課堂後,守恩正要清理掃地機器人收集到的滿滿狗毛,而黑皮一看到守恩手上拿著東西,以為是吃的東西就興奮得一屁股坐在報紙上,讓守恩煩惱的說:「唉呦黑皮,這不是吃的啦!」

可是狗星人哪管你那麼多,只要認為有吃到好吃東西的可能性,牠就會盡忠職守的待在原地,直到吃到零食的那一刻為止。

undefined

不過那真的不是零食,最後黑皮被綁在桌角,但仍不死心的看著守恩倒著灰塵。

undefined

黑皮陪著其他人上班的時候,燕霖和樹洋哥帶著待組裝的移動式雞舍,到了服務對象官姐的家準備簽約。

 

undefined

行動不便的官姐請來國中同學李大哥幫忙組裝,以前有養雞的李大哥和我們分享起過往的經驗,對雞殺傷力最大的是擅長扒挖土坑的野狗,也因此他建議移動式雞舍盡量不要離圍欄太近。

「那狗很厲害啊,會扒扒扒挖洞進來。」李大哥侃侃而談。

undefined

一旁,燕霖則是和官姐告知使用移動式雞舍服務的相關須知,例如移動式雞舍只能給向陽園提供的雞使用、雞隻的死亡要如何處理以及雞舍的耗損修繕問題等等,官姐也確認雞舍和相關設備是否到位,如移動式雞舍如果在組裝後有損壞或不滿意的地方,服務對象可選擇拒收。

白紙黑字保障彼此的權利,也確保移動式雞舍服務進行得更加順利。

undefined

由於移動式雞舍採手工製作,多多少少會有些誤差,李大哥便用鋸子小小的鋸片修掉多餘的部分。樹洋哥也和我提到,先前送出七座雞舍時也是遇到有誤差的情形,那時只有他和家豪兩個人,又要一邊組裝又要一邊想辦法解決組件有誤差的問題,後來是請製作的師傅一同前往才稍緩燃眉之急。

undefined

兩個人揮汗如雨的組裝,從外框架到蛋箱的組裝與固定,絞盡腦汁讓移動式雞舍完成得盡善盡美。燕霖在旁與官姐聊起雞生蛋的時間,讓官姐大概知道什麼時候可以把雞放出來透透氣,燕霖也笑著聊起雞喜歡居高棲息的習性:「晚上妳會看到那雞在棲架上站一排,下面的便便也很整齊的一排。」

這些時間從服務得到的經驗,也提到一開始有些服務對象沒有馬上圍好放牧區,結果擠在小小空間的雞們開始出現啄羽爭地盤的情形,而官姐則是為這麼小巧的雞舍能夠裝進五隻雞感到嘖嘖稱奇。

「這在友善飼養規定的空間算是相當大的空間了。」燕霖說。

undefined

聊得投入的同時,官姐的貓靜靜正在窗後觀察外面的人類們在做些什麼。靜靜原本是和名字相差天南地北的好動貓,說也奇怪,自從取了這個名字以後,整隻貓還真的安靜許多了。

undefined

「牠長得不漂亮,可是很可愛,憨憨的,又白目、白目的--牠個性就這樣,半夜還會叫我幫牠開窗戶出門。而且牠很愛吃玉米,只要有人吃玉米牠就會一直聞,很瘋狂。」官姐一和我們聊起靜靜,言語之中的喜愛表露無遺。

undefined

喜歡到處溜搭的靜靜一出來就好奇的往移動式雞舍邁進,喵喵叫著聞了幾下,接著毫不猶豫的從蛋箱進到雞舍裡,東踩踩西踩踩像在驗收雞舍一樣,不曉得是不是以為這是牠的新領地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組裝完成後官姐也來實際操作看看,平時白天兒女要上班,從撿蛋到清理雞糞得靠官姐一人獨力完成。實際拖出底盤後,首先發現的是雞舍高度不夠的問題,加上輪椅族若是從前面操作會有栽倒的風險,僅能從側邊使力,然而底盤的重量實在是太重,即使墊高雞舍後,以一隻手的力量還是略顯吃力。

undefined

「換完以後我都要長肌肉了。」官姐笑著說。

而燕霖和樹洋也了解到身障者在日常操作中,有可能面臨的困境,也因此他們將官姐的建議記下來--底盤的輕量化是下次雞舍改版的首要重點。

undefined

為了讓官姐日後操作更加便捷,燕霖也提供自己的想法:在側門加裝滑軌,用繩子操作門的開關,這樣以後要趕雞進去的時候,官姐從圍欄外側操作就可以了。

undefined

事後工作人員們也在車上討論起移動式雞舍,也很感謝因為官姐提出建議,日後讓移動式雞舍能夠更方便身心障礙者獨立操作,令服務更加貼近服務對象的實際需求。

不管是治療犬,或是療癒雞服務,核心都是以人為本,從人的基本需求為考量所延伸出能夠滿足對愛的需求,以及自信心的增進,甚至是超越自我。黎明的動物輔療每天、每天都在精進,不只是用愛與耐心對待療癒動物,工作人員們更以對服務對象的同理心為出發點,讓服務對象在過程中得到溫暖,也得到自信的力量。

undefined

 

    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