治療犬課程還沒開始,我便看見守恩拿著飯盒分裝,乍看之下還以為是工作人員的便當,一問才知道,這是今天平平和安安上課會用到的鮮食。

「秀玲姐一早就幫我們準備了,有胡蘿蔔、地瓜、雞肉還有豬肉。」這些食材連我也垂涎欲滴,要是端到狗狗們面前那還不造成轟動?

undefined

果然,不僅家豪拿到熱騰騰的鮮食後嘆為觀止,平平也按捺不住雀躍的心情用閃亮亮的眼睛盯著鮮食,貪吃本色顯露無遺。而狗狗對食物抱有濃厚興趣的天性,無形之中也讓訓練過程變得更加得心應手。

undefined

安安同樣也瞪大眼睛緊盯食物不放,值得一提的是,經過一個禮拜又一個禮拜的訓練,樹洋哥和守恩開心的跟我說:「今天安安是自己走進來的喔。」一進教室就看見安安搖著尾巴,好奇的到處探索,如果不仔細看,還真不知道這活潑的毛小孩,和前幾週緊張得只敢趴在地上的狗狗,竟是同一隻狗。

undefined

治療犬課程對狗狗們帶來的改變有多大呢?將將主人這麼說:「我原本10點才要出門,但將將9:50分就一直叫,要出來,好像是知道要上學。」

將將力氣大,主人很聰明的把給大型犬用的項圈綁在腰上,有時候出去買東西空不出手牽將將,就能直接用身體的力量帶牠。

undefined

上個禮拜沒上課的阿布,這次來拋開以往羞怯的模樣,散步的時候持續以小跳步散步,有時更會興奮的滿場跑,宛如恢復牧羊犬本色,讓主人忍不住笑說:「阿布你怎麼了,那麼興奮?我是第一次看你這樣耶。」阿布開心得還用狗繩把主人的腳給纏住了。

undefined

在練習狗狗走在主人腳側並搭配摸屁股坐下的課程時,每隻狗狗都做得很好,但小不點還需要一些練習,而平平與安安在停下時,都有屁股歪一邊的情形出現。Judy老師則說,這有可能是狗狗們不習慣與人走近的關係。

相較於其他放心黏在主人腳邊的狗狗們,平平與安安都和帶領牠們的工作人員有些距離,不過比起課程剛開始時明顯不懂與人相處的模樣時,園狗們已有大大進步。

undefined

經歷過戶外的散步練習後,回到冷氣房的狗狗們不約而同以腹部緊貼冰涼的地板休息,Judy老師也提醒大家說,出發的第一步時就要給狗狗口頭獎勵,讓狗狗知道自己做得很好。

並行在一條線上,對平平安安還是有些困難的事,老師建議說可以藉由地板的格線做為輔助,只要平平安安一離遠,工作人員便以重心將狗狗帶回直線上。

undefined

大夥兒開始拿零食練習趴下指令與手勢,不過安安進度會稍慢一些,安安會需要先練習聽指令,再看手勢。

平平的反應相當快,做得也很確實,不過也許是看見了家豪藏在身後的零食,只要家豪一伸手,平平會先觀望零食在哪裡,湊上鼻子猛力聞,不過幾次之後牠便把注意力放在指令上了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接著,便是要讓主人們練習如何讓狗狗交換食物的訓練了。有時狗狗可能會吃一些不適合牠吃的食物或東西,這時主人就能用交換的方式,在不與狗狗起衝突的情況下,安全的換走狗狗口中的東西。Judy老師上星期請大家準備包含牛皮骨與鮮食的三樣零食,先讓狗狗們啃牛皮骨,叫名字後再灑一小搓鮮食到地上,等狗狗撲去吃時再迅速收起牛皮骨。

這時安安經過一連串的訓練已經昏昏欲睡,不過在聽到零食袋的聲音時瞬間甦醒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平平更是在看到牛皮骨時瘋狂上竄下跳,不只是平平,幾乎每隻拿到牛皮骨的狗狗都如獲至寶,兩隻腳巴住牛皮骨滿足的細細品嘗。

undefined

 

undefined

接著便是灑鮮食和狗狗交換牛皮骨的緊張時刻了,將將在肉一灑到地上時便瘋狂撲去吃,平平則是陶醉在牛皮骨的美味中,沒有留意身後還有更美味的食物留在身後,不過發現以後,也是一秒興奮的把鮮食都吃光光,將牛皮骨拋在腦後,吃完發現牛皮骨怎麼不見了,不少狗狗都有找牛皮骨的情況,不過幾次之後,也不太找牛皮骨了。

狗狗知道等等會吃很多好美味的東西,自然而然失落感也不會太重,「這是讓狗狗知道『放棄一棵樹,我還有一座森林』。」Judy老師笑著說:「如果發現狗狗會回頭去顧水,或去顧食物的,這時候就不要收。換食物的時候也不能每次都用鮮食換,久了牠知道之後會有好吃的東西,可能牛皮骨咬一口就丟。」

所以練習時有時候換、有時候不換,讓狗狗弄不清玄虛,自然就不會建立起規則性。

undefined

課後,樹洋哥仍在訓練安安上樓吃東西。但無論愛吃的鮮食在不在眼前,安安不賞臉就是不賞臉,怎麼也不願意上樓梯。Judy老師過來幫忙,安安雖然吃了鮮食,可是仍是文風不動,得要靠樹洋哥抱才能上樓。

undefined

不過一進辦公室安安瞬間又輕鬆起來,把這裡當成自己家一樣快樂的溜搭,一個下午,牠用輕快的腳步聲陪伴大夥兒工作,和剛才的模樣簡直是天壤之別。

undefined

不過這也許是因為這個空間有牠最信任的樹洋哥,因為樹洋哥只不過從側門離開一下下,安安便守在門口寸步不離,即使叫牠,也只是回頭看人一下,就繼續痴痴望著門外等候樹洋哥的身影再度出現。

「那是因為關係建立起來了。」燕霖這麼說,接著摸摸安安的頭安撫,「沒關係,等下他就回來了喔。」

undefined

樹洋哥一回來,只見安安開心的迎上前去,不過沒過多久樹洋哥便拿出狗繩扣在項圈上,安安還不知道,今天牠除了上樓梯外,還要跨出牠狗生的一大步--坐車出任務!

其實大家都有點擔心,敏感纖細的安安不曉得能不能下樓,如果成功上車了,又會有怎樣的反應。可是與其擔心,不如放膽嘗試,也許在安安身上我們會看見出乎意料的結果也說不定。

可是沒想到走幾步路,出門就成了這項任務的第一項試煉。樹洋哥努力了五分鐘,才讓安安跨出門口,但是無論如何安安都不願意下樓梯,直到樹洋哥腦袋一轉,改從側門把安安帶下來,第一關才總算成功Pass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在第二關上車時,安安看到車就馬上趴在地上不動。樹洋哥說,守恩之前帶狗狗們打預防針的時候,安安的反應相當有趣,只要看到車就會採蹲低姿勢,但最後還是得用抱的才能讓安安上車。

「好乖喔安安,不怕喔。」樹洋哥溫柔的稱讚安安,也讓原本想跳下車的安安冷靜下來,乖乖待在車上。

undefined

這趟樹洋哥要去附近的地方訪視最近使用移動式雞舍的李桃阿嬤,至於到底要不要讓安安下車,其實大夥兒也拿不定主意,但最後考量到以業務為主,同時這選項也是困難度較低的:只讓安安習慣坐車就好,不用下車。

安安雖然有些膽怯緊張,但車子一發動後卻也沒有驚慌失措,牠靜靜四處張望,偶爾會出神注視窗外的景色,似乎是在好奇為什麼明明牠沒有移動,外面的風景卻會動。

undefined

「唉呦,狗狗。」一到目的地,李桃阿嬤的鄰居、同時家裡也有移動式雞舍的余媽媽,眼睛很利的發現到車子裡有狗,親切的跟安安打招呼。

undefined

而在拜訪李桃阿嬤家後,知道這次隨行的還有一隻可愛的狗狗,阿嬤們全都聞風而來,看到怯生生的安安個個眉開眼笑,宛如在車上的是自己的小孫子一樣。

「喔,牠很乖捏,都不會亂叫。」穿綠衣服的李桃阿嬤開朗的說,「不像我們家那隻,鳥來叫,人來也叫。」

這也許是個培養安安勇氣的機會,不僅讓安安有機會練習到陌生的地方,也能夠學習和陌生人相處,於是樹洋哥便把安安抱下來散步。

undefined

安安剛落地的時候步伐有點快,但仍是東聞西聞,並沒有想像中的那般裹足不前,不過也許是到了全然陌生的地方,安安連讓我摸也不願意,只要一有人想摸牠,就立刻機伶的縮在樹洋哥身邊。在陌生的地方安安沒有安全感,但還好,牠最信任的人就在身邊。

「這有混狼狗喔?看毛色很像。」李桃阿嬤看起來非常喜歡安安,「可以摸牠嗎?」

「可以啊,不過牠很膽小,阿嬤妳要蹲下來一點,才不會嚇到牠。」

李桃阿嬤真的蹲下來了,蹲到一半她才突然想到什麼事一樣,又站起身來:「不對啊我膝蓋就不好吼,不行蹲啦。」說著她自己也笑出來了。

undefined

之後我也實際帶安安去附近散步,雖然治療犬課程也旁聽好幾堂,但一上陣才發現我連牽繩都握不好,安安一緊張加快腳步我也整個人被拖著跑,還好樹洋哥在旁邊提醒「雙手拇指向上像比讚」、「妳停下來牠也會停」才總算好一些。

過程中還好安安也很配合,沒有真的爆衝,只是在經過水溝安安停下來看著對面的草皮時,讓我們都很緊張:「你該不會想要跳過去吧?」

途中經過別家狗狗地盤時,還得配合安安小跑步快速經過,安安走了不過50公尺,我卻好像剛重訓完一樣汗流浹背,領悟到養狗不只要有愛心跟耐心,還要有一定的體力。

undefined

準備回向陽園的時候,還是得用抱的才能讓安安回到車上,但在探險完後的安安表情明顯開朗許多,也沒有打算要跳下車的意思,樹洋哥關門的時候還知道自己要往後站一步,短短的幾十分鐘就看得出來有所改變。從小在向陽園長大,三年來沒有什麼機會離開向陽園,能夠有如此的成果,我想已足以讓樹洋哥和其他工作人員為牠感到開心吧。

回程安安仍是靜靜看著風景來來往往,希望這一趟小小的旅行,還有這些日子以來的成長,都能夠成為安安心上最美好的風景。

undefined

回到園內,工作人員們依舊忙進忙出,不只是平平、安安,其他三隻狗狗與九隻療癒雞的健康狀況,都仰賴工作人員照顧時的細心看顧,以及對療癒動物們愛烏及屋的愛。也是由於工作人員們付出的心血,令動物們健健康康,得以療癒許多身心障礙者的心靈。

向陽園的動物輔療服務雖漸入佳境,但過程仍雖有重重挫折。不過,只要看見服務使用者們滿足的笑臉,一切的辛勞彷彿都有所回報。

undefined

 

 

    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