陽光爛漫的午後,向陽園傳來機具運作的嗡嗡聲,原來是潘哥開著小怪手在整地。小怪手的顏色相當可愛,高彩度的配色讓坐在上頭的潘哥也跟著活潑起來,一時之間看起來還真有些俏皮。

不過把注意力放在準確搬運樹幹的潘哥表情認真,直到看到我才露出笑臉。問起他這塊地以後要做什麼,他笑說:「這裡以後會做很漂亮的景觀花園,要讓人看了很羨慕但是進不來。」

雖說如此,日後的景觀花園,還是會成為其他蟲鳥走獸開派對的地方吧。

undefined

再往深處走,療癒雞舍的籬笆上變得綠意盎然。還記得剛開始的時候,這裡還光禿禿的,香蕉樹還沒長大,青澀的療癒雞也怯生生的不太願意外出散步。

undefined

但現在不僅樹長高了,療癒們也個個羽翼豐厚,怡然自得的在圍欄內啄食。目前雞舍只剩會出任務的幾隻療癒雞們,其他的雞已經隨著移動式雞舍進入社區,有了嶄新的家。

undefined

這天家豪外出訪視三戶個案,第一戶我們來到林阿公的家,林阿公雖然行動不便,可是一天都會出來看三次雞。我們到的時候阿公正好在屋裡休息,林阿嬤見到我們熱情的出來接待。在了解療癒雞們的生蛋情況後,我留意到雞舍上頭罩著一層厚厚的黑網,林阿嬤說:「看到天氣那麼熱,我拜託人家來搭。」

undefined

不僅是居家環境,林阿嬤對於雞的伙食相當講究。「我有時候會拿空心菜,還有拔附近的雜草給牠們吃。這裡的草都被牠們吃掉,稍微長一點點就吃了。不過旁邊的花牠們不吃喔。」說話的當下,小蛋雞們正努力啄著外頭的雜草,籠子周圍的草都被吃得整整齊齊,這些雞就像天然的整草機一樣。

就在雞舍旁的花,的確如阿嬤所說,沒有被啄食過的痕跡。

undefined

進到屋子也能看到林阿嬤為雞準備的玉米還有碎糯米,「我專門去跟人家買的,那個是黑糯米。早上原本要去割牧草,結果忘記帶刀子去。」割牧草的地方離阿嬤家有段距離,但林阿嬤並不嫌辛苦。除此之外,阿嬤也會採咸豐草給雞吃,仔細算算,這些療癒雞的伙食簡直和自助餐有得拼,也難怪牠們的羽毛會那麼光澤鮮艷了。

位於社區裡的小雞舍常常會吸引左鄰右舍圍觀,「喔,那雞怎麼長得那麼漂亮。」偶爾也會有狗狗來觀望,不過通常只是看看就走了。阿嬤說,她附近的一個親戚看到以後說也想養,也許是阿公與阿嬤一起把雞照顧得無微不至,才讓雞的魅力令人難以抵擋。

「阿公有幫雞取名字嗎?」

「有啊,一隻是他自己的名字,其他是總統的名字,蔡英文、馬英九、陳水扁、李登輝……」說到這裡大夥兒忍不住大笑。

undefined

林阿嬤後來和我們分享阿公撿蛋的照片,照片裡的阿公坐在輪椅上精神奕奕從蛋箱取出蛋,為了讓阿嬤好拍照還特地舉高蛋。從照片看得出來,對於雞蛋的收穫,夫妻倆內心有滿滿的喜悅。

過程中林阿嬤也不停問我和家豪要不要喝仙草茶、要不要吃西瓜,阿嬤的溫暖好客讓我們一顆心暖呼呼的,繼續往下一戶前進。

undefined

在阿嬤家附近的宋先生和林阿公是朋友,而移動式雞舍的訊息也是由宋先生母親轉達給夫妻倆的。主要照顧雞隻的是宋先生和弟弟,一見到家豪,宋先生就積極的主動和家豪聊起療癒雞的情況,甚至還自己做了一份表格巨細靡遺記錄雞的產蛋情況。

undefined

宋先生也笑著說,原本網子並沒有架那麼高,是因為有一隻雞飛出去,宋先生連忙加高網子。「我們家外勞記得很清楚,是腳環編號018的那隻。」而這些堅固的網子不只是為了防止雞隻脫逃,也是預防附近野狗的騷擾,外加龍眼樹以及百香果藤蔓的庇蔭,這裡像是一處固若金湯的住宅。也許是感受到深深的安全感,這裡的雞全都邁開腳很努力的扒開落葉,專心探索腳下的土壤。

「我是菜葉、西瓜和木瓜會丟一些給牠們吃。很早很早我養過蛋雞,我拿菜販的高麗菜給牠們吃,結果隔天雞死了好幾隻,我想可能是農藥的關係。所以現在我都會很注意。」

宋先生也詢問能不能餵雞吃蝸牛,也提到他岳父的朋友給了岳父一些蝸牛,他會切碎後餵雞吃,而雞吃了以後生出來的蛋顏色會不一樣,家豪則是鼓勵可以嘗試餵餵看。

undefined

宋先生相當保護蛋雞的安全,現在他最擔心的是因為轉角沒監視器,會有人過來偷雞,而兄弟倆對於蛋雞的生活品質更是絲毫都不馬虎。

每天宋媽媽散步經過時看見這些雞,看見兒子們精心照料的雞,想必也相當開心。

undefined

最後一戶的潘阿嬤,讓療癒雞獨立住在一間房間裡。房間裡頭還擺著過去潘阿嬤養雞的設備,現在這些空間則是成為療癒雞的天然遊樂場,只要一出移動式雞舍,就直接接觸到了廣闊的戶外環境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問起為什麼會想養療癒雞,潘阿嬤誠實的說:「我原本不想養,是去上課以後向陽園跟我說『養啦養啦』,我就想說,好吧,養養看。」門打開的時候,雞會好奇的想要往外跑,但潘阿嬤輕易的就抓住了牠。想要外出探險的雞安分的待在潘阿嬤的臂彎中,而這也讓潘阿嬤眉開眼笑,說「好乖」。

潘阿嬤說雞吃西瓜皮會拉肚子,所以不願意給牠們吃西瓜皮。每天潘阿嬤也是會固定兩三次到這裡看雞,雞蛋也會自己拿去吃,也稱讚這些蛋品質還滿好的。

家豪說潘阿嬤的雞每天都有五顆蛋的產量,在許多服務對象中算是產量相當高的。

undefined

潘阿嬤家有隻可愛的黑色小土狗,問起牠叫什麼名字時,潘阿嬤說:「小白……啊不對,是烏秋啦。」說起烏秋時潘阿嬤又分享,「他看到人都會很興奮,今年過年才剛養的,還很小。」

烏秋對人既好奇又膽小,只見他看到人就興奮的猛搖尾巴,人一靠近時又會猛地往後閃,之後又小心翼翼的躡足靠近。不過以後等家豪拜訪的次數多了,烏秋應該會毫不猶豫的接近他吧?

undefined

從大得雞力到療癒雞服務,移動式雞舍都稱職的扮演將療癒雞推廣至社區的載具,它承載的不只是向陽園對動輔服務的信心與用心,更承載服務對象對向陽園的信任與責任。移動式雞舍令服務不再是單方面的給與接受,而是彼此付出愛與關懷後的良性互動。服務對象從照顧療癒雞得到成就感,過程中得到的體悟還能和親朋好友分享,也因想讓療癒雞有更好的生活到處張羅,無形中拓展了生活圈。

雞每天生下的蛋,無疑是對於這樣的悉心照顧最好的回報,也希望有更多身心障礙長輩一起參與嶄新的療癒雞服務,讓生活因為毛茸茸的雞變得更美好。

undefined

 

 

    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