炎熱的近午,昭南哥剛從雞舍出來,捧著一籃滿滿的雞蛋,準備要送到梅子姐那裡去。向陽園蛋雞每天產蛋的週期分三個時間點:凌晨5、6點到8點一次,早上10點到11點一次,下午1點到2點又一次,每隻雞中意的下蛋時間不同,昭南哥也會需要在這三個時段跑進跑出。

他說,有一次撿一個雞舍的一千多顆雞蛋,就花了他兩個半小時。

undefined

「我會和阿吉哥分工合作,不然雞蛋太多,不這樣沒辦法完成工作。」

undefined

昭南哥放下蛋籃後隨即回雞舍忙碌,擦蛋區大夥兒和樂融融,伴隨收音機中傳出的輕快音樂,為擦蛋這看似枯燥乏味的差活增添了一些趣味。

undefined

隨後我發現萬紅叢中一點綠的阿傑,來到這裡兩個星期多了,他似乎適應得很好,以獨有的姿勢迅速且確實的擦著雞蛋,而梅子姐和美惠姐都對他讚譽有加。

雖然阿傑沉默寡言沒有太多笑容,但相信假以時日,我們就能看到他的笑臉,因為現在我們還不熟嘛!

undefined

兩位大姐在討論從雞舍取雞蛋時,要是能夠用伸縮夾子夾的話一定很快。

「喔,這樣伸出去一次就兩三顆,多快!」

「不行啦,那樣會破捏。」美惠姐冷靜的駁回了。

undefined

韻律教室裡,大安跟隨活潑的旋律,左右腳來回擺動。他總是這樣安安靜靜在一旁享受音樂課,沒有和其他人有所交流,可是我們都知道他的小世界裡充滿著許多美好的事物,而他因此滿足。

undefined

音樂班院生們到來的這個時刻,我們於是有機會看到學員們不同於以往的神態,在音樂與舞蹈中大夥兒的四肢盡情伸展、綻放,像是平常,估計是看不見阿承這般恣意的模樣。

undefined

常常聽到有人這樣說:「喜歡音樂的人不會變壞。」這樣的說法印證在院生與學員們的身上。

跳到第二首歌後音樂開始不聽話的跳針,斷斷續續的讓大夥兒的動作也跟著音樂時停時放。不過到後來沒有人因為音樂停下來,反而繼續律動,也沒有人感到掃興;相反的,他們覺得很有趣,音樂一停每個人都笑出來了。

undefined

院生們離開後的午後,被翠綠簇擁的狗舍靜靜等待新主人的到來。

undefined

向陽園初來乍到的未來治療犬Happy,在台灣動物輔助治療專業發展協會創會理事長,同時也是台北護理健康大學助理教授葉明理,以及台北護理健康大學兩位同學的陪伴下,遠從台北風塵僕僕來到牠的新家。暈車的牠沿路吐到花蓮,乍問之下才發現是有人在行前偷偷餵了Happy。

學生們為了慰勞牠特地獻出點心條,但剛到新環境的Happy仍懷有一些戒心,不願意吃。

undefined

「牠有混到邊境牧羊犬,這種狗警戒心強,很聰明。到新地方項圈要稍微拉緊一點,不然狗一害怕沒地方躲,一往後用力掙脫逃跑就找不到牠了。」

一旁,寵物友善司機杜大哥侃侃而談他對Happy的觀察。

undefined

杜大哥笑談第一次和狗狗接觸的注意事項,像是先把手背湊上去讓狗狗熟悉自己的氣味,用手背的話,也可以防止情緒不穩的狗狗一口咬住手不放。養狗養了三十幾年的他,家裡有兩隻黃金獵犬,一隻十三歲,一隻六歲,全當心肝寶貝那樣的疼,和我分享愛狗影片時,臉上是止不住的笑。

undefined

燕霖和Happy打招呼,但Happy似乎還在適應新環境,對主動釋出善意的她興致缺缺。

undefined

稍作休息喝點水後,Happy總算開始吃起小零嘴,有人接近時也不再那麼戒備。

undefined

短暫的休息過後Happy隨即恢復狗狗本色,開始巡起未來的家園,沿路嗅著氣味並留下記號。雖然如此,還是想跟Happy說:這裡除了你之外,沒有其他的狗會跟你搶地盤喔!

undefined

undefined

經過新家時Happy沒有逗留太久,馬上朝下一個目的地前進。

undefined

其實除了Happy之外,生活在向陽園的狗全都是漂亮健康的女生,這也是為什麼沒有其他的狗狗會和他搶地盤的原因。隨著Happy記號做得越多,牠也到了安安的住處,而遠遠便看到新朋友的安安正興奮的撲上撲下,準備要和Happy做近距離接觸。

undefined

原本擔心熱情的安安會不會嚇到Happy,不過兩隻狗對彼此都很有興趣,輪流蹭蹭鼻子、聞聞屁股,第一次見面便這樣和和氣氣的。不過Happy沒有打算繼續交流,聞完以後便繼續前進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經過雞舍的時候,葉明理教授和同學不約而同驚嘆「好多的雞」,而這些雞也是Happy日後的同事。燕霖更叮嚀:「以後要保護牠們喔!」

undefined

樂樂可能是初次見到陌生的狗,加上又是公狗,一時之間靜止不動,維持蜷曲一隻腳腳的姿勢任由Happy嗅聞,不過樂樂很快就恢復好客的本性,好奇的用嗅覺認識新來的弟弟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行動派的喜喜和平平主動出擊往Happy的屁屁打招呼,而Happy不因為踴躍的招呼感到退怯,事實上Happy始終保持沉穩的態度認識四姐妹,一點也不見初識新狗狗的擔心和害怕。

見到五隻狗狗們正面的互動情景,令人忍不住期待起未來狗狗們玩在一起的模樣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Happy閒逛的時候,杜大哥正在清理狼藉的車子。杜大哥親切的和我說,他都固定用70%的酒精消毒,提起有一次載了十六隻小型犬,因為空間不夠沒辦法關籠,車子到處都是大小便,但杜大哥只是平心靜氣的清理。

「噴完除臭劑再打開門通風就不臭了。」

undefined

到了新家的Happy安安靜靜的趴在地上休息,葉教授和工作人員正在討論排水孔、門擋等等的細節,然而,這棟豪華的狗屋令葉教授相當滿意,不但空間足夠讓Happy活動,上方有樹蔭遮蔽的關係,炎炎夏日也不會那麼炎熱。

undefined

最後大夥兒決定留Happy獨處,也許再回來時牠就會乖乖進食了也說不定。而Happy在眾人離開參觀其他設施時顯得有些依依不捨,但後來牠便靜靜待在原地休息。

undefined

臨去前,同學貼心的告知工作人員Happy的餵藥方法還有吃飯時間,並且因藥劑容易流出來,細心告知拿藥劑時的方向。

undefined

大夥兒前往療癒雞舍,住在外頭的療癒雞們有些在自己挖的沙坑不停調整姿勢,但更多的是因為好奇而趨近的療癒雞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毫不怕人又喜於與人親近的療癒雞,最是會讓人卸下心防的貼心療癒動物。一旁的守恩督導也向葉教授與學生說明,這些雞有別於其他的蛋雞,在出任務前後都會消毒,最主要的任務是擔任陪伴的工作,而許多老人家過去的記憶和雞有所關聯,因此進行失智課程時,療癒雞的出現總令老人家們備感驚喜。

undefined

不曉得從何時開始,安安被摸時會自己用這樣的坐姿等待人來撫摸,毫無防備又親人的姿態足以令人融化。Happy來了,7月27日狗狗行為專家「熊爸」王昱智也將到向陽園進行治療犬講座,希望Happy日後能和牠的名字一般,將快樂與幸福帶給更多更多有需要的人。

黎明的動輔之路緩慢卻踏實的前進著,假以時日我們或許會看見向陽園成為另類人與動物親近的園地,每個來到這裡的人,都能享受難得的靜謐時光,在與自然的互動中得到釋放。

undefined

 

 

 

 

 

    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