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面的日頭赤炎炎,全副武裝的文鳳老師彎腰用手及鋤頭翻動土,一邊將袋子裡的木屑及落葉倒到上頭。問起這塊地方有什麼妙用,她和我說:「這是什錦菜園,以後教學要用的植物,譬如艾草啊魚腥草都會從這裡來。」後頭紅磚築起的高台花園,更是為了方便來上課的長輩親手栽種香草植物而設。

undefined

買來的土壤較黏,天氣乾燥的時候會結成硬塊,連用鋤頭翻動都得費一番工夫,「這土超硬的,妳看,都鋤不動。我們就要拌其他基材進去拌,這樣它也會有養分。」文鳳老師將檜木屑、落葉與基土肥混在一起翻動,遇到結實的小土塊還得徒手捏碎,「這土也比較高,所以要把它弄低一點,這樣才好拌。」

undefined

最基本的前置作業後過一段時間,這裡究竟會有什麼樣欣欣向榮的光景呢?光是想像未來綠意活力盎然的模樣,就足以讓人期待。

undefined

文鳳老師滴著汗的同時,黎明園藝班的院生也到了向陽園,帶著在頂樓天空花園育好的苗,準備要在這裡度過一段忙碌時光。

undefined

裝著水的念念一看到我就學起貓叫,相當喜歡貓的她笑著跟我說:「貓咪會搶食物。」問她為什麼要搶,她說:「因為偷吃我東西。」

undefined

提著花灑,念念嘴裡念著:「要澆多一點--」開朗地為植物大口大口澆水,因為她知道自己熱,這些纖細的植物當然也熱。

undefined

澆完水的念念隨後加入季怡老師和阿芳採收作物的行列,院生們過年前種的花生現在已經可以收成了,問起確切的時間季怡老師笑說:「我也忘了,因為我們陸陸續續種很多東西。」這塊地除了花生外還種了其他作物,例如九層塔,但我發現阿芳並沒有搞錯兩者,一邊採花生,一邊也用細軟的嗓音說:「九層塔可以加進鹽酥雞。」

然而不只花生與九層塔,辣椒、長豆、地瓜葉、南瓜……每週固定來向陽園上課的時間,只要是能吃的,院生們估計都種過一輪了吧。

undefined

 

一旁穿藍衣服的阿智也來幫忙採花生,雖然口語表達不夠清晰,阿智仍然喜歡與每個人分享自己的事情,儘管我常常因為聽不懂而一頭霧水,阿智還是很有耐性的重複一次又一次,脾氣好得不像話。

undefined

他在幫忙的同時也不忘將花生遞給念念,念念用兩隻手好好的接過來後放進袋子裡,這些食材回到院內會成為烹飪課的教材,量多的話,也可以和其他無法到向陽園的院生們在午餐時間分享。

undefined

「欸!你拔錯了阿智,那是九層塔。」季怡老師驚喊。

然而忙中有錯,拔得太順手的阿智順道將隔壁的九層塔也拔起來,之後他連忙把九層塔種回原本的地方,動作之迅速讓我忍不住笑了出來。

undefined

之後阿智把從院內帶來的小盆栽遞給我,要我試試看移到土裡看看。不過我對這差事還真沒有概念,也擔心弄傷它,於是和阿智說:「你可以示範給我看嗎?」

undefined

只見阿智純熟的在地上挖了一個洞以後,把植株輕拿出來放了進去,接著確實的將洞旁的土重新撥回、壓實,一系列的動作一氣呵成,之後還不忘提著花灑裝水,為剛搬新家的植物好好灌溉一番,做為暑中喬遷的慰勞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undefined

undefined

「平常在院內我們都會訓練,阿智家裡有在種花生,不過他不會幫忙這些,因為他在家都在欺負他哥哥。所以他爸爸知道他會做這些,還滿驚訝的。」季怡老師一邊教阿芳怎麼採收長豆,一邊和我聊著阿智。

undefined

兩人躲開地上的南瓜藤,阿芳抬起頭觀察季怡老師手下的剪刀落在哪裡,分辨哪些豆子老得只適合留種,而哪些又熟得剛好能入菜。季怡老師也提到,院生們盡可能多種點菜和院內其他院生分享,一方面藉著從栽種與採收的步驟中讓院生了解生命的循環,親近大自然,而吃著自己親手種的蔬菜是多麼有成就感的一件事。

undefined

雙手捧著滿滿的長豆,念念笑得饜足。念念喜歡農藝的程度,大概僅次於貓吧。

undefined

另一頭,由王大哥帶領的院生正在幫蔥和地瓜葉澆水,只見他拿著水管幫排隊的院生補水,一個個院生帶著紅色花灑如同工蜂一下子就飛走了。

這裡的氣氛明顯比較歡樂一些,也許是空間較大,幾位院生水澆一澆就玩在一起了。

undefined

過去在教育電台工作的王大哥來到黎明不過幾個月,他和我侃侃而談過去的經歷。原本以為這份新工作是跨領域,但他笑說:「我以前是讀農管的。」原來是輾轉又回到跑道上了。

undefined

王大哥跟我說,通常這天會很熱鬧,因為園藝班的院生會從早上待到下午,院生們也常常會發生有趣的事情,例如說話的當下,有位院生就誤把雜草當成作物認認真真的餵它喝水,令王大哥忍不住笑:「那個不是啦!那是草啦,這邊才是,那個是要拔掉的。」

undefined

於是重新又去補了一次水,走啊走的,轉身見到鏡頭,仍是情不自禁舉起兩隻手指頭比姿勢,也許是習慣老師們平時就會以鏡頭記錄上課的點點滴滴,大部分的院生們都很喜歡拍照,看到鏡頭中的自己更是開心。

undefined

喜歡主動幫忙老師的阿宇,今天在院內主動幫忙扛水。這會兒他來來回回拍了好幾次,每一次都是不同的手勢,拍完以後若是在螢幕上看見自己的模樣,會笑得眉開眼彎。

「是新姿勢嗎?」

這樣問的時候,他會自豪地點點頭,安靜等待我按下快門。

undefined

滿足以後他便會繼續工作,滿心歡喜。

undefined

「澆好了沒啊?我看到那裡枯枯的。」

置身在大自然容易忘記工作,只想享受陽光和微風的洗禮,玩著追逐遊戲的兩人,直到王大哥出聲提醒才記得自己要做些什麼,回過神來繼續未完成的事。

undefined

但專心不過一下子,兩人隨後又玩心大起,這些王大哥早習以為常,因為並不是每位院生都擅長農藝。

「我是來幫忙善後的。」他笑說。

每天從教養院出發,之後埋頭便在向陽園照顧起花花草草,教養院同工難以抽空呵護的,就都交由王大哥一手包辦。向陽園的種植條件並不好,比起其他地方會需要更多的用心,問起到職不久的王大哥挫折感重不重,他開朗道:「不會啊,看到東西長出來就很有成就感,哪會挫折。」

undefined

溫室裡,季怡老師和阿芳正在修剪葉子。

undefined

夏天的溫室悶熱,師生倆卻絲毫不抱怨天氣,在簇擁的綠意中只有閒話家常,還有季怡老師不時告訴阿芳關於修剪葉子的小知識。

undefined

「這是辣椒!」念念也跑進溫室來了,「媽媽說,蔬菜要做肥料,辣椒粉可以做肥料,蟲討厭辣椒,可以把蟲都趕走!」念念認真的向我解說,「媽媽教我的。」

undefined

要去吃午飯前,一群院生們圍著樹幹發出驚叫聲。

undefined

原來是一隻攀蜥。院生們慫恿阿龍伸手去抓,不過阿龍既害怕又興奮,在院生們起鬨的聲音與嘆息聲中,最後攀蜥還是逃走了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不遠處,擅長農藝的老賴正默默以獨有的方式澆著水。教養院以各種各樣的課程發掘院生潛力,而園藝只是其中一環。多年來院生藉由不間斷的課程培養的一定能力,黎明也不會讓院生們原地踏步,而是為院生尋找更多令自己進步的方式,由內而外幫助院生變得更有自信。

過去自己種菜煮菜,現在要來點不一樣的,黎明教養院未來會在以友善方法種植的向陽園,幫助社區身心障礙者學習食農教育,認識更多在地農友與無毒蔬菜,同時了解自己所接觸的生態環境以及友善農法,相信對擅長農藝的院生而言,無疑是精進自己最好的方式。

undefined

 

 

 

 

    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