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黎明院生前往向陽園的日子,每個星期,都會有部分院生或整個班級前往這塊療癒農園,幫忙澆水或是拔雜草,偶爾也會和樂道學員一同上音樂課。

undefined

 

這天黎明音樂班到了向陽園要教學員們一起跳舞,一到場地,院生們立刻換上自己的舞鞋準備大展身手。嬌小的阿芬平時文靜,可是一穿上紅舞鞋舞動,她立刻變得活力四射。

undefined

 

也許是很久沒上音樂課了,大安顯得特別興奮,不但是第一個進教室的,甚至還咬了手,這代表音樂課對他而言的意義有多特別。玉花老師曾提到,大安雖然不喜歡吵雜的環境,卻願意和大家待在教室上音樂課,一開始的時候他有些退縮,兩隻拇指緊按耳朵縮起肩膀,可是過一會兒,他就融入了熱鬧的氣氛,笑嘻嘻的。

undefined

杜杜則是坐下沒多久就又衝到門口去,速度快得連玉花老師都來不及喊住他,雖然他坐的位子離門口有段距離,他還是眼尖的看到鞋子沒有擺好,於是小幫手之魂發動,迅速排好後他又衝回位子坐好。

undefined

昱中老師和舒文老師以及阿證在前頭領舞。阿證對音樂的投入與認真可是連國際指揮家都稱讚過的,只見他面對那麼多人,一點也不怯場。鮮明而強烈的節奏立刻充盈整間教室,每個人賣力揮動手臂抬起腳丫子,全心全意跟上節拍。

undefined

教室一角出現有趣的情況,慵懶的樵樵宛如恆星一樣,動的幅度細不可見,玉花老師乾脆從後面操縱他,感覺上這堂課結束後,玉花老師消耗的熱量應該是全場最多的。

undefined

「啊,杜杜!你的襪子怎麼這樣?」跳到一半,淑媛老師發現杜杜的襪子不同色。

「對啊,所以他今天才有點躁。」玉花老師笑說。

undefined

跳完一曲,阿漢的手就有些不舒服,問他要不要休息,他露出堅毅的眼神搖搖頭,說:「我還要再跳。」老師要他手不要揮得太大力,而下一首歌他依舊目光灼灼盯著老師,臉上完全看不到不舒服的痕跡。

undefined

另一頭,文鳳老師正著手於布丁的試做,試圖在蛋奶之間拿捏到最佳的比例。

undefined

這並不是單純的在做點心,而是為未來向陽園的食農課程做研發。這是要讓來向陽園體驗的民眾或志工,了解食物從產地到餐桌的過程,結合向陽園生產的食材,教導大夥兒一起動手做,不僅滿足了口腹之慾,民眾也更能夠對食物的來源有一定概念,說不定還會產生不一樣的想法。

undefined

同時,民眾或志工也能看見向陽園食材在送到餐桌前,身心障礙學員從整理到採收的過程,理解身心障礙學員在向陽園扮演的角色,其實也是工作夥伴。

因此向陽園的食材提供的不僅是身體所需的營養素,也賦予許多人好好生活的意義。

undefined

稍晚,昭南大哥和俊明大哥正忙著搬粗糠。過去每個星期,大哥們固定會開車到吉安香農會搬粗糠,不過自從這輛小貨車進駐後,頻率只需要兩個星期一次就可以了。

undefined

「有了這輛以後就很好搬啦。」昭南大哥說。

先前的車因後車箱空間小,相對的能囤的粗糠袋數就少,加上只有後方一處車門可以搬卸貨,就搬卸的便利性與效率來說,遠遠不及小貨車。加上某些雞舍因為地點的關係,容易潮濕,粗糠更換的頻率較高,大哥們因此得頻繁整理及換粗糠。

undefined

多虧大哥們的悉心照料,蛋雞們個個有著毛茸茸園滾滾的臀部,足以對抗寒冬。

undefined

另一處的小雞們不知不覺已經兩個星期大了,而這兩個星期牠們發育神速,每隻拍拍翅膀就能輕易飛起一段高度,因此在昭南大哥換墊料與飼料時,不時可以看見小雞騰空的畫面。

undefined

昭南哥說,即使飛到邊緣牠們也不會跑出去,因為外頭對小雞們來說過於陌生。有隻小雞飛到上頭的棲架,觀望下頭的同伴一會兒,隨即又展翅飛回同伴們的身邊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undefined

剛從報紙換成新鮮粗糠不久,有些貪玩的小雞會在金黃色的粗糠中打滾猛蹭,把自己弄得滿身是稻殼。

undefined

昭南哥剛換好飼料,小雞們便蜂擁而上猛啄,現在小雞們一天平均要吃掉半水桶份的飼料。而再過兩個禮拜,小雞們就能和其他蛋雞前輩一樣,享受在外頭溜搭的樂趣了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走出雞舍,便遇到黎明職業重建中心的大夥兒正在搬器材。

undefined

職重中心的主任世偉哥一邊搬著器材,一邊和我分享,過去庇護工場少有自己創造的商品,而今年增設的產品加工班,正是要結合向陽園既有的作物,讓一班人員研發出獨有的烘焙點心來。首先要研發的,便是樹豆與紅藜為原料的點心。

原位於花蓮文創園區的湛盧狂草公益店,在二月底因租約到期吹起熄燈號,並在原東華星俠兒餐廳另起爐灶。希望這新的開始能夠延續公益店的精神,讓社會更加認識身心障礙者,幫助身心障礙者自立益人。

undefined

同樣吹起熄燈號的,還有軟陶班。這天下午,梅子姐與美惠姐正在清點軟陶作品。問起這些作品何去何從,梅子姐說目前還不清楚,但希望可以將這些賣出去。

畢竟是花了很長時間一點一點砌成的作品,自然想讓它們好好的被人珍惜對待,而不是就此被放進某個不見天日的櫥櫃裡,生灰蒙塵。

undefined

「我們一箱一箱弄,還有很多領章還沒整理。」梅子姐說。說起領章,便想起每個通過試用的黎明員工,在全院禮拜上獲頒的領章跟著走入歷史,想想也是有幾分悵然。

無論如何,要是這些軟陶作品都能找到主人,應該能夠讓梅子姐和美惠姐感到安慰吧。

undefined

 

    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