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的樂道作業所,一早就聽到大安的噴嚏聲。

「上次樵樵打噴嚏你就生氣,現在換你打噴嚏了喔!」玉花老師從電腦前起身,抽了張衛生紙幫大安把剝好的橘子收好。

大安低著頭笑了,樵樵則是一如既往的淡然。

undefined

阿中一遇到我就開朗的向我問好,拿著拖把,他和我說原本負責打掃教室廁所的阿軒請假,所以今天他得負責打掃兩間廁所。說著阿中就默默走進廁所開始打掃,接著他還得到雞舍裡幫忙清潔。

undefined

過了不久,新來的學員阿成在寒風中只穿一件短袖,讓玉花老師和阿中忍不住大喊「這樣會感冒啦」,兩人著急地要他把衣服穿好,阿成這才套上長袖外衣。穿好後我問他:「這樣是不是比較暖和?」他抓抓頭不好意思地笑了,拿著掃把開始打掃。

undefined

至於杜杜呢?他待在他的專屬小房間裡,聽見我喊他的名字時他走到門口看是誰叫他,之後繼續回房間擺放東西。阿成在旁靜靜掃著地,一個迅速一個緩慢,卻也誰也不排斥誰,而樂道作業所的一天也就這麼開始了。

undefined

前往蚓糞故事館的路上,我看見療癒雞舍預定地已經開進一台大卡車,工人站在吊車上鋸樹。往裡頭一瞧,樹枝也有被修剪過的痕跡

相信再過一段時間,我們就能一窺療癒雞舍的真實面貌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途中遇到拿著一盆牧草準備要餵雞的阿寶,最近不時聽到阿寶要離開向陽園的消息,阿寶跟我說,明天他就要搭車回台中了,至於為什麼要離開向陽園,他說:「要各個雞舍跑來跑去的,太累了!」

undefined

「那你以後要去哪?」對此,阿寶則是提到洗車場有空缺的話會想先在那工作,但要靠一己之力到外頭找工作,他也想嘗試看看。

對於阿寶的決心,我也給予滿滿的祝福,希望他在離開向陽園後能夠找到適合自己,也足以讓他得到成就感的工作。

undefined

蚯蚓故事館的門口前,擺放著堆滿粗糠的水桶與夾子,乍問之下,原來是樹洋哥參考輝嫂的做法,將移動式雞舍內的雞糞收集到桶子裡,而我前往位於建築物後方的移動式雞舍一看,果然氣味是大大減少了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這隻從綠水之家搬來的雞,原本是傷兵的其中一員,但考慮到牠會攻擊其他雞,索性就讓牠搬回向陽園了。住在這裡,廣大的放牧空間任由牠來去,籠子裡待膩了就輕輕跳出籠子吃吃野草、啄啄蟲,加上環境清幽,大概不少的雞都羨慕牠吧。

undefined

 

這時我一回頭,毫無預警的和一隻小白兔四目相交。我還在納悶為什麼會有兔子在這時,牠卻抖抖耳朵,警戒的向後拔腿就跑。原來這是之前因為生病而被單獨照顧的兔子,但康復後其他兔子都不歡迎牠,這才被特別養在外出籠裡。而牠也可以說是最常接觸大自然的兔子。

undefined

我回蚯蚓故事館和樹洋哥報備,他正好在清理兔籠,為兔子們鋪上新的粗糠,兔子們因為好奇也紛紛圍在他身邊。冬天用水洗不容易乾,用粗糠的話不但打掃容易,也能夠保持環境的乾燥讓兔子們不會在冬天受涼。

「嗯,逃走了?沒關係,牠現在知道外出籠是牠的家,過一會兒就會回去了。」

說著,一隻兔子湊上前去聞了聞新的粗糠氣味,順道嚼了幾口。

undefined

清理完後,每隻肉呼呼的兔子都興奮的到處亂竄,活力十足,也許是煥然一新的環境讓牠們感到精神充沛。

又或是牠們知道,用餐時間已經近了。

undefined

而樹洋哥也告訴我,向陽園的兩隻公兔已經搬家搬到後面去,住在蚯蚓以前住過的地方。

 

這空間看起來相當寬敞,足夠讓兩隻兔子自由奔跑。而一段時間不見,兔子的脖子肉似乎又多了一圈,看起來相當健壯。

 

undefined

這時樹洋哥喊我到外面,我一開始並沒發現有什麼異狀,直到我看見悠然啄土的雞後面,多出了一團白色的毛球。

--啊,是逃跑的兔子!

undefined

大概是從圍籬下的空隙鑽進去的吧,兔子看起來怡然自得,心安的待在別人的地盤,甚至還吃起人家的食物來。而一旁的母雞也沒對這可愛的侵入者產生任何敵意,牠只是看了兔子一眼,就動著脖子到另一處找蟲吃,兩隻竟相安無事。

小兔子也自然而然的到處探索,離開前我好奇的想,說不定牠會這樣和雞當上好朋友,搞不好哪天看見牠們真住在一塊兒我也不會訝異。

undefined

黎明教養院的42隻雞區,不遠處我就看見俊寬哥在雞圈內忙進忙出,我也留意到他們將產蛋箱集合在一起,瞬間讓雞圈多出一棟豪宅。

 

「帆布到時候還要重新圍,可是說也奇怪,這些雞只在鐵網內的蛋箱生蛋,我常常會在裡面發現十幾顆蛋,可是兩邊的一顆都沒有。」

新的蛋箱放了一個月,還是不受母雞青睞,嶄新的樣子看起來有些淒涼。

undefined

知道雞喜歡棲架,他和瀚元督導在雞圈放了幾根竹竿,看起來雞相當滿意這個新設施,有隻園滾滾的母雞甚至直接在上頭打起盹來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不過放眼望去,不只有牠圓滾滾,甚至絕大部分的雞體型都呈肥美的半月形,已經不是苗條蛋雞的弦月形了。

「飼料其實我們餵得很少,大部分牠們都吃掉下來的果子啦、我們拔的菜、玉米角還有蟲。前幾天我在餵飼料的時候,每一隻都拍著翅膀衝刺過來,像飛機起飛一樣。我餵到哪裡牠們就跟到哪,跟小嘍囉一樣,我很怕踩到牠們就一直跟牠們說:『欸欸不要跟過來,我很怕踩到你們耶。』」

undefined

幾乎每天都會過來向陽園的俊寬哥,最近趁著寒假,也會帶院內就學組的院生過來一起幫忙。有時想說大夥兒難得這樣出來,不時也會犒賞院生一些零嘴。

我們也聊到愛雞的老賴,每次要帶就學組院生時,老賴就會抱著水壺守在教室外,一臉期盼的看著俊寬哥。「我就跟他說:『老賴你不用去』,可是我看他那麼期待,就會覺得『好啦好啦看你那麼喜歡,我們就一起去』。」

俊寬哥也提到院內頂樓搬來了三隻雞,牠們相當好認,因為只有三隻屁股缺毛體型纖細。相信過不久,牠們也會成為半月形的雞。

undefined

我回頭看看樂道作業所學員的情況,只見大安笑得開心,不過心思完全沒放在蚓糞上。玉花老師無奈的說:「放假症候群。這三隻知道要放假心思都不在這裡,已經過年了。」

undefined

杜杜也是,想到最愛的哥哥要回來看他,老師說他前幾天開始已經開始浮躁,是媽媽靈機一動說:「去台北找哥哥要花很多錢,所以你要努力工作!」這成功的讓杜杜平穩許多,不過年節將近,杜杜還是藏匿不了內心的喜悅。

「要放假、要出去玩……」杜杜用氣音說著,眉開眼笑,整個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。老師在一旁只是笑,說學員們已經穿越時空在過年,搞不好我們放假時,他們的年節早結束了。

undefined

吃飽喝足的兔子媽媽和孩子窩在一起,享受寧靜的時光。向陽園大部分的時候是緊湊而忙碌的,惟有在面對動物時,才有閒暇去和動物慢慢相處,而通常和動物說完話或是撫摸完牠們,通常會讓人感到精神一振。人們平時照顧動物,但有時反過來是動物在照顧我們。

還記得之前問過玉花老師,學員們喜不喜歡動物?雖然有些學員還是害怕動物,但已不排斥去觸摸,相信假以時日,害怕的學員會慢慢發現只要用愛對待動物,動物便會用愛來回報。

undefined

 

    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