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天,我們再度前往位於萬榮鄉紅葉村的輝哥家訪視母雞們,沿途盡是和夏日無異的明媚風光,山尖旁,甚至還能看見正在褪色的月亮。

undefined

我聽樹洋哥及守恩督導聊到,輝哥家的放養環境是最親近大自然的,可是不曉得為什麼還是會有雞被啄的情況產生。我們到的時候,恰好遇到輝哥的藝術家女兒以鐵枝打造的裝置藝術,這位幫忙焊接的專家已經七十多歲,曾經就讀於以培養學生技藝聞名的公東高工,並且前往日本留學學習一技之長。等待輝哥從市場歸來的同時我看得入迷,但輝哥的女兒笑著提醒我:「不要看那個光喔,不然晚上妳會哭。」

不久,我們便看見抱著孫子的輝嫂進門,她向樹洋哥聊到後院母雞們的情況。她提到最近在院子裡放了個鐵籠,只要看到有雞在啄人,就會把啄人的雞給關進籠子裡,而這方法似乎奏效。

我們和輝哥一同前往後院時,母雞們毫不認生的圍在我們腳邊,好奇觀望一會兒後繼續探險。

undefined

打開產蛋箱的門,有隻母雞正在裡頭孵雞蛋,見到我們這些不速之客也不見牠有任何不悅,看了我們一眼後輕輕顫動屁股的羽毛後繼續孵蛋,細緻的臀部動作百看不厭。

undefined

 

輝哥家的養殖環境也相當乾淨,令人訝異的是,這裡沒有聞到任何雞糞的味道,碎石地上都乾乾淨淨的。

但有些雞隻的屁股上同樣也光溜溜。

樹洋哥建議輝哥在水裡加點鹽,向陽園便是如此減輕雞隻互啄的情況,不過輝哥除了放鹽以外,還會精心為雞隻們準備更多的營養素。

undefined

「拿大骨用火去燒,燒到全都變成焦炭了以後,動物脂肪就會不見。之後再把大骨泡進糙米醋裡,拿去餵雞。」

「一定要用糙米醋嗎?」我問。

「用一般食用醋的成本太高啦!」輝哥笑說,「而且糙米醋裡有其他的微生物,用微生物去養動植物,我很喜歡這樣的概念。」

自然農法對於輝哥來說,是和他做事理念相當契合的一種概念。養殖中的一切皆取之於自然,沒有一絲一毫是被浪費的,輝哥自豪的與我們分享如何自製乳酸菌,洗米水與牛奶以一比二的比例混合靜置發酵後,刮去液體表面的菌絲後就能使用。

輝哥也和我們提到,他的溫室錏管就快到了,等到了溫室也動工完成後,裡頭將會有一群以自然農法養殖的雞在裡頭快活奔走。

抱持理想並且一步一腳印前進的輝哥,很讓人羨慕呢。

undefined

輝嫂和我們說,養雞以後就算到外頭,心裡也會掛念家裡的雞好不好--而當一個人如此掛念起雞的時候,這代表他能夠養更多更多的雞了,因為他已讓母雞過得好成為他的責任。

輝哥家的梅花樹花開滿枝頭,離去前,輝哥邀我們下次來他家採梅子,清明節前採的話,還能夠拿來釀酒呢。

undefined

而向陽園裡的雞,最近則是開始被密集的保護。前一段時間因球蟲病死了不少的雞,為了避免雞舍間的交叉感染,工作人員們開始進行防疫措施,像是昭南大哥已在園區內進行消毒作業。

四個雞舍輪流照顧的他,在腰上掛上無線電方便聯繫。

 

阿寶向我介紹,在進入雞舍前的大門口會需要先消毒,之後雞舍門口也消毒一次,最後則是雞舍內再消毒一次。

undefined

 

 

阿寶也帶我進雞舍,看到因為推擠而骨折的雞。

「牠一直被其他的雞擠,擠到角落的石頭縫裡,如果不是我救牠的話牠就會死了。」

昭南哥也和我說,最近發現有三隻雞被欺負得特別嚴重,除了被推擠還會被啄。說也奇怪,互啄的習性在雞年紀越大時會越明顯,在雞的飲水中加入鹽之前,每隻雞都會互啄,現在則降低到只有少部分的雞才會出現這樣的情形。

undefined

昭南哥提到,當雞被啄到流血的時候要趕緊止血,不然雞一但見紅就會猛啄不止。

 

說完以後他便和阿吉大哥到外頭消毒,雖然消毒完不久後,就開始下起大雨。等雨停了兩人也許又要重新消毒。

undefined

最近由於雞蛋產量較少,外加蚓糞收及作業已經告一段落,樂道作業所的學員們很早就休息了。蚓糞是分一槽一槽收集,當一槽收集完後,新的一槽會需要將土壤送至農改場檢驗,待檢驗確認土壤的有機成分都還在後,就可以進行新的一槽蚓糞收集。

在檢驗完成前,作業所的學員擦拭完雞蛋後就在教室休息,或是進行文康活動。

大安一看見我就笑得眼睛都不見了,當我說要再幫他多拍一些照片時,他害羞地趴在桌上,隨後又抬起一邊的眼對我笑。

undefined

 

樵樵則是不改沉默與帥氣,當我誇他側面好看時,他便持續以側面對著鏡頭,後來也羞赧的笑了。

undefined

玉花老師跟我說,最近杜杜會選擇在靠裡頭的空辦公室休息,有時看見他會舒服的坐在沙發上,望著窗外出神,整個人相當平靜。

問他在裡面做些什麼,老師說:「他會在裡面整理小東西,沒有人管他想整理多久就整理多久,我猜是沒人干涉,他整個人也穩了許多,不像之前那麼躁動。我覺得這樣也好,讓他獨處獨處,不然他一躁喔,這隻(大安)也會受影響。」

我敲敲門,叫了聲杜杜,打開門就見他停在門口。「杜杜,我能進去看看嗎?」他便重複我的話,側身讓了個位子,我想這是「可以」的意思。

杜杜不停整理東西、換擺放位置,嘴裡也喃喃念著「放著就好」,轉了個圈後繼續摸摸電風扇。為了讓他可以繼續沉浸在小天地裡,我慢慢退出去,杜杜發現後也跟著走出來。

玉花老師留意到他的身影後,說:「喔,出來囉。杜杜,你要坐哪裡?」

杜杜在門口猶豫一下,之後開門準備回房,「坐這裡!」

「哪裡?」

杜杜從門後大喊:「坐、這、裡!」意志相當堅定,而我也看見杜杜已經能夠為自己做決定,不再總是依賴老師,或是其他人的指令。

undefined

不管是照顧動植物,或是照顧人,都需要花上相當大的心力,有時在照顧的過程中為遇到的挫折心力交瘁。惟有當被照顧者成為心裡根深蒂固的責任,才有勇氣與耐心突破層層關卡。

就像小王子的玫瑰,即使離開B612星球他仍念念不忘這朵玫瑰,擔心他不在的時候,脆弱的玫瑰會不會凋零。但是想起那個離去前他小心翼翼蓋上的玻璃罩,還有奮力除去的雜草,這些呵護和關愛,最後他回到星球時,也許會發現他的玫瑰開得比他想像中還要美。

因為努力照護過,得到的成就感與欣慰比什麼都還要強烈。

undefined

 

    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