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從知道向陽園多了兔子寶寶後,在園內做記錄時不時晃進兔子圍欄,已經成為我必做的事了。去見兔子之前,我先見到了園狗樂樂,牠一見到我便露出招牌笑容,她看起來雖然齜牙咧嘴,實則無比和善,讓我忍不住想到潘哥曾笑說她「是笑得最醜的一隻」。樂樂遇見我時拼命搖動的尾巴與不吝嗇的大大笑容,讓我覺得心情愉快,能夠被她這麼毫無保留的喜歡,是一件讓人放心的事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進到蚯蚓故事館,能夠看到其中一隻小兔子跟在媽媽身邊咀嚼牧草,已出生數個禮拜的牠不用太依賴母乳,開始可以自己覓食。小兔子出生五天就能聽見週遭的聲音,十天張開眼睛,兩個星期學吃飯,六個星期就不用喝母奶了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不過小兔子還不熟悉我的氣味,我一靠近牠便迅速竄回小窩裡,和其他兄弟姐妹依偎在一塊兒,把臉埋進其他小兔子的頸窩成為一灘軟綿綿的麻糬。

undefined

正當我還沉浸在幼兔帶給我的療癒光輝中時,昭南大哥告訴我另外一個好消息,那就是--另外一隻母兔又生了兩隻小寶寶啦!

「咦,上次不是生過一次了嗎?」我還記得,那時候生的小兔子因為媽媽太緊張,沒能順利存活,沒想到過幾個禮拜那隻媽媽又有喜了。

「妳不知道嗎?兔子有兩個子宮,這次是第二個子宮的小孩。」

我輕手輕腳靠近籠子拍下兩隻新生寶寶的照片,不遠處,兔子媽媽正戒備的盯著我看。睡得香甜的小寶寶肚子圓滾滾的,代表牠們喝了足夠的母乳。

undefined

為了避免兩窩兔互相打架,昭南大哥花了點時間做了簡單的兔窩,讓新手媽媽可以安心養胎。

undefined

「這隻兔子懷孕前喔,就跟另外一隻媽媽打架。一隻媽媽原本在那裡待得好好的,結果牠突然不知道為什麼就衝過去咬牠。」昭南大哥說,「我觀察到兔子在懷孕跟剛生小孩時會特別警戒,那是媽媽的天性,因為牠要保護小孩。像現在那隻小孩都大了就比較溫馴。」

不管是什麼動物,媽媽總是會為了守護孩子奮不顧身呢,這也是一種天性吧。

 

undefined

一旁的樂道作業所正進行蚓糞作業。今天樵樵請假,大安坐在位子上挑揀蚓糞,而杜杜戴著手套正要上工。

undefined

「他真的很適合穿粉紅色,不過缺點就是容易髒。」玉花老師說。

我回頭一看,正好看到杜杜的衣服上早已沾上泥土。

「他又很會流汗,一天大概要換兩次衣服。後來我就讓他們學自己洗衣服,然後在外面晾乾……杜杜啊,等等自己洗衣服好不好?」

杜杜一邊忙碌,口裡一邊溫順說:好。

undefined

最近的杜杜脾氣不太穩定,前幾天才發了一頓氣。玉花老師聊起杜杜發洩的那一天,忍不住笑出來。

「他生氣就抓住我們教室那個護理台--木頭的,然後完全是釘死在地上的喔--他就慢慢大力的搖,一直搖,結果護理台整個被他拔起來。妳看他力氣多大!」玉花老師一臉不可思議,「晚點爸爸來接他看到也傻眼,他就問杜杜:『弟,你看這怎麼辦,你要不要修?』杜杜就說:『要修理。』」

杜杜生完氣後彷彿也知道自己做錯什麼,不管玉花老師要他做什麼,他都乖乖去做。

一年總有那麼幾個特定的時刻,肯納兒情緒累積到一個極限,需要能量釋放,而每個肯納兒釋放或躁動的方式不盡相同。但這樣的釋放並不是完全沒有好處,學員情緒抒發了,腦袋也冷靜了,就能繼續安安穩穩的做事。

後來玉花老師笑說要新增課程讓杜杜學木工,以後弄壞什麼就可以自己修了。

undefined

大安趴在一旁,很安靜。一問之下,才發現原來大安最近開始服藥,在進樂道以後的日子他並沒有吃過藥。

「他吃藥以後,情緒變得很穩定,他躁動的時候變得可以溝通,不像之前一直暴衝話都聽不進去。」大安的專注力有個極限,玉花老師明白這點,也不會強迫他繼續作業。

也許是因為之前看身心科的經驗不好,大安的爸爸原先排斥用藥,後來在社工的陪伴、老師的協調與醫生的專業意見三管齊下,讓爸爸慢慢接受從較小的劑量開始服用,不只讓爸爸、也讓大安習慣用藥後的變化。醫生也提到這樣的劑量要一段時間才會看到影響,而一個月後,大安的情緒的確變得更穩定了。

undefined

外頭,大得雞力課程的學員正浩浩蕩蕩往雞舍前進,割完牧草準備要餵雞。

undefined

一打開門,數百隻雞便興高采烈的湧出來,

undefined

undefined

undefined

undefined

看到迫不及待的雞姐姐們,學員們也紛紛戴上手套灑起牧草,只見每隻雞都奮力往地上啄,吃得不亦樂乎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undefined

餵完以後,戴大哥便開始解說如何清洗自動給水器,每個學員都聽得聚精會神。

undefined

學員綉綉和阿寶以前都曾在黎明待過,兩個人上課時不時吱吱喳喳討論事情。看見阿寶抱著雞,綉綉便也想抱抱看,只是原本安穩待在阿寶臂彎的雞一到綉綉身上,馬上振翅逃走,讓她好失望。

但阿寶只是又抓了一隻給她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undefined

轉移陣地到另一處雞舍時,發現大雨過後開了一排漂亮的白色花朵。戴大哥說,這種花叫做風雨蘭,在下雨之後就會開花,然後他對綉綉說:「這是妳那時候種的。」

綉綉離開教養院後,曾在向陽園園藝組做了一段時間,當她看見風雨蘭開得美麗時,她看起來也相當開心。

undefined

「餵食肉雞跟蛋雞不一樣,肉雞是圓圓的,蛋雞要很苗條……養蛋雞的時候也記得要讓牠們照到光,刺激牠們的腦垂體才會生蛋。」戴大哥向學員們介紹蛋雞,每個人都聽得津津有味。

undefined

在教導大夥兒清洗水球時,戴大哥也同時提醒換水與換飼料的頻率,如果飼料放得太久很容易變質產生黃麴毒素,讓雞吃了容易生病。

undefined

實際操作的時候,綉綉一馬當先舉起手說要自己來試試看,一邊和老賴討論要怎麼洗才正確,而阿寶則是在一旁指導,大家邊做邊討論,氣氛融洽。

undefined

一邊,有人問到戴大哥關於養雞的放牧空間的事情,戴大哥提到,其實養雞不會遵照一種模式,雞也是要訓練與教育牠的,讓牠知道「家」在哪裡,時間到了自然而然會回去,不會到處亂跑。

undefined

這裡聊完後,戴大哥不忘回去看學員們實際操作的結果,「下面要扣好,不然一拿起來水就灑出來了。」老賴則是專心聆聽。

 

undefined

向陽園一直是個神奇的地方,各種生命選擇在這裡棲息、誕生,各式各樣的人來來去去,選擇在這個地方更了解自己或是他人。

生命是互相影響的,我們不會知道將從誰的身上學到什麼,無論是兔子或是風雨蘭或是任何一個人,我們永遠可以從相處的點點滴滴得到不一樣的啟示。

而緣分也是因為如此,才顯得尤為可貴。

undefined

 

 

    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