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早,我便看見草坪上的灑水器正忙著灑水,一時之間覺得這情景有些陌生,後來我回過神來,發現是原來我早就習慣看到秋蘭在這裡忙碌的身影了。

undefined

自從麟輝和秋蘭離職以後,農牧組的人力嚴重不足,許多雜事於是落到潘哥的身上。例如澆水,潘哥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將灑水器的噴頭換位置,因為灑水範圍有限,而需要澆水的地域卻很廣。

問起潘哥他現在要些什麼事,他笑說,基本上只要是他看不過去的地方,他都會來做。

undefined

在向陽園工作需要體力和毅力,烈日下的勞動常常讓許多社區身心障礙者吃不消,這個星期還能看到他試做的身影,下個星期就看不到他了。因此雖然面試了一些人,農牧組到現在還是沒能看到新成員加入。

「我現在底下還缺三個人。」潘哥說,「不過最近會有新進人員要來,小謝也會過來試做一星期。」

潘哥也提到,到時候他會花很多時間去訓練他們,因為農牧活看似簡單,實則是需要細心與觀察力的一門學問,這從稍晚和潘哥一起去收秋葵時,就能大略了解為什麼了。

undefined

秋葵一天要收兩次,不然口感會變老。潘哥一邊收秋葵,一邊剪去過大的葉子,葉子長得太大的話會佔去秋葵的養份,也能讓植株透氣,而在剪去葉子的時候潘哥也會順便移走蝸牛,天氣熱的關係,有些蝸牛會在葉子底下乘涼。

「像秋葵莖太高的話就要斷芯,長太高要是遇到颱風,很容易就折斷了。」

undefined

仔細一看,向陽園裡的秋葵不只有一種顏色。紅的是紅秋葵,綠的是黃秋葵,顏色最淺的則是白秋葵,而紅秋葵煮了以後則是會變綠色。

「白的是我自己留種,留了十年,紅的則是留了五年……當初這些我都有帶到喜樂園過。」原來,這些秋葵曾和潘哥一起攜手打拼過。

undefined

「秋葵通常要是變太長沒有收,我就會在上面綁繩子,代表這株是要留種的。老了的秋葵乾掉以後剝開,種子很容易就搓下來了。」

 

undefined

很難想像邊收秋葵的時候,還要留意它是不是長太高、蝸牛有沒有在上面、秋葵是不是太老了、葉子是否該剪。放眼望去盡是一片綠色,很難不讓人混淆,潘哥到底是怎麼辦到的啊?

「就當作是自己家一樣,還要多做。」

潘哥笑說,而在收秋葵前,他早就巡過向陽園後頭的13公頃地。

「我禮拜一跟禮拜四都會開車去巡,看有沒有人倒廢棄物,有的話我會直接拿回來報廢然後掛牌子警示……不知道是誰放的,也只能自己處理了。我住海邊,管很寬的!」但管再寬,一個人的力量也是有限

undefined

潘哥也和我分享向陽園以後的規劃,未來從石堆缺口走過去,八區果樹區、辛香作物區和季節作物區,都會交由黎明教養院內的院生規劃,而考慮到要澆水的面積太廣且師生並不是常態性的前來,自動灑水的管線已經初步設置好了。

之前原本生活在前面果樹區的幾隻老蛋雞,也搬家搬到後頭去了,潘哥說,如果老蛋雞生活的區域圍得再大一些,讓蛋雞們成天啄啊啄的啄遍整個植物區,院內的師生就不用為雜草犯愁了。

undefined

移動腳步到蚯蚓故事館,遠遠就看到昭南哥和珊秀正在研究什麼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而養殖槽上早就放著成品,原來這是向陽園自行發明的蚓糞收集網!由於學員的產量有限,目前蚓糞產出的量雖勉強能達到每月最少的產量,但要是突發性的大訂單來時,那可就不妙了。於是經過許多次的討論和實驗,終於想出這在晚上也能作業的方法。

undefined

「只要把培養土放在網子上面,另外架燈,燈光一照蚯蚓就會自動鑽下去,隔天來上班就能收蚓糞了。」

即使大家都下班了還是可以繼續作業,完成的量也不少,真是佩服大家居然能腦力激盪出這麼棒的設備。

undefined

由於飼養蚯蚓的設備市面上可以說是找不到,變成一個個收集網都要完全靠人力DIY,四座養殖槽,一座約需六個收集網,這工程光是想就是不簡單。而事實上,向陽園有許多器具都是靠工作人員自己發明,或是自行根據實際需求改造。

「那光一打下去,會很漂亮喔。」昭南哥說,而我也相當期待新設備上場的那一天。

undefined

前往淨空的雞舍,立刻就發現幾位大哥們拿著工具修理馬達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修好以後,戴大哥立刻就開起強力水柱清洗雞舍。戴大哥說,下個月會有一批新的小雞進來,但在讓牠們住進來之前,雞舍會需要重複幾次的消毒作業,等約一個月以後,才會讓小菜鳥們搬進新家,而這都是確保小雞們不染病的必要過程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下午遇到要檢查滅火器的潘哥(我想他一天有超過一半的時間都不在辦公室內),他也和我說,向陽園準備要蓋新雞舍了,這幾天會陸陸續續看到施工的情景。新的雞舍預計會有600隻蛋雞進駐,到時候向陽園預計會有約1500隻蛋雞,而樂道作業所的學員可能要每天和蛋為伍了。

想起之前向陽園養過肉雞,我問潘哥為什麼後來只養蛋雞了。他說,肉雞一出向陽園後,屠宰和運輸過程就很難掌握,因為變因太多,例如說運輸的時候車內溫度不夠、肉又疊在一起,那口感就會變。顧慮雞肉送到消費者手上的品質,才決定不養肉雞,專心在蛋雞上面。

向陽園養蛋雞也有約三年的時間,相信持續專精在一項技能上,向陽園對蛋雞的技術一定能夠臻於完美,貫徹照顧人也照顧土地的理念。

undefined

而今天的樂道作業所呢?

一進教室就看見樵樵站著,原來是每到一個時節,樵樵就會嗜睡,而他嗜睡的程度是只要一坐著馬上就睡著,玉花老師才讓他站著保持清醒。

undefined

這天梅子姐帶了餅乾要發給大家,大安立刻笑咪咪的準備從淑媛老師手上領餅乾,吃餅乾的時候大安笑得非常開心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而上午玉花老師請假,少了老師的耳提面命杜杜可以說是大解放,不停喊著「鋼索」、「鋼索」,工作的效率大大減低。所以發餅乾時玉花老師特別叮嚀他說:「以後老師不在的話,你也要認真,知道嗎?」

這時杜杜又喊了一聲「鋼索」,玉花老師一聽到,立刻敏銳的拋了一堆問題給杜杜:「是誰賣的鋼索?家裡鋼索一尺多少錢?鋼索一捆有多長?」杜杜努力思考要回答這些問題,可是嘴巴張著很久都沒能回答出一個字,慢慢也不喊「鋼索」了。

「自己家賣鋼索這些問題都不知道,回家記得要問媽媽。」玉花老師笑說。

而一問才知道,原來這是機會教育,一邊轉移杜杜的注意力,同時也藉由他最喜歡的東西讓他學習算數,也趁機讓他多多思考。

undefined

至於樵樵,一見到食物馬上精神就來了,上前笑著要跟玉花老師拿餅乾,但玉花老師堅持要他說謝謝,而不是用比的。

「不然我就吃掉囉!」

樵樵才努力說出一句模糊的「謝謝」,順利拿到餅乾。

undefined

三人也輪流跟梅子姐道謝,看見樵樵靦腆的樣子,梅子姐也笑開懷。

undefined

另外一間教室,軟陶組的小傑,正在捏製相當精細的軟陶部件。

undefined

他所做的是比平常還要小的小瓢蟲,在其他老師的幫忙下,他和擅長捏製玫瑰花的曹汝瑛曹姐一起合作,完成典雅的軟陶高腳杯,而這是花蓮市市長夫人張美慧要送給蔡總統的禮物!

undefined

栩栩如生的玫瑰花和活潑靈動的小瓢蟲,搭在一起生意盎然。

undefined

放完瓢蟲後也到了小傑的放學時間,心急的他只想快點衝回教室收拾東西,但文鳳老師攔住他,要他和大家說再見。

undefined

小傑不斷瞟向門口的時鐘,一邊迅速和說著再見,還有謝謝老師,說完以後他一溜煙的跑走了。問了淑媛老師才知道,因為小傑做事慢吞吞的,她偶爾會用「動作太慢會把你留在向陽園」來催促小傑,也因此擔心被留在教室的小傑,才會這麼在意放學時間。

undefined

向陽園就像這隻軟陶做成的熊一樣,需要先捏出一個個小小的部件,而這些不可或缺的元件便是人與土地,以及林林總總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生命,以及曾經在這裡駐足過帶給向陽園不少幫助的旅客,有了這些元素,向陽園才能完整。

一點一滴、一分一吋,大夥兒努力讓向陽園成為一個友善的場域,不只是對內部人員和環境友善,未來更希望將這樣的理念帶到社區中,讓更多身心障礙者及弱勢居民受惠。

undefined

    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