至於樂道作業所的學員,今天則是在芽菜教室進行收芽菜的作業。一到教室就看見小傑和其他學員準備要晾乾器材,不停問著:「這個要怎麼晾?」

undefined

一旁的阿中和杜杜動作俐落,阿中邊排邊問杜杜:「小傑不會晾這個,你去教他好不好?」

杜杜則是溫和的回答:「好!」

undefined

不過到最後只剩杜杜一個在享受他的排列時光了。

undefined

淑媛老師請小傑幫忙秤重,「300公克喔……啊你一次不要抓太大把。」

只見小傑將芽菜裝進袋裡後,不時會停頓一下,淑媛老師覺得可以請杜杜過來幫忙黏袋子,兩個人各自負責一件工作,也可以培養肯納兒互相合作的能力。

undefined

「杜杜來幫忙黏袋子……好了好了把抹布放下,你真的對抹布情有獨鍾耶。」

undefined

玉花老師笑著對杜杜說,接著一步一步教杜杜怎麼從膠台取下膠帶、怎麼對齊袋子、怎麼黏好膠帶。

undefined

「先讓它睡覺躺平……然後折起來。」

undefined

「你的膠帶太短啦,這樣都沒黏到袋子!」

undefined

一旁的小傑看到我的相機,放下袋子欣喜的向我比YA。

「小傑要照相。」

「不行啦,要邊做事,不然等等淑媛老師會罵你喔。」

小傑才連忙拿起袋子繼續裝芽菜。

undefined

不過小傑的速度有點慢,動作迅速的杜杜黏完膠帶後都會默默飄到旁邊排列,等到玉花老師喊時才會又飄回桌前。

undefined

杜杜有時會習慣性的閉氣一段時間,再「啊」一聲吐出一口氣。

包裝的時候他又閉氣靜止不動,玉花老師在旁邊催促,喊了一聲「啊」。「好了,我幫你『啊』了,快點黏!」

我在旁邊忍不住笑出來,而杜杜真的加快速度了。

undefined

不知不覺也到了休息時間,樵樵默默的從外頭探頭靜靜看著裡頭,像在好奇為什麼作業還沒結束。

undefined

在結束作業大夥兒準備回教室休息時,我看見玉花老師把杜杜的水壺塞到花叢裡,接著大喊:「樵樵!你同伴的水壺沒有拿,回來幫他拿!」

不久後便看到樵樵抓頭靦腆的跑回來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最後跟上大家的腳步。而玉花老師為什麼這麼做的原因,答案則是在下午運動時間時水落石出。

undefined

下午的時候,廷鑫老師正在包裝秋葵。

undefined

「咦,秋葵怎麼會有兩種顏色?」

「是兩種不同品種的秋葵喔,不過吃起來口感都差不多。」

秋葵雖然營養成分豐富,但一吃進嘴裡咀嚼,那黏呼呼又牽絲的口感常常讓許多人避之唯恐不及,但它的黏液卻飽含不少對消化系統有益的水溶性膳食纖維。

undefined

通常向陽園都是星期一和星期三收菜,接著請庇護商店的員工領回販售。星期五因為碰到假日,所以通常不收菜,不過擔心秋葵太老,潘哥早早就請廷鑫老師收秋葵,好讓庇護商店的員工帶回店裡冷藏,避免錯過秋葵的最佳賞味時間。

undefined

外頭作業所的學員開始例行的運動時間。一出去,便看見玉花老師吃力的推著樵樵跑步前進,「樵樵,跑,不要停!」而樵樵只是笑著提著四顆籃球,慢悠悠的跑著,而讓他提籃球則是為了訓練他的臂力。

「老師,妳應該會比他們還先瘦吧?」

「我也這麼覺得。」

undefined

課程結束後老師又和上午一樣把杜杜的水壺放在地上,喊著樵樵的名字過來拿。而樵樵怎麼喊都不來,老師上去喊他下來以後,也囑咐他以後聽到老師在喊他時不能裝作沒聽到。

「最近我都會在休息的時候,故意把杜杜的水壺放到很遠的地方讓樵樵拿,這是要訓練他幫忙同伴。」不光只是作業上的流程,老師們連學員的操守德性也希望可以兼顧到。

undefined

回到樓上的樂道作業所教室,兩位來自中華電信蹲點計劃的兩位女孩,正在為學員作最後一次的紀錄,因為她們即將要離開花蓮。

undefined

小傑一看到鏡頭興致來了,站起來滔滔不絕,甚至還拿出自製的點歌本出來,要請兩位女孩點歌。

undefined

洋洋灑灑的一百位歌星,兩個女孩看了忍不住驚喜連連,「天啊是王大文!」

undefined

「我來唱小幸運!」

在大家的歡呼下,小傑背著手一字不漏的唱出歌,後來陸續又唱了幾首歌,直到交通車來了才停止。

淑媛老師在旁邊笑得樂不可支,「他平常不會這樣子,是遇到漂亮的女生才那麼健談。」

最近搬到社區家園錐麓之家的小傑,星期一到四都會待在社區家園,只有週末才會回家。問了老師小傑他在家園的情況,都說小傑很乖,適應得不錯,也沒有出現什麼情緒行為。

「他只有在被催的時候才會生氣,不過他一看到我,就會默默的不敢說話。」淑媛老師苦笑。

讓肯納兒住進社區家園對黎明善工而言,是前所未有的挑戰。在台灣也鮮少有社區家園願意接受肯納兒,因為他們的情緒行為難以預料,社交能力也較弱,很容易就成為團體中不合群的一份子。

不過是小傑的話,在錐麓之家的生活應該可以過得很好。

undefined

對於和肯納學員的相處,玉花老師就分享過,當學員有情緒行為時她不會急著要去和學員溝通,而是先留給學員冷靜的空間,等情緒過後再溝通。當然,要完全根除肯納兒的情緒行為是不可能的,但可以縮短情緒產生的時間。

老師和學員學習彼此磨合,了解彼此底限,同時作業所也不斷與父母進行頻繁的雙向溝通。玉花老師也笑說:「我很囉嗦,聯絡簿一開始都寫得滿滿的,直到我跟父母了解彼此的狀況以後,字數才稍微少一些。」

undefined

向陽園人員幾乎沒有休息的時間,一年四季都有不同的作物等待種植或採收。辦公室內,潘哥一個人坐在裡頭,拿著網子不斷篩著幾星期前採收的紅藜。

undefined

旁邊的電風扇是潘哥篩紅藜的得力助手,重量較輕的粗糠會在篩穀粒的過程中,隨風飄到地上。

undefined

直到最後由樂道庇護商店的員工脫殼,這之前的採收與過篩的過程,全都是純人工,而光是過篩就要過個5~6次了。

「我這兩盆互換已經換了好幾次了。妳看,現在這樣子就可以跟米一起丟到電鍋裡煮,有點像是糙米一樣,不脫殼就很營養。」潘哥掏起一把紅綠黃相間的榖粒給我看,一邊解說,「這是我們第一次收成,從頭到尾我都參與。邊做我就邊思考,看怎麼能讓過程更方便!因為中秋節後種的那一批,就要讓學員親自來操作整個過程了。」

undefined

而紅藜的種植比起其他作物算是單純的了,連要種出什麼顏色的作物,只要保留相對應顏色的種子就可以做到!向陽園也將種子的顏色分別裝在不同的夾鍊袋中保存。潘哥也說,這次的收成最主要是要留種,所以產量並沒有說很多,不過這也是保證後續種植出來的作物品質優良的關鍵。

「這些種子都是向台東農改場要來的,都是原生種。收成後自己留種的話,越種長出來的作物會越漂亮。」種子的祖先生在這片環境長大,已經漸漸適應這個環境,而每次收成之後作物的抗病性也會變高,這和留種都是留好的種子也有密不可分的關係。

undefined

潘哥還提到日本的秀明農法還幫作物做族譜,作物代代相傳,每一代都和上一代有不同的面貌,這樣的薪火相傳,也讓我在晚上吃飯時有了不一樣的感覺,覺得自己正被許多不同的生命滋養著。也難怪許多農家子弟堅持不剩一粒飯,因為心裡懷著對這片土地和作物滿滿的感恩與珍惜。

undefined

不知不覺,原本只有手掌大的兔子也一隻隻長大了,這短短幾個月的時間向陽園也持續緩慢的改變著。

在這塊土地很多故事不斷上演。而這些故事,正是讓向陽園內每個季節如此多姿多采的原因。

undefined

    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