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個星期二是樂道作業所學員固定播種芽菜的日子。

今天是阿中負責種芽菜,只見他在文鳳老師的指導下,一一完成步驟。「我們要設定二十秒……要按二十下喔。一、二、三、四……」

undefined

在阿中一邊數數一邊設定灑水器澆水頻率的同時,杜杜和小傑也在旁邊實習,不過從照片可以看出,杜杜還是忍不住分心啦!

undefined

玉花老師見狀忍不住笑道,「杜杜,專心!」杜杜才把注意力放回面前忙碌的阿中身上。

「之後還要做什麼?」文鳳老師問。

阿中笑著凝視文鳳老師的雙眼,之後拿取大黑垃圾袋將芽菜的培養盒罩住,盡可能不讓芽菜見到一絲光線以保證芽菜的口感。這時文鳳老師也提醒身邊的淑媛老師,如果學員以後在操作的時候,也要小心上方架子的金屬部分,以免學員們專心操作時不小心碰傷頭。

不過紮著紗布的阿中,可不是在播種芽菜的過程中受傷的。

undefined

迅速的種完芽菜後,老師和學員們開始收拾環境,而淑媛老師和文鳳老師則是打開擺放種子的冰箱,在看裡頭的有機綠豆還有多少包。文鳳老師拿了一包出來看,發現上頭的期限是到今年七月,於是三位老師認真思考如果綠豆種不完的話,豆子還能夠拿來做什麼樣的利用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「不然我們拿去給秀玲姐做綠豆湯好啦!」

炎炎夏日,這的確是很實際的消耗方式。特別是向陽園鮮少有建築物遮蔭,而且工作人員們多半需要在烈日下,或是沒辦法吹冷氣消暑的室內環境作業。中午來上那麼一點沁人心脾的涼飲消消暑氣,才有精神面對下午的炎熱。

undefined

提到阿中的傷口,雖然老師一見到他就忍不住說他是「櫻桃小丸子裡的永澤」,淑媛老師和文鳳老師還是認真討論他養傷期間,應該要到哪裡作業會比較好。

阿中本身患有癲癇,長久以來一直以藥物控制病情,園內也有相對應的緊急處置方式,讓老師能夠在阿中癲癇發作時,第一時間做最好的處置。這次阿中發作的原因是醫生擔心他的肝功能,稍微減輕了一點藥量,沒想到隔天在家裡一摔就摔破腦袋,縫了好幾針,醫生趕緊調回原本的藥量,並加上顧肝的藥。

undefined

「啊你這樣就不能收蚓糞了耶,那裡天氣太悶了……不過為什麼傷口會包這麼一大個?」

「可能是要固定後面紗布用的啦。」

undefined

「傷口好之前要不要先讓他去做軟陶?」淑媛老師看著阿中又說,「可是他坐不住耶。」

文鳳老師則是仔細拆下阿中頭上固定用的紗網,觀察傷口時一邊問,「你要不要來軟陶組這裡?」結果戴回去時不小心把紗網拉得太長,讓阿中笑說自己就像強盜一樣,逗得老師們都笑了。

undefined

過一會兒,淑媛老師前往和昭南哥討論阿中的傷口,為了不讓傷口在悶熱的天氣惡化,昭南哥也認為最近阿中還是先別到蚯蚓故事館作業會比較好。

undefined

雖然上方裝有多盞通風扇,可是畢竟整間屋子是鐵皮製的,被太陽一曬不需要多久的時間,室內便會悶熱難捱,熱氣產生的速度遠比排出的速度要快得多。也因此在夏天的時候,考慮到學員的身體狀況,老師們會縮短學員的作業時間,減少他們的身體負擔。

undefined

和老師們一走出故事館,一轉眼就看到全副武裝的院內老師蹲著撫摸樂樂,而樂樂一如既往的揮舞尾巴熱烈回應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原來是園藝班的院生來到向陽園上課啦!也許是樂樂的熱情讓小潔有點吃不消,小潔摸了一下樂樂的腦袋,就準備要和同學去菜園工作了。

undefined

老師和小潔走後,阿中則是默默摸起樂樂,並且嘗試讓樂樂聽懂「坐下」的指令,不過樂樂只是晃著尾巴不明所以然地望著阿中。我在旁則是笑著說,「你可能手上要有飼料她才會聽你的話喔。」正當我這麼說時,樂樂也配合似的微微彎下身子並且瞇起眼,享受阿中的撫摸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這時不遠處走來牽著年長院生走來的聖筑老師,她叮囑另一位院生,請她幫忙照顧阿公後,便去推另一位輪椅生阿正,而這期間我留意到兩個人的手都是緊緊相握。自從向陽園成為院生另一處上課的場域後,不管男女老少或是行動方不方便,只要有機會,老師就會讓他們多多接觸大自然,就算沒有辦法做需要活動量較大的耕種作業,在旁邊幫忙澆水或是剝玉米葉還是可以的。

黎明的綠自然照顧不只是讓院生在自然環境走走,如果可以的話,也希望他們盡可能接觸自然的元素,這能對院生的身心會起到相當大的療癒作用。

一邊,聖筑老師便和阿正開始剝起玉米葉來。

「撕大力一點沒關係,把髒的地方剝掉就好……」

阿正點點頭,說,「知道了。」雖然因為身體的緣故難以使力,卻還是認真的在幫老師的忙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這時候,從果樹區走來眼熟的身影。先前就讀旅館管理系的珊秀,因為爸爸也在向陽園工作的關係,我不時可以看到她在向陽園到處幫忙。今天看到她全副武裝除草讓我大開眼界,忍不住就興奮的湊上前去,幫她拍了好幾張照。

undefined

乍問之下,我驚喜的發現珊秀在上星期已經成為向陽園正式的培力計劃人員,雖然現在使用除草機還不太熟練,但相信再過一段時間,我就能看見她大顯身手的模樣啦!

undefined

這時園藝班的院生已經熟練的到菜園報到。在院內,園藝班和其他院生不一樣的是,他們平時的課程便和園藝有關,除了教室裡擺滿自己種的盆栽,教養院頂樓有一處天空花園也是由老師和園藝班攜手打造,花蓮湛藍的天空下,看見一排排生意盎然的綠意,總能讓人的疲倦不翼而飛。

undefined

其中院生老賴更是箇中好手,拿著耙子的他架式十足,站在田埂上環顧四周的環境後,不一會兒便揚起耙子開始耙土,一邊不忘提醒旁邊乘涼的院生不要踩到作物上了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向陽園的潘哥恰好經過,看見老賴奮力的身影時,笑著喊聲老賴的名字,光是看潘哥的表情就知道他有多滿意。

undefined

沒想到老賴的帥氣在下一秒就破功,只聽俊寬大哥在旁邊哀嚎一聲:「老賴!不是那裡啦,那裡是種好的艾草!」老賴愣住的樣子,惹得旁邊乘涼的院生也跟著呵呵笑出來。

undefined

原來,今天老賴的任務是要把之前播種,然而長得不好的部分翻掉重新種其他作物。這塊地的肥沃度不太夠,加上不施肥,種子又灑得密集,長出來的幼芽爭相奪取養分,可想而知當然誰都沒有長好,半黃半綠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老賴知道正確的作業區域後,立刻又馬不停蹄的翻土,俊寬大哥也跟著加入翻土行列。

undefined

老賴在接觸到農藝相關的事時,身上總是充滿自信。我記得有次植樹活動看到他時,他站在自己種的小樹旁邊,看著鏡頭的眼神非常自豪,好像經過他手栽種的植物,都是他引以為傲的孩子。

undefined

另一邊,其他同學正在種九層塔。一旁的季怡老師則是在採收九層塔,準備帶回院內的中央廚房,讓阿姨變出拿手好菜給院內的師生吃。

undefined

「九層塔我們都會先在天空花園育苗以後,再帶來向陽園種……不然這裡的蝸牛太會吃了。」

向陽園蝸牛的破壞力,可是經過許多來向陽園上課的老師認證的強大。之前在後方菜園種南瓜時,俊寬大哥就說幼苗才剛種沒多久,過幾天就被蝸牛吃得精光。

undefined

除了九層塔以外,季怡老師也說,等等會帶院生到老賴翻好的地那裡去種地瓜葉。

undefined

同時也教其他院生採收辣椒。這樣的季怡老師看似以前是園藝相關科系出身,或是家裡從事相關行業,不過事實上,季怡老師是在接任園藝班以後才開始慢慢去學習農藝知識,在這之前,她對如何種好一棵植物可以說是沒有概念。但是為了教好院生,季怡老師努力充實自己,也會上網到論壇學習如何種菜。

undefined

即使辛苦,不過看到種下植物後的院生有多麼開心,我想老師或許會覺得這樣的辛苦是值得的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老賴整完地後,大家準備要開始種地瓜葉了。天氣熱,每個人汗流浹背,甚至流得滿臉都是,不過聽老師說話時的表情,很認真。

undefined

「地瓜葉要一根一根插進土裡,倒在土上,就跟睡覺一樣喔。」

院生們蹲下身後立刻將地瓜葉插進土中,但是一根根站得很挺,院生小菁小聲糾正隔壁同學說,「地瓜葉要躺下。」

老師也笑說:「地瓜葉站得那麼直要怎麼睡啊?」

undefined

undefined

每一次看見老師在帶學生上課時,我深深覺得教保員是一份心理建設要很強大,同時也要有足夠愛心及隨機應變技巧的職業。身心障礙者因為身心狀況各有不同,加上口語及理解能力不是那麼的好,很多時候需要換個角度,用他所能夠了解的方式向他解釋一件事。

很多時候,挫折感會占據這份工作不少的時間,可是當看見院生身上有了正向的轉變,發現他比以前更常笑,也更有自信,甚至慢慢懂得照顧自己時,那時候的成就感與喜悅足以讓一切變得美好起來。

愛在黎明的師生之間是流動的語言,給出去的雖然並非即時得到回報,卻是一段時間後,在看似不起眼的小地方,給予人再一次奮鬥的能量,例如從院生的笑容,從他們尊敬老師的模樣,或從老師關心院生回家後的日常瑣事中,會發現其實比起師與生,他們更像是彼此的第二家人。

 

    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