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早到向陽園,我便看見寶哥提著蛋箱從我面前走過。才見到我,他立刻興奮道:「老師!妳要幫我拍照嗎?」

而我則是二話不說鏡頭對準他,按下快門。「好,我邊照你邊繼續走……你現在要去哪裡?」

undefined

「我要把蛋箱拿去教室裡啊!」

undefined

跟著寶哥走進教室,寶哥按照桌子上寫著雞舍代號的牌子,將蛋箱擺道相應的的位置,方便樂道作業所學員擦拭以及裝盒。

這時我留意到寶哥左手邊,一把精緻優雅的遮陽傘。

undefined

稍微往裡頭的芽菜教室探頭,我發現了正小心翼翼窺看芽菜發芽情形的淑媛老師。只見她稍微翻起箱子後,便迅速將黑色的塑膠袋拉下,乍問之下,原來是因為芽菜一照到光變會進行光合作用,變綠以後也會連到影響到口感,讓芽菜產生苦味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「我們今年一月開始種芽菜,天氣冷的時候我們就種豌豆。豌豆的話是用土耕,它不怕光的關係,我們都會把豌豆芽抬到架子上層照光。」

undefined

「夏天的話就種綠豆,我們會先把豆子浸泡18、19小時,在每個星期二播種,氣溫高的話兩天,平時三天就能收成。」淑媛老師熱情的向我介紹種芽菜的步驟,手指指向芽菜培育箱上頭裝有的自動灑水器。「看,我們設定每8個小時就灑水20秒,這樣就很方便。」

淑媛老師也提到,收成的速度一定要快,不然豆芽一但氧化就會慢慢變黑。由於樂道作業所學員還不熟練,一開始種的時候就豪邁的種了十箱,結果大夥兒收了半天還收不完,後來才將數量減半成五箱,師生除了能夠即時收完外也有餘裕收拾環境。

環顧這小小的芽菜栽培室,牆上除了一些貼心的培育步驟還有表格外,也不乏由學員親筆描繪的可愛畫像,一筆一畫勾勒出園內老師與學員之間的互相愛護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蚯蚓故事館裡,兔子們正聚在一起吃著新鮮葉子。明明那麼多片,小兔子們還是喜歡嚼同一片,不曉得該不該說是感情太好的關係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「哈囉!妳來囉?」玉花老師見到我打了聲招呼,和往常一樣協助學員採收蚓糞。

杜杜依舊是安穩按照自己的步調挑蚓糞,但樵樵和大安有點不一樣。樵樵一直試圖把蚯蚓集中在採集箱的一角,或是桌上,而大安則是笑嘻嘻的不斷翻著土,難以把注意力集中在教精細的動作上。我詢問過後,玉花老師一臉無奈,說是兩個人今天一來心情就比較躁動。也許是近日季節變化大,讓肯納兒大受影響,心情容易浮躁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「樵樵只要躁動就會把東西集中在一起,或是把它們排列得很整齊。他會藉排列來讓自己穩定下來。」玉花老師向我解說,之後哭笑不得的朝把蚯蚓遞給她的樵樵道:「蚯蚓的家不在這裡,你把他們放到外面它們會死掉!」

 

undefined

樵樵一邊重覆排列蚯蚓,一邊哼著兒歌,曲調由高至低、由高至低,反覆哼同一段,一直聽下來竟發覺兒歌原來有讓人心神安定的效果。

undefined

 

而來到向陽園的這幾次,我留意到在果農混合區圍了一處新的區域,這裡是要給退休老蛋雞養老的居所,可惜的是並不是所有的老母雞都能夠在這裡安享天年。如果仔細看,外頭還有黑網仔細將老母雞們圍住,原因是這附近的野狗嗅覺實在靈敏,外加許多野狗骨子流有狩獵的本能,剛開始便有些老母雞因此提早到天堂報到。

undefined

說到雞,不曉得前些日子初來乍到的小雞們過得怎樣了。我前往小雞所在的雞舍,探頭一看,發現小雞已經褪去金黃稚氣的絨毛,開始變成少女啦!誠吉大哥說,小雞們還得在這裡待上半年的時候,才會開始加入其他雞姐姐的行列。

undefined

小雞們悠然在鋪滿粗糠的雞舍漫步,感情好的便一同窩在棲架上。靠近門口的一隻雞妹妹正閉目養神,鏡頭一挪,發現不遠處的另一隻雞妹妹扭頭,看我撅著屁股到底要做些什麼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同時我也留意到,通往後頭牧草區的鐵門並沒有打開。

undefined

問了負責照顧雞姐妹們的誠吉大哥後,才知道原來是外頭還沒有架好圍籬,如果貿然放小雞們出去的話,園外的野狗一但嗅到小雞的氣味後便會來招惹牠們,為了牠們的安全著想,才暫時不開放後方的牧草區。要是開放以後,我能夠想像600隻雞熱鬧在後院開牧草派對的景像,一定相當有趣。

undefined

見到誠吉大哥準備離開雞舍,我下意識脫口而出:「大哥,你等等要做什麼?」我想這問題大概和「你現在要去哪」成為我到向陽園後,問的次數最多的問題。

還好大哥已經司空見慣,絲毫不見不耐的神色回答我:「我要去另一棟雞舍種牧草,我等等會開車過去,妳可以先過去等。」

聽見以後我立刻提著相機衝到雞姐姐所在的雞舍,不久之後,誠吉大哥開著農務車過來,我得要說這裡的每位大哥開農務車時都特別帥氣。

undefined

(放上之前偷拍慶明大哥開車的照片)

undefined

誠吉大哥拿起鐮刀走到雞舍邊緣一處草木茂盛的角落,同時提醒我:「妳小心不要靠近這根樹木,上禮拜我砍樹的時候發現裡面有蟲,我還被蜜蜂螫了一下。」原本靠近想拍照的我默默往後退了一些。

undefined

對牧草如何種沒什麼概念的我,看著誠吉大哥掄起鐮刀將牧草砍下,站在一旁的慶明大哥說:「可以把草餵給雞吃啊」。

undefined

聞風而至的母雞們已經聚集在一旁,眼巴巴望著誠吉大哥手上的牧草,有些機靈的已經叼住穿過圍籬洞口的草,使勁把草往牠那裡拉。

undefined

誠吉大哥索性將草扔給牠們,果然雞姐姐一哄而上,開起牧草派對。

undefined

直到誠吉大哥拿起牧草梗,我才恍然大悟牧草的種法究竟是怎麼一回事。

undefined

「慶明大哥,原來牧草是直接把莖插進土裡嗎?」

「對啊,牧草用扦插就可以了,這莖越粗,長出來的牧草就越肥。我們是今年開始種牧草,雖然園區本來就有牧草,可是產量不穩,乾脆我們就自己來種。」慶明大哥抱胸站在一旁耐心向我解說。「牧草要用點雞糞當肥料,長出來才不會硬邦邦的,長葉子的需要用氮肥,長出來才會漂亮。」

雞姐姐吃完草遺留的東西,反而能讓牠們喜歡吃的牧草長得更好更美,這也是樸門農藝的原則,讓園區內的元素能夠互相搭配運作,不僅能減少廢棄物的產生,減輕土地的負擔,也能達到永續經營的目的。

undefined

 

烈日底下戴著斗笠的秋蘭正要把幼苗種進土裡。她見我要走過去,指了一下地上:「小心蝸牛。」一邊又將剛挖出來的蝸牛拋到一邊,讓牠們有時間緩慢的離開現場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今天秋蘭的任務是要在這片空地種滿一排長穗木,由於這項工程一個人做也不算簡單,經過這裡準備要去休息的麟輝很快就被秋蘭攔截。

麟輝二話不說,放好東西便過來幫忙,兩個人同心協力將墜有紫色花蕾的長穗木小心埋進洞裡。秋蘭說,長穗木再長大一點就會很漂亮,長長的莖上會有小小的紫花。長穗木細長的莖上長有小巧的紫花,外表看起來弱不禁風,但它卻不折不扣是種生命力極為堅強的植物,不僅耐高溫,也耐風耐乾,不太需要照顧就能長得茂盛。
undefined

看著兩人奮力種花的樣子,我想起之前聽過老師說秋蘭和麟輝想另行覓職的消息,一邊覺得不捨,一邊感到好奇,我問秋蘭之所以想找新工作的原因。

她沒停下手邊動作,一邊說,「最主要是我身體的關係啦,我的膝蓋本來就很不好,我們人力也不夠,變成我跟麟輝負責的地方很大,加上這工作需要久蹲,身體就有點受不了……」秋蘭站起身,拿起下一盆長穗木,眺望不遠處的果樹區,「上次經理看到我也跟我說了很多,我很捨不得這裡,因為已經有感情啦……」

我想老師們看到秋蘭的表現,一定都會選擇慰留她。我想了想,問她之後想從事哪方面的工作,以及對什麼樣的工作有興趣。秋蘭神采奕奕的說,她想要學美髮,可是因為美髮需要證照加上要花上長時間去學習,老師會建議她去外頭的洗車坊嘗試,先熟悉一般工作環境。

undefined

看著她專心對待長穗木的樣子,也許秋蘭的學習能力會較為緩慢,我認真覺得如果她願意投入,並且遇到好的雇主,秋蘭或許能夠在她所嚮往的領域工作。就算在美髮領域走到一半,她所嘗到的許多考驗讓她決定半路放棄,但她所做的努力也不絕會完全沒意義。

就像能夠承受高溫與強風的長穗木一樣,人也是因為要經歷過這些,才會越來越堅強。

undefined

老師和同學對兩人祝福的話,也寫滿了兩張紙,如果麟輝和秋蘭收到這兩封信,一定會很感動吧。

undefined

 

 

 

    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