肯納兒的世界是乾淨沒有雜質的,這是很多人在和他們長期相處後得到的結論。

向陽園的職能輔導員青青帶樂道作業所三名肯納大男孩上綠療課後,細心地留意到大男孩們不約而同對於線條有偏好,加上青青認為對挖土駕輕就熟的大男孩需要不同的挑戰,這天,她戴著斗笠早早就穿梭園區蒐集材料,有色彩多變的變葉木、綴有黑紅果實的「春不老」蘭嶼樹杞、羊齒蕨、芳香萬壽菊、長花穗木……等等在向陽園隨處可見的植物。「我撿的都是線條居多的部分,讓他們自由發揮來綁花束。」

綁花束?聽起來簡單,但實際操作後卻發現這是一門學問,除了相當考驗握力以外,還考驗了操作者的美學,而青青也很好奇學員們究竟會有怎樣的表現。青青也提到,挖土、拔草這樣的大動作學員們也習以為常,練習設計自己的花束,恰好可以訓練學員手部的細微動作。

undefined

進到阻隔外界寒冷的溫室,放眼望去盡是療癒的多肉植物。三位大男孩一到溫室就立刻換上圍裙,不時還能聽見不遠處的狗舍傳來的狗吠聲,為寧靜的早晨增添幾許活力。

玉花老師好奇地觀察今天的素材,一看到長花穗木,馬上就說:「這個很難割耶!一直割、一直割它就不停長。不過它長花還滿漂亮的,有點像是偽裝的薰衣草。」

接著玉花老師和青青帶著學員們開始配花束,「來,大安抓著這裡,杜杜我們自己搭配!但是今天不可以拔,也不可以折這些植物。」

undefined

undefined

滿溫室的綠意,讓人以為春天提早到來了。

大男孩們用各自的方式組合專屬花束,阿冕是只要跟說怎麼做就會乖乖照辦,一次握起一大把;大安是瞇起眼一小撮、一小撮地整理花束;至於杜杜,他堅持選比較乾淨、沒有其餘葉子的枝條,不過相當要求的杜杜偶爾會被桌上散落的葉子分散注意力,讓玉花老師不停催促:「杜杜快點,我們的花束是要做給爸爸、媽媽的,專心一點。」不約而同的是,肯納大男孩們雖然偶爾會陷入自己的小世界,但卻能夠看得出來他們相當享受這樣的課程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製作花束花費的時間並不長,不過玉花老師覺得大夥兒還可以有加強的地方。「你有沒有放這個『豆豆』?叫做長、長春--」「是春不老!」三個人的花束形色各異,阿冕的有小花點綴,大安的顏色多元,杜杜的則是粗獷。

玉花老師的虎口拿得有點累了,她決定先綁好自己的花束,「光是拿著就好困難喔,還是先綁,不然手指都要抽筋了。」紮好花束並不是簡單的事,因為只要沒有握緊,原本精心設計的花束,就會全數散開。

undefined

綁好花束的過程中,青青也留意到其實三位大男孩都不太會綁蝴蝶結,玉花老師和青青一個步驟、一個步驟地讓學員們學會紮蝴蝶結。可是今天的課程沒有就這麼結束,綁好以後,還要再鬆開重新抓素材,藉此也讓學員有機會再次用自己的方式創作,畢竟第一次不熟悉,加上肯納兒有可能是老師說什麼便照抓什麼,因此這也是一個深入觀察肯納兒個性的機會。

undefined

我們也發現肯納學員們會互相參考彼此的作品,而且杜杜綁蝴蝶結的時候,還轉了繩子,架勢非常有模有樣,猛地一看還以為來到了花店,有位型男店員正幫忙客人打包花束呢。

「不覺得他這樣就是花店裡的帥哥嗎!」「對啊!」玉花老師激動地拔高聲音問,我和青青也激動地應。

undefined

肯納兒們分別和自己作品拍照,遇到了鏡頭,大男孩們各自露出獨特的逗趣模樣:阿冕眨了眼,大安得意高舉花束笑得眼睛都瞇起來,杜杜則是不看鏡頭笑得很開心,彷彿世界上最令他滿足的事情已經實現。最後大夥兒到雨後的草地拍照,阿冕忽然冒出的一句「花長出來了」,像是突如其來的春風,吹過每一個人的心頭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「我們只有從今年畢業,明年還要繼續成長。」拍完照玉花老師才想到一件事:「你們這樣拿回去……應該都不會折了吧?」

樂道作業所肯納兒們的2018年,就在充滿綠意和愛的環境中結束了,跟玉花老師說的一樣,今年畢業了,還有明年的挑戰需要面對。

能夠收住64名肯納兒的喜樂園第一期工程「大肯一村」、「大力二村」,也即將在今年中動工,也盼望喜樂園早日建成,讓更多、更多肯納兒也有機會在綠自然環境中,學習一技之長,邁向自立益人。

undefined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黎明小文編 的頭像
黎明小文編

黎明向陽園 Our Sunny Field

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