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進了秋天,花蓮的天氣幾乎有一半的日子是在陰雨中度過,然而雖然這天的三棧籠罩在一片灰濛濛中,位於天主堂內的三棧部落文化健康站,仍是傳出長輩們朝氣十足說族語的聲音。也許是天氣涼爽,上次見過的虎班大狗狗,正在外頭瞇起眼昏昏欲睡,只有見到人想要摸摸牠的大腦袋時,才會搖搖尾巴清醒一些。

undefined

這次新進的動物訓練師祥安也一起過來了,上次帶過金金來這裡,這次陪著大姐頭咕咕一起來的他,顯得游刃有餘。咕咕看似文靜,但比其他的雞都還要充滿好奇心,一出籠子休息見到鏡頭,就忍不住動起脖子觀察眼前這顆黑黑的大洞是什麼,而在進食的時候,咕咕也是吃得最有活力,加上飼料盒是透明塑膠盒的關係,咕咕啄一顆就噴三顆出來,讓祥安最後乾脆用手充當人肉飼料盒,讓咕咕放心享受美食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做完暖身運動的長輩們,接著就被燕霖問到這次來的咕咕和上次來的是不是同一隻雞,而閱雞無數的幾位長輩,立刻就能分變出兩雞的相異之處。「這隻雞的雞冠很--大!」「牠比較大隻。」除此之外,還有眼尖的阿嬤一秒認出咕咕最特別的地方:「牠多了一隻腳趾!」認真一看,咕咕的腳還真的多了一小塊肉,長輩們的觀察力真是銳利。但也有長輩問:「上次那隻雞被殺了嗎?」讓動輔組夥伴們忍不住笑著重申:「向陽園是不殺雞的。」

undefined

undefined

燕霖也介紹咕咕坎坷的身世,出身蛋雞的牠因為性格溫和,被其他的雞欺負,屁股都被啄到光禿禿的,向陽園夥伴心懷不忍就將牠帶回療傷,後來發現咕咕親人的一面,於是咕咕就成為向陽園第一隻療癒雞。三歲的咕咕知道自己的名字,只要聽到有人在喊「咕咕」,牠就會抬頭看,接著走過來,好像在問:「有什麼事嗎?」

這次的課程依舊趣味橫生,是要讓長輩們大展身手發揮創意的拓印活動,只見燕霖拿出雞羽毛,讓長輩們猜一猜等等要做什麼活動,並且笑說:「這些羽毛不是直接從雞身上拔下來的,是去撿的。」蒐集這幾百根羽毛並不是什麼容易的事,因為雞的掉羽量不一定,燕霖於是每天到蛋雞舍報到,在幾百隻好動的蛋雞間尋找掉落下來的羽毛,一點一點收集,洗過以後曬乾,再帶來給長輩們。

undefined

羽毛可以用來做什麼呢?有的長輩說「挖耳朵」,但隨即被一位爺爺激動地糾正:「是用羽毛撓耳朵,羽毛那麼細,連指甲戳進去都挖不到多少,挖個屁喔?」直爽的反應讓大夥兒笑出聲來。有的長輩說「也可以做扇子」,也有的長輩回答:「這是我們原住民的一種裝飾,頭目的帽子就是用各種不同鳥類的羽毛做的。」

undefined

分給一人五根羽毛、顏料盤、畫筆和白紙,燕霖簡單地教學後,就讓長輩們開始大展身手,用羽毛拓出自己的內心世界。乾淨無垢的白紙讓長輩們沉澱下來,專心在用羽毛作畫上,而可愛的是,有些長輩以為只要拓完五根羽毛就算大功告成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和只要有水有飼料就擁有全世界的金金不同,咕咕絲毫不安分,不但對成疊的紙感到津津有味於是跳到上頭玩耍,也不斷從桌上跳到地上,跑到長輩們所在的地方尋找寶藏,到最後祥安乾脆把咕咕抱在懷裡,不時空降到不同的桌上和長輩交流,好多阿公阿嬤看見咕咕,都忍不住從畫裡抬首,摸摸咕咕補充能量。而過去每隻雞最後都在祥安的懷裡睡著,連好動的咕咕也不例外,瞇起眼,不知不覺就墜入夢鄉。

undefined

每位長輩創作的主題都各有不同,有的用羽毛拓出了太陽,有的同一根疊了不同顏色創造出復古的色彩,有位奶奶也把咕咕當成靈感來源,臨摹起咕咕--雖然咕咕在她畫裡似乎是被畫成了孔雀。

undefined

在和其他同儕分享畫作時,有別於先前含蓄的模樣,這次長輩們都積極許多,不少長輩看到自己的畫作被呈現在大家面前時,臉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,也會主動講解自己的創作理念,甚至還發現了結合鉛筆素描把作品當成國畫在畫的阿公,每個人只要舉起自己的畫,就能得到正面的迴響,無形之中增強了長輩的信心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而在賞析過程中,三位阿公也不曉得從哪裡變出桌遊,一邊玩一邊欣賞別人的畫,倒也自得其樂。

undefined

活動過程中長輩們不時會爆出歡樂的笑聲,不僅認真完成了擁有自己特色的畫,也能夠欣賞別人和自己不一樣的地方,而在看見有長輩特意創作感謝向陽園的夥伴們時,那樣的窩心自然不言而喻。動輔組的團隊也暗自期待,下次再來的時候,藉由打破語言的藩籬療癒雞力量,看到更多長輩身上散發的獨特光彩。

undefined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黎明小文編 的頭像
黎明小文編

黎明向陽園 Our Sunny Field

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