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過了一年的努力,向陽園的動輔組和綠療組完成了第一年的預防與延緩失能照護方案,2018年除了新的方案,向陽園也積極培訓相關人才,因此這天在向陽園,動輔組與綠療組的夥伴悄悄舉辦了「預防及延緩失能模組訓練」,一方面是積極培訓協同員外,另一方面也讓平常負責不同領域工作的同事們,有機會進一步認識平常動物輔療和園藝治療活動是如何進行的。

而從旁紀錄一整年活動的小編,當然不會錯過這次親自體驗的機會,認認真真角色扮演一位長輩,全心全意的沉浸在活動中。

undefined

第一堂是由動輔組的守恩、欣樺和燕霖帶領,除了講解以外,也讓同事們自由提問。例如新來的同事樂珊就很好奇,向陽園的治療犬是如何篩選的?守恩也回答:「我們去年有請訓練師熊爸來到花蓮開課,那時候有挑了平平和安安。不過這也有個小插曲,治療犬中從來沒有上過課受過訓練的喜喜,這次的考試表現反而是最好的,我們就開玩笑說大家也有看走眼的時候。」而向陽園園狗樂樂由於還有進步的空間,這次治療犬考試就沒出馬,希望等到牠更穩定的時候再讓樂樂考試。

undefined

文鳳老師也提出問題:「那麼在選治療犬的時候,會希望是從小的養嗎?還是是個性定型的老狗狗也可以呢?」「最主要是看狗狗喜不喜歡跟人互動,當然老狗狗不代表訓練不起來。像雞也是一樣,我們也有不是從雛雞就開始訓練的。」而守恩說的,就是蛋雞出身的療癒雞元老咕咕。文鳳老師也好奇狗狗的品種會不會有影響,事實上治療犬並不會限定品種,每種狗狗都有各自的長處和特質,例如小型犬就可以盡情賣萌。

不管是治療犬或是療癒雞活動,一場的活動時間最多就是50分鐘。為什麼不是兩小時呢?那是因為狗狗和雞會累,而服務對象可能也會疲倦,這對雙方而言是最好的互動時間。動物輔療活動的內容相當多元,有動態也有靜態的,同時也會和園藝治療結合,讓活動能夠變得更有趣。而同樣一個主題,會分別有治療犬或雞上場,至於會不會有雞犬同台的機會呢?想起之前園內一些雞犬之間的紛爭,短期之內似乎很難見到這樣的奇景。

守恩也讓大家猜一猜,如何從臉部特徵認出向陽園的治療犬。四隻當中黑皮是送分題,但平平、安安、喜喜可就讓大夥兒傷透腦筋,而帶著治療犬坐在後頭的欣樺也賣了個關子,先不告訴同事們這次來的是誰。大家也可以猜一猜,一進來教室就趴在地上乘涼的狗狗,究竟是三姐妹的哪一隻呢?

undefined

這樣的遊戲也讓燕霖靈機一動,「下次可以讓你們認一下九隻療癒雞。」而大夥兒聽了都笑了,宛如九胞胎一般的療癒雞,如果不是每次出場都有介紹,還真會讓人以為向陽園是不是只有一、兩隻療癒雞輪流上工。

接下來就是最令人期待的體驗活動了!中場休息的時候,同事們也輪流去摸摸治療犬,一邊好奇這次來的到底是誰?也許是認識自家人,狗狗顯得特別輕鬆,尾巴搖得特別快。人狗互動中,也會出現狗狗興奮一直要往人身上撲的情形,欣樺也教大家這時候要直接轉身,不和狗狗繼續玩,讓狗狗能夠冷靜下來。

undefined

體驗活動開始的時候,守恩要大家把自己當成是長輩,同時也揭曉謎底,這一次來的是喜喜!仔細觀察的話,三姐妹的還是有明顯差異,例如喜喜的耳朵最大,開心的時候會變成飛機翅膀形狀,舌頭上也有黑點;平平體型嬌小,背上有捲毛,臉上黑色的面積最多;安安則是體型最大,臉最白,看見人的時候會比較害羞。

參與的同事中除了文鳳老師外,還有資深的梅子媽、美惠姐、秀玲姐,雖然平時都會和狗狗打招呼,可是並沒有什麼機會可以跟狗狗近距離相處。大夥兒先是伸出拳頭讓喜喜聞,不過自來熟的喜喜很快就跟大家打成一片,畢竟有的是相處5年的老朋友了!因此在摸摸環節中,喜喜乾脆直接和人撒嬌,把頭放在大夥兒的大腿上,看起來相當幸福。對平常為狗狗準備伙食的秀玲姐,喜喜更是特別熱情,聞的時候是全身上下都聞遍了,似乎是想從秀玲姐身上搜出一塊肉或豬心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在「坐下」與「趴下」環節,由於沒穿制服以為是來度假的喜喜,花了一點時間才遵照指令。有人好奇為什麼除了用嘴巴說指令,還要用手勢輔助,美惠姐反應得很快,說:「狗狗可能老了以後會聽不到啊,這樣就要用手勢來引導牠。」這個答案也讓大家都笑了。套圈圈的時候喜喜更是合作,以往在活動會需要服務對象親手套上,遇到熟人喜喜直接主動頭鑽進去戴上圈圈,而這是有史以來最合作的一次。過山洞環節時,喜喜也發揮長手長腳的優勢,讓同事們對牠刮目相看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undefined

在餵喜喜吃東西時,梅子媽這時有感而發,「喔,這些狗狗現在真的很幸福。」從台中被領養來的四姐妹,並不是一開始就住一起,平平、安安在向陽園,喜喜、樂樂在喜樂園,遠在喜樂園的兩隻伙食沒有像現在那麼豐盛,時常有一餐沒一餐。後來搬回向陽園時,也因缺乏散步及跟人互動的機會,只要看到人就會興奮撲到人身上,也因此常掙脫項圈享受自由,沒有教導的結果,野性十足的狗狗們也發生過咬傷人家50隻雞的故事。

undefined

但在重視動物福利後,這一切都有所改變。「不像現在有教過以後變得好乖巧,身體也變得好乾淨。我們家的狗狗來這裡好不好?」梅子媽溫柔的問喜喜。

而這時照顧四隻狗狗最久的潘哥驚喜現身,大家都笑說:「爸爸來了。」喜喜認出爸爸更是喜不自禁,不停撲到潘哥身上撒嬌,或是鑽進他的懷抱,讓燕霖忍不住說:「牠好愛你喔!」

undefined

喜喜下班後,則是換療癒雞咕咕上場。燕霖詢問每個人跟雞互動的故事。負責管理雞蛋的美惠姐和梅子媽立刻分享起撿蛋的故事,梅子媽提到自己撿蛋時有被啄過,這讓下星期要去幫忙撿蛋的樂珊有些憂心。「沒事啦我跟妳講吼,牠蹲的時候一定有生蛋,妳從牠肚子底下慢慢揮過去就不會啄妳了。」文鳳老師補充:「不要從牠眼睛的高度揮,牠會嚇到。妳推牠一下牠就會走。」

燕霖也講到:「拿蛋的時候妳就抱持『我就是要拿蛋』的態度,畏畏縮縮牠反而會啄妳。」聽完前輩們的分享,樂珊安心下來。

undefined

認養過工作雞的文鳳老師也分享,以前還沒有認養機制的時候,幾百隻雞會集中在同一個區域,時常會發生食物短缺的問題,那時她覺得的雞非常可憐,下班後就會拔拔草多多少少讓雞能吃多一點。

但經過一番努力有了認養工作雞的制度後,到現在,一隻隻退休的老蛋雞都在新家重新找到自己的雞生定位,開開心心的過活。文鳳老師也提到家裡領養的那幾隻雞,媽媽會把廚餘用水沖到沒有味道後再給雞吃,也因此雞看到媽媽也會跳著跟她一起走,因為牠們知道有阿嬤在的地方就有好東西吃。

undefined

咕咕一出場,燕霖提到牠的品種是ISA雞後,梅子媽立刻就猜到牠的年紀,「喔好久,那牠有三歲囉。」由於現在向陽園養的都是羅曼雞,距離上一批ISA雞進來已經有大約三年時間,梅子媽的敏銳讓大家嘖嘖稱奇。

當咕咕待在每個人的腿上時,每個人都耐心、溫柔的和咕咕說話。小編抱到咕咕的時候也忍不住猛摸牠,不管是摸雞冠、肉垂,都能夠感受到小動物紮實的溫度,咕咕就那樣乖乖的待在腿上,放心地把重量倚靠在撐住牠胸口的那隻手,這樣的信任和乖巧,讓每位抱過療癒雞的人,心上都流淌過一道暖流。

undefined

餵雞的時候每位同事都拿著不同的植物,小編拿到的是較嫩的咸豐草,其他同事則分別是開花的咸豐草、較嫩的川七、牧草、銅錢草及小花蔓澤蘭。咕咕一落地,立刻就受到小編手中嫩葉的青睞,不斷進攻,完全無視於其他人手上的植物。如同見到此生摯愛。

不過當然也要讓咕咕嘗試不同的點心,收起咸豐草,咕咕轉頭進攻,以為牠會吃其他人的草,但沒想到牠是直接往講台下的植物桶衝過去,讓燕霖趕緊把桶子收好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這一堂訓練讓大夥兒感受到輔療動物的能量,也更了解方案內容以及每一次輔療活動的真貌,相信對未來成為協同員的同事而言,不僅對活動進行順序能瞭若指掌,也可以體會服務對象遇見動物時的心情。動物輔療篇的部分在這裡結束,至於有更多更多同事參與、因此更加歡樂的園藝治療篇,就請大家拭目以待吧!

undefined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黎明小文編 的頭像
黎明小文編

黎明向陽園 Our Sunny Field

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