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和人一樣,療癒雞們的個性並不相同,有的享受被人抱在懷裡的篤實感,有的愛美動不動就低頭梳理羽毛,有的卻好動只想一直往前衝。這次來到教養院的栗栗,則是一隻活力十足的好動雞,「栗栗的毛色是從頭到頸部有很多白色斑點,牠也滿喜歡吃草的……」動物訓練師家豪介紹栗栗的同時,栗栗已經按捺不住好奇心,筆直大步走出專屬的休息角落,急著要看看第一次見面的院生到底長得如何。

教室的另一頭,院生們早就各自搬好桌椅排排坐在位子上,滿心期待等著療癒雞的出場。沒有口語、視覺和聽覺能力的阿俊緊緊靠著牆壁,不過擔心他過於興奮又一把抓下療癒雞的羽毛,老師只用手語和他說:「有雞來了!」栗栗出場和大家打招呼時,阿穎開心地站起來表示歡迎,阿樺則是張大眼睛笑得咧開嘴,他們雖然沒辦法說話表達,可是肢體動作的愉悅卻已將內心的喜悅表露無遺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「牠的名字叫做栗栗!」「栗栗!」有口語能力的、沒口語能力的,全都以各自的方式歡聲呼喚栗栗,之前上過課的,或許早在這個階段就已經迫不及待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,模樣顯得興奮無比。

不過有的人喜歡,有的人卻還不知道該怎麼跟雞相處,看見栗栗走到面前,第一次上療癒雞課的慧慧顯得不知所措,當燕霖問她要不要摸摸看時,她略帶驚慌地說:「不敢,我不敢摸。」雖然對於栗栗有些又愛又怕的,慧慧仍是和栗栗說聲「嗨」,見到栗栗歪頭的逗趣模樣,慧慧發出豪邁的笑聲。

undefined

一旁的美美原先還在分享身上的衣服是她和媽媽一同去市場挑的,粉嫩的小花襯得她氣色紅潤,而栗栗的到來馬上吸引她的目光,美美圓潤的臉上頓時洋溢笑意。問她要不要打招呼,她說:「不要啦,直接摸。」「妳要跟牠說妳的名字呀。」「不要啦。」美美仍靦腆地說,過了幾秒後,才緩緩說了「哈囉」。

undefined

也是第一次來上課的玲玲是阿俊的妹妹,沒有聽覺和口語能力,她見到栗栗的率直表現令在場的大夥兒感到窩心,玲玲瞠大眼睛發出滿足的笑聲,不斷回頭跟老師用手語比說「雞」,就和哥哥一樣,他們對動物的喜愛是如此真摯。

undefined

栗栗的活潑在後來的課程環節派上用場,腳沾滿紅色水性顏料,不用等人喊「一、二、三,開始」,腳一落地,栗栗自己就在圖畫紙上踩踩走走。踩過阿義面前時,平常就愛畫畫、也有自己畫作展覽空間的他興奮不已,不斷用台語喊著:「這是腳,好多的腳!」簡單的足跡就能讓他感到滿足,不難想像等等要他發揮作畫功力時,他會有多投入。

undefined

圖畫紙不只是栗栗的伸展台,也是院生們揮灑想像力的舞台。聽到要把手掌塗滿顏料,有些院生頭上冒出問號,阿樺還不太清楚要怎麼做,但仍嘗試挖了一坨顏料在手上塗勻,接著壓在圖畫紙上,看到成果相當漂亮,他又主動蓋了許多次,並且越試越順手。阿義則是用點的方式,讓繽紛的點點佈滿整張圖畫紙,整張紙就像是他的遊樂場一樣,在裡頭他有快樂,在裡頭他感受到自己的存在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美美的手塗好顏料後,站起身來將一掌疊到塗好顏料的手背上,用力地按下去,雖然腰不適穿著護腰,不過這卻無阻她完成畫的念頭,過程中幾乎是站著,直到紙上再也沒有空白的地方為止。

undefined

而玲玲蓋手掌的方式,大概是誰學都學不來的,塗滿顏料的手高高舉起,像排球女將殺球一樣,接著一股作氣用力往下蓋,「啪」地一聲,讓人擔心她的手究竟會不會痛,可是從玲玲那痛快酣暢的表情看來,原來是大夥兒多慮了。

undefined

負責的教保員美娟老師說,大家很少有機會直接用手作畫,大部分的時間是藉由蠟筆或畫筆畫畫。「他們從第一堂課就很接受跟雞互動,像阿穎跟阿樺很願意也很積極嘗試新事物,到目前為止,他們都還滿喜歡上療癒雞課的。」
undefined

在療癒雞的身邊,無論院生們說了什麼,或是說不出什麼只能發出音節,療癒雞們都會有所反應,像是理解院生們語裡的期盼與興高采烈。單純的傾聽是動物們所在行的,語言的交流有時會帶來紛擾,但不管是畫畫或是擁抱動物,帶來的滿足和安心都是言語無法取代的--而,這也是動物輔療的魔力所在!

undefined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黎明小文編 的頭像
黎明小文編

黎明向陽園 Our Sunny Field

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