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起,治療犬活動便在黎明教養院持續進行,治療犬瑪雅固定時間到院為輪椅生復健,但自從瑪雅受傷後,來院服務的時間便漸漸拉長。而這屆新任治療犬黑皮和阿布出爐後,治療犬課程又重新回到黎明大放光彩,讓院生們重新享受與狗狗一起上課的快樂時光。

這一天,新科治療犬阿布英姿颯爽地來到了黎明頂樓為院生上課,一些時間不見,牠似乎變得更有自信了一點,而阿布媽媽也說前一天特地幫阿布洗過澡,準備要讓牠見見世面。

這天教養院正在施工,阿布聽到聲響時雖然有些不安,但仍可以穩穩的待在媽媽身邊。阿布媽媽提到上次壽豐分院實習後帶阿布去露營的發現:「牠變了好多喔,以前不是這樣子的,我帶牠去露營牠就像無頭蒼蠅,可是牠現在也就很easy的樣子。」現在的阿布去露營可以像貴族一樣優雅的趴在原地放鬆,和家人一起享受戶外大自然的洗禮。

等待的過程中,媽媽也提醒阿布:「阿布,隨時被Cue,聽到沒有?」當她熱烈的撫摸阿布最喜歡被摸的胸前時,阿布露出了笑容。

undefined

這時院生們一個個搭乘電梯到了頂樓教室,看見阿布,有的不掩飾好奇,有人直接拍拍胸部和老師表示害怕,也有的看到阿布就止不住陣陣笑聲。參與課程的七位院生中,僅有三位擁有口語表達能力,即使如此,院生們仍各以獨有的方式取得與這個世界的聯繫。阿布媽媽先是簡單的介紹阿布,「牠叫做剪刀、石頭、布的『阿布』,牠是牧羊犬,你們知道牧羊犬是什麼嗎?是在趕羊的,但現在他在趕小孩,所以是『趕孩犬』。」

擔任動輔師角色的守恩,則是在旁負責引導,「阿布今年三歲,那你覺得你有比阿布年紀大嗎?」藉由狗狗的年紀和猜體重,院生們陷入一陣腦力激盪,對於阿布的喜愛刺激了他們的思考。

undefined

肢體障礙的阿英姐認真猜著數字,她也毫不掩飾對阿布的關愛,眼神很溫柔的注視著這隻帥氣的喜樂蒂。平時的阿英姐總是笑臉迎人,但這麼溫柔的模樣,我還是第一次看到。當守恩請大家伸手握拳讓阿布聞味道認識自己時,只見阿英姐伸手努力讓身體離開輪椅椅背,希望讓阿布好好的認識她,阿布彷彿也感受到她的熱情,來到阿英姐腳邊時逗留得特別久。

阿英姐雖然腰彎得吃力,但笑容仍是高掛臉上,甚至在其他人沒有注意的時候,還和阿布玩起「剪刀、石頭、布」。問起摸到阿布的感想,阿英姐說:「在我旁邊牠很乖,毛摸起來也細細的。」

undefined

undefined

看見阿布便一直吃吃笑著的君君,則是輕輕喊「阿布來」,希望可以受到阿布的青睞,在守恩和阿布媽媽問她「阿布身上有什麼顏色」的時候,她很仔細地觀察阿布身上分布的顏色,也想看看阿布舌頭的顏色。阿布媽媽也引導君君和其他同學摸阿布的背和白色的胸口,一摸到阿布的時候,君君先是縮回手,接著再放心的摸摸阿布溫暖的身子。之後幾次只要阿布一在她附近,君君便會摸摸牠,接著笑得合不攏嘴,乍問之下,才知道君君家裡養了一隻黑狗,難怪她會這麼喜愛阿布。

至於害怕阿布的阿澤,雖然不懂得以口語表達他的情緒,但他不斷摸摸胸口或是縮著雙手,都讓老師明白他對阿布的不習慣。即使如此,阿則還是願意待在這個空間,當阿布走到他身邊時,阿澤仍會好奇的看看阿布討喜的笑臉,只是老師一要他摸摸看,阿澤頭就搖得跟波浪鼓一樣,不再靠近。

「沒關係、沒關係,我們先用看的。」守恩笑著安慰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過程中阿布也因周遭施工的敲打聲響和人群頻繁的走動,有些心神不寧,阿布媽媽便適時的帶阿布到一旁晃晃,令牠可以從過多的刺激中稍微舒緩一些。接著只要阿布媽媽喊牠,阿布便會重新專注在媽媽身上,一下指令,阿布立刻迅速坐下,讓院生看得好是開心。不只是看,守恩和阿布媽媽也讓院生實際向阿布下指令,引導院生伸直前臂後向上彎說「坐下」,除了建立起阿布和院生心靈的橋梁外,這也是一個讓院生好好活動的機會。

院生們帶著一點點的不確定和興奮嘗試新手勢,只要阿布一坐下,全場便歡聲雷動,阿布媽媽也提醒院生可以給予口頭獎勵,不僅是阿布覺得受到鼓勵,院生們也因阿布的乖巧得到不小的成就感。守恩也不忘稱讚院生阿兆的新發現:「阿兆剛剛發現摸阿布屁股牠也會坐,阿布棒不棒?」

不只是「坐下」,院生們也嘗試了「趴下」指令,阿布合作的程度連阿布媽媽都忍不住笑說:「我花好久的時間訓練才讓牠學會,你們怎麼一下子就會了?」

undefined

令人驚喜的是,看似對阿布沒有抱持太大興趣的阿銘,在摸到阿布厚實的身體後,進而伸出兩隻手熱情的來回撫摸,足見他對阿布的喜愛之情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 

課程結束後,負責照顧班級的華珍老師也分享在場每一位院生的特質,而在課堂開始前,老師會寫一張需求表和守恩溝通,如果認為某位院生有需要加強的能力、或是要留意的細項,都會在表單備註。雖然院內有小不點坐鎮,不過小不點待的樓層固定,今天上課的班級很難和那隻小可愛見到面,因此可以說,這堂治療犬課是許多鮮少與狗狗接觸的院生,第一次與狗狗親密接觸的機會。院生們搭乘電梯回教室時,華珍老師笑著問阿真:「阿真棒不棒啊?」

阿真露出像天使一樣的笑容做為回答。

事後守恩和阿布媽媽討論時,阿布媽媽表示這次阿布的表現很好,因為她還不需要動用到雞胸肉。守恩也提到,這次由於是第一次見面,很多細節都可以討論,這次的上課情形比想像中要好得多,因為院生們注意力都集中在阿布身上,而對聲音相當敏感的阿布也僅有一開始緊張,後來都能夠專注的聽指令,這樣的進步讓阿布媽媽感動不已,回想起第一次服務阿布猛用屁股對著人的情況,阿布媽媽忍不住就笑出來了。

每一次治療犬課堂,都有賴於動輔師與動輔員以及機構人員相互的事前溝通,畢竟大夥兒都抱持著同一個目標前進,那便是讓有需要的服務使用者因狗兒得到療癒,也在和狗兒的正向互動中增進自己的信心,也能由裡至外,藉由狗狗無私的回饋感受到生命的美好。

undefined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黎明向陽園 Our Sunny Field

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