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天是萬物復甦的季節,也是農夫們開始忙碌的時分。這天農牧組的俊明哥準備要做兩件事,一件是替先前播種的芝麻灑有機農藥,另一件則是要播種黃豆,這兩項作物對向陽園而言都是新嘗試。由於天氣不太穩定,農牧組的夥伴們得要抓緊時間播種。

俊明哥在播種時提到,「先前我們試種的時候結果發現發芽率不好,因為鳥都來吃,存活率真的不到一成。可能就是要人顧或是做警示帶這樣子。」

黃豆才剛抽芽,從土壤探出點頭想認識新世界,沒想到馬上就被愛嫩芽的鳥兒給盯上。然而不只是黃豆會遭殃,「黃豆、玉米、花生啦……吼,這些鳥會撥土吃,都會知道什麼時候發芽捏,是靠嗅覺嗎?」俊明哥無奈的說。

「可能是本能吧。」我答,「爸爸媽媽有跟牠們說這個可以吃。」

「對對對就是本能!小孩子有聽爸爸媽媽的話,告訴牠們這個沒有毒可以吃。」undefined

之前大王菜鋪子的王福裕老師,曾親自到向陽園指導工作人員種植黃豆的需知,讓向陽園夥伴知道黃豆的種植可以成為下一期芝麻的綠肥。播種完不久還會需要培土,而培土是將植株附近的土往植株根部集中,一來可以保護植株不因風吹而傾倒,也可以增加植物生長過程中可吸收的養分。

「大面積的播種我們就用點播器,但黃豆這塊地還不需要。」說著,俊明哥拿起裝滿黃豆的罐子就開始彎腰播種,「雖然腰彎久了還是會酸,這個,有了年紀喔……」說完我們兩個都笑了。但要是腰不彎低一點,體積較大、重量也較重的黃豆,在播種過程中很容易就因為重力加速度彈跳到別邊去。

我們也聊到小謝的工作狀況,雖然俊明哥持續訓練小謝的農牧技能,但他也坦承,偶爾還是會忘記小謝天生的障礙而對他較為嚴格,或是心急乾脆自己攬下工作,畢竟農忙成事在天,很多時候要是沒把握時間就容易錯過良機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至於隔壁的芝麻正好是亟需呵護的成長期,小小的芝麻現在如果不仔細看,很容易就和旁邊的雜草搞混了。芝麻耐旱,喜歡溫暖的天氣,生長過程需要足夠的光照,由於芝麻田邊正好長了茂密的樹,大王菜鋪子的王老師便建議可以修剪樹枝。

「我們原本想要鋸掉它,後來想說這樣很可惜,這棵樹也是生命,所以就只是稍微修剪它而不是理光頭。雖然它對我們作物有影響,但還是保留比較好。」

undefined

undefined

之後,俊明哥開著載滿稀釋蘇力菌的搬運車經過隔壁大哥家的田地時,忠心護主的狗狗不時會鑽出來示威地吠叫,不過俊明哥則是很開心的伸手隔空逗弄狗狗,大概是每天見面,久了,對這些狗狗多少有點感情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車子停好後,俊明哥隨即開始作業,過程中不時得奔跑穿越田間調整水管長度。俊明哥說,其實最好是趁農作物還小時管理好周邊環境,例如適時除草讓農作物可以生長得更好,芝麻長到約一公尺高時,雜草就會比較少,因為芝麻長高後葉子會妨礙雜草行光合作用,自然而然就不容易生長,加上如果後續沒有太嚴重的風災,基本上芝麻的存活率和收穫率是差不多的。

這次使用的蘇力菌和其他像陽園使用的無患子油、苦楝油等,都是無毒有機的天然除蟲劑,而考慮到蟲會有適應性,向陽園多半會交互使用這些除蟲劑。這次使用的蘇力菌是一種僅對昆蟲有害的細菌,對昆蟲以外的生物則是完全無害。不同的蘇力菌品系會對不同的昆蟲有效,具有一定的專一性,而對農作物有害的蟲子一旦吃下肚,會因細菌破壞腸胃無法進食,當然也就無法吃掉農夫們辛苦種下的植株。

「一般農民會用農藥來噴,他們想法也沒錯啦,你在合理的標準以內用都沒問題,用藥過多其實對作物也不是很好,就跟人吃藥一樣,吃多也是有害。」務農經驗豐富的俊明哥還說,「有些有機蔬菜也是被檢查到農藥超標,所以你說外面有機蔬菜沒有灑農藥,還是有,只是量不多。」

他也提到,在向陽園種的菜由於自己親身經歷所有過程,他很明白園裡農作物完全不施化學肥料也不灑化學藥劑,即使這樣的種植方式無法保證收穫量,時常得與蟲害及鳥兒對抗,還得面對採收量不如預期的壓力,然而,這樣種出來的作物卻是令人安心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「健康不是你吃了菜馬上就見效,是要十年、二十年慢慢才看得出來,我們真的是吃健康的。不過消費者通常花錢就是要吃漂亮的,不會買市場上那些被蟲啃過的菜,因為他們不知道漂亮背後的代價是什麼。像我媽媽種的菜,都不灑化肥,她都說『我這菜都醜醜的』,我說『沒關係我就是要吃醜醜的啊』,鄉下都是這樣,很純樸的。」

民國82年時以前種過一段時間的西瓜,俊明哥搖搖頭,「西瓜也是吃農藥長大,收穫前一個月就不能噴,不然會超標。瓜類它不喜歡下雨,一下雨就要噴藥不然就會長紅蜘蛛,長了這顆西瓜就掛掉了,所以這藥都不能停的啊!」紅蜘蛛的傳染性強,瓜田若是長了紅蜘蛛,五公頃起跳的心血可能會付諸流水,也難怪許多農民寧願花較少的錢噴藥除蟲。

「就跟現在小孩子一樣,用錢堆長大。」俊明哥的話題跳得很快,一下子就跳到世代差了,「我們那個年代是吃地瓜長大,那時候只要有吃的就好。地瓜跟飯拌一起,想撥開地瓜只吃飯還會被爸爸罵『可以吃就好了』,這又能怎麼辦呢?那時候的環境就是這樣,你要慢慢去適應。現在也是一樣,叫我小朋友吃稀飯他也不肯,所以他們都是吃外食。」

undefined

向陽園的農作物除了考慮到經濟產能以外,其實也時常也得考慮讓身心障礙者參與其中,讓身心障礙者從中學習。身心障礙者學員雖然幫助有限,但無可否認,當身心障礙學員成為其中的一份子參與農忙時,無形之中這也讓他產生成就感,也從接觸自然萬物中學習到在教室中體會不到的生命體驗。

但種植這件事究竟有多少學問,連一般人都無法說得一清二楚,而事實上除了理論,想要更貼近大自然的奧妙與務農的酸甜苦辣,恐怕只有親身體驗才能夠體悟,進而餐桌上的食物有所省思。

undefined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黎明小文編 的頭像
黎明小文編

黎明向陽園 Our Sunny Field

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