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切熱情的療癒雞、活潑開朗的狗兒和害羞溫和的兔子,令向陽園宛如一座迷你動物園,其中擔任飼養員角色的除了專職照顧雞舍的大哥們以外,便是家豪。今天家豪帶著園狗平平一起工作,平平一看到有人來便興奮的猛跳躍,套上牽繩後隨即好奇的東嗅西嗅,但因為下著大雨平平無法散步,滿心期待到處晃晃的牠可能要失望了。

undefined

平平常和家豪一起到雞舍工作,並不會特別有追雞的行為出現,也因如此,療癒雞們看到活蹦亂跳的平平沒有嚇得花容失色,牠們淡然的窩在門口附近,看著平平在不同的房間裡竄來竄去,彷彿是在看一個精力充沛的大姐姐自得其樂。

樂道作業所學員阿中星期一、三、五幫忙梅子姐擦蛋,至於星期二就會過來幫忙,將雞舍整理得乾乾淨淨。阿中不時會問我教養院的情況,例如聖誕節到了有沒有要出去跳舞,或是和我分享他和其他作業所學員發生的事,其他的時候,他便認真做著份內工作,不因為聊天有所怠慢。

undefined

至於探險家平平,則是鑽到隔壁因結案收回的移動式雞舍底下,大肆搜刮掉下來的飼料,聽到我的聲音平平才甘願的離開,跑出房間閒晃和阿中玩耍。

我和家豪聊起這些最近才剛回來的療癒雞,原本的案主是一位阿嬤,但她似乎對移動式雞舍沒什麼認識,飼養的意願不高,即使家中有外籍看護幫忙顧雞,但看護明年二月就要回國,又因當初和向陽園接洽的女兒會出國三個月,無法照顧雞,以及訪視的配合度不高,種種因素加起來,動輔組的夥伴們擔心這些雞無法得到妥善的照顧,幾經開會討論以及和女兒溝通後,決定讓療癒雞們先回娘家。

「我們有和阿嬤溝通,阿嬤說當初是她女兒跟她說要養,阿嬤也是被臨時告知,事實上她意願不高。由外籍看護照顧雞不是問題,只要有人照顧就好,我們有其他案家也是由外籍看護或是主要照顧者的親戚、兄弟姐妹照顧,只是我們會希望訪視過程接洽者最少前幾次要出現,確保有狀況時我們能夠聯絡得上。」

這也是移動式雞舍服務的第一次結案,但這難免會讓人聯想到,有沒有可能會有民眾認為這是一個捨棄了可惜的免費資源,申請後卻不妥善利用,白白浪費這項服務原本的美意呢?我想這也是向陽園最不樂見的情況,因此每一次的訪視夥伴們總是謹慎認真,絲毫不鬆懈。

undefined

家豪和我聊到社區就業支持的部分,向陽園和瑞穗的輝哥齊心協力偕同社區鄰里養雞,明年希望可以再增七戶湊到十五戶,全村有一定的蛋量後可以考慮共同銷售。

「這樣一戶最少三顆蛋的話,一天就能有四十五顆,生到一天五顆就能有七十五顆。」雖然看似不多,但社區凝聚起來,還是能有一定的產蛋量。「明年的七戶我們還會再過去開課,一戶一戶訪視評估飼養人的家裡環境和身分條件是否符合。之前傳善獎的外督也給我們建議,看能不能夠藉由這樣的服務讓社區居民凝聚在一起,一起聊聊雞,甚至是進一步談到銷售。下次上課,我們會教案家怎麼挑蛋和如何清洗,幫助他們學習銷售雞蛋的技術。」

而其中兩戶已經開始自行販售雞蛋,這樣的消息著實讓人振奮。

undefined

雨勢漸小,家豪也趁這機會帶平平散步,一出雞舍平平如脫韁野馬向前衝,但始終都能安穩回到家豪腳邊。狗狗們的散步路線各不相同,平平尤其喜歡朝北邊的方向走,和安安一樣,這也是牠們習以為常的散步路線。

走在因雨泛著銀光的柏油路上,平平步伐輕快,走到某些點時會謹慎的聞一聞。這條路鮮有人煙,偶爾會有卡車經過,家豪帶平平散步時會割一些牧草給兔子吃,不過下雨天的關係擔心線蟲感染,要等到天氣乾爽一些才能再讓兔子們大吃一頓。

家豪跟我說,之前遇到附近人家養的牛群,平平嚇得不輕,縮著尾巴不敢前進。當他說這話的同時,我打開雨傘又嚇了平平一跳,看來下次牠得到車水馬龍的大馬路上訓練膽量了。

undefined

隔天,守恩和燕霖開車到了花蓮市區的張大哥家進行第一次訪視。門一打開,一隻體型壯碩的捲毛米克斯「巧克力」便親切的跳出來迎接我們,而張大哥說:「牠媽媽是米格魯。」狗兒子和媽媽體型差異之大讓大夥兒都笑了出來。

張大哥從朋友處得知向陽園有移動式雞舍的服務,他提到他喜歡養動物,但就是沒有養過雞,再進一步了解後,原來是張大哥的大姐會擔任以後的主要照顧者。張大哥邀請我們進屋子往可能適合養雞的屋頂前進,一打開門,他領養的二狗一貓就熱情的撲上前來,而巧克力的媽媽也在其中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動輔組的夥伴評估飼養環境,只要花盆稍微整理一下就能夠放下長、寬、高各為一公尺的雞舍,同時也討論放牧區的圍圍籬的方式,不過遮黑網的話會需要考量到頑皮的貓會不會抓壞。守恩建議放牧區範圍盡量是雞舍大小的兩倍,也讓張大哥了解其他案家養雞的情況,例如圍籬的方式與範圍,或是家裡有養狗可以把飼料槽往內掛等應對方式,讓第一次接觸嶄新服務的張大哥有些概念。

詢問到以前有沒有養雞的經驗,張大哥笑說:「談到養動物,第一個不會想到要養雞。」張大哥隨即憶起,小時候家裡有養過雞,不過那時的雞是做為食物用途。

undefined

接著張大哥帶我們和日後主要的照顧者張大姐見面,隨著守恩的問題,我們也越了解張大姐。即使退休十幾年,張大姐仍堅持不將房間搬到一樓,每日都要走樓梯七、八趟,活動身體,也喜歡種些花花草草,「但再多我就不要了。」適妥的安排自己的退休生活,又不至於為自己帶來太多困擾,足以看出張大姐生活的餘裕。

花蓮生命線協會成立的翌年,張大姐就開始擔任志工,服務年資長達三十五年的她,現在已是協會的榮譽志工。「在社團裡面我們也能學到很多,我從來都不說我能為別人做什麼,而是我能從別人身上學到了什麼。我常常告訴其他志工,其實我們沒有那麼偉大,別人的問題我們該怎麼面對,哪天我們自己碰到就知道如何處理。」

講起小時候養雞的經驗,張大姐提到舊時普遍家境清苦,要吃雞肉即使到菜市場也幾乎買不到,只有醫生或機關首長等功高望重的人才能買到一些,因此家家戶戶養些肉雞是那時常見的景像。不只養雞,張大姐家小時候也養過豬,「那時房子都還是日本式的房子,沒有這樣的圍牆,只是用竹子圍著,就和眷村一樣,誰做了饅頭就到處分。我們小時候物質雖然不富裕,但在精神上我們有很多很飽滿的回憶。」

張大姐和張大哥也對雞的飼養提出問題,例如排泄物的處理與雞吃飼料的方式,守恩和燕霖也耐心解答,最後邀請張大哥帶著張大姐到向陽園看看雞的飼養情況。張大姐甚至笑說,如果養一段時間覺得還不錯,她也想介紹給其他的弟弟與妹妹一起養。

undefined

向陽園在飼養動物的過程中,始終不忘將動物們的福利放在心底,在環境上、照顧上都確保動物們一定的自由,即使如進入社區的療癒雞,向陽園也不時會藉由訪視確保住進案家的雞們過得幸福,不受委屈,並且適時提醒案家在飼養的過程如何確保雞隻健康。

服務之餘,向陽園的工作人員們始終惦記,在注重服務對象權益的同時,動物的權益也是很重要的,不因為要讓活動或者服務順利勉強動物們配合。經過這一段時間的觀察,向陽園的動物們總是開心的迎接任何人,退休的母雞在養老也不忘讓自己吃得白白胖胖的,顧家的狗狗們在與人熟悉後總是笑臉迎人,而這一些成果來自於服務的熱忱及對生命的尊重,也希望向陽園在出任務的同時,將尊重生命的理念傳遞到更遠的地方,讓人與動物都因此得到滿足與快樂。

undefined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黎明小文編 的頭像
黎明小文編

黎明向陽園 Our Sunny Field

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