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靜的小巷弄裡,來自花蓮市各處的失智長輩紛紛來到這處暖色調的民宅,齊聚在黎明美崙社區服務中心所開辦的「樂活學堂」。

undefined

 

 

樂活課堂上,惠雯賣力的和每位長輩互動,即使一個問題得要重複很多次,也不見她失去耐心,長輩們也努力回應,在如同混濁的水中的記憶中,試圖擷取自己想要表達的吉光片羽。

在旁我也同時了解,樂活學堂是全台目前唯一為中重度失智症長輩而設的學堂,黎明開辦多年的瑞智學堂,收的是輕度失智者,然而社服中心觀察到,其實有許多長輩的病程已經到中重度,跟不上瑞智學堂的課,也容易因反應不及其他長輩,變得退縮。

之後,小班制、以動物輔療及藝術治療為主軸的樂活學堂因此誕生。

 

觀察一段時間後,會發現長輩們像活在似幻似真的夢裡,說話和動作都慢慢的,反應相較起瑞智學堂的長輩們更緩慢一些,也常常會有長輩突然站起身遊走,這些在常人看似奇異的突發行為,在這裡都是被溫暖接納的。

社服中心的頌惠主任也和我提到一件溫暖的趣事,高大的蘇大哥有次在課堂上遊走,大夥兒也不以為然,但走著走著蘇大哥突然進了辦公室蹲下來,嚇得大家以為他是不是跌倒或不舒服,一頭霧水後才發現,原來以前做消防警察的蘇大哥正在確認桌邊滅火器到期了沒。

undefined

 

這天,長輩們都不知道有位來自向陽園的小客人,要為他們上一堂藝術治療課,平常有「ON/OFF」狀態的阿珍阿嬤,今天開關關著,沉沉睡去,沒有聽到課堂中不時傳來抗議似的「咕咕」聲。

undefined

 

「好啦,乖,等等就換你啦。」

小療癒雞蘿絲不甘寂寞的喊著,第一次坐車也是第一次外出,蘿絲似乎有些興奮。

 

小小的蘿絲很愛說話,但在被撫摸時乖乖的,也不逃,被摸得舒服了還會直接蹲下來,樣子就像是融化的栗子蛋糕一樣。

undefined

 

 

undefined

外頭長輩們還在熱身,誰知蘿絲一個大鵬展翅就跨過簡陋的柵欄,讓阿公阿嬤的注意力都放在牠身上。燕霖於是乾脆自我介紹,也實現蘿絲想要露臉的心願,而和前幾次一樣,蘿絲一出現,全場焦點都放在牠身上,這時我發現怎麼也叫不醒的阿珍阿嬤,醒了。

undefined

 

阿珍阿嬤眼睛睜得大大的,和蘿絲四目相交。一人一雞一相見,讓周圍的工作人員都笑了。

undefined

 

「阿嬤摸摸看好不好?」於是阿珍阿嬤伸出手,輕輕的摸摸蘿絲。

undefined

 

之後課堂也進入正題,讓蘿絲腳踩紅色食用色素後,在鋪在長輩們面前的圖畫紙恣意奔走,再用雞的腳印來創作屬於自己的作品。不僅在場長輩是藝術家,蘿絲也成為激發眾人靈感的動物謬思。

 

只見蘿絲腳沾上紅色墨水後,下一秒便奔馳在桌上,所有長輩都以期盼的眼光盯著蘿絲,希望能夠受到蘿絲的青睞。一旁的阿珍阿嬤,則是摸完蘿絲柔軟的羽毛後再度墜入夢鄉。

undefined

蘿絲在阿金阿嬤前逗留了一會兒,阿金阿嬤一眼就看出蘿絲是準備要生蛋的小母雞,看著活潑的蘿絲,阿金阿嬤原先有些顧忌會被蘿絲啄,後來也願意主動摸摸牠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如此反覆數回,長輩們一邊喊蘿絲的名字,手邊潔白的圖畫紙也佈滿不少蘿絲的足跡,而每道足跡都像是通往長輩們心扉的小徑,讓長輩們精神、開朗許多。

undefined

當中,也有人選擇以心電感應呼喚蘿絲。蘇大哥不太說話,過程中卻一直專注的看著蘿絲,似乎是希望蘿絲能夠快點到他面前。最後蘇大哥也如願摸到了蘿絲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但是最能召喚蘿絲的,莫過於飼料了。阿金阿嬤捧著飼料,充滿希冀的等著蘿絲過來,看見蘿絲吃得開心時,阿金阿嬤笑得就像在看孫女大快朵頤一樣溫暖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蘿絲去休息喝水後,接下來便是長輩們大顯身手的時間了!在外籍看護們的幫助下,阿公阿嬤們創造出獨一無二的作品,過程中,我們看見阿金阿嬤主動將顏料塗在手上做畫,也聽見阿蘭阿嬤開朗的分享,她在畫毽子,而毽子需要拔雞毛來做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一旁的蘇大哥,在旁人分享時不忘補足自己的作品,即使課堂到了最後,仍見他專心陶醉在藝術世界中,想必對他而言,這樣的課堂是讓人捨不得結束的吧?

undefined

另一頭,向陽園的雞舍門前,有隻斯文豪氏攀蜥正在鐵門探頭探腦。

undefined

這隻公攀蜥身上的黃色斑紋像是閃電一樣劃過身體,而牠的膽子也挺大的,見我靠近了,也只是回頭與我對望。上次在向陽園某棵樹下見過的兩隻攀蜥,地域性強的牠們才一見面,就兇狠的纏鬥在一起,很難想像看似溫和˙的牠們,打起架來一咬住對方,可是死都不鬆嘴的狠。

undefined

在有攀蜥趴著休息的雞舍對面,剛從花蓮特教學校畢業的小臻、尋找新職場的阿徹和第一次要找工作的阿杰,在父母的陪伴下前來和梅子姐學習擦蛋。梅子姐一看到高大的阿杰,立刻親切的笑著問候:「啊你上次有來吼?」上次來是只有哥哥陪同,這次則是連爸爸也一起過來了。

皮膚黝黑、頭戴紅框墨鏡的阿杰爸爸特地請假陪阿杰過來,他提到,希望個性內向的阿杰除了擦蛋技能外,也能學習獨立自主。和阿杰爸聊天的時候,我發現兩人靦腆的樣子,幾乎一模一樣。

梅子姐和大家解說起雞蛋作業,首先要將蛋以顏色及大小分類,並挑出特別大顆或形狀較特殊的蛋,再以蛋殼表面的乾淨程度,分成常溫蛋及水洗蛋--乾淨的只要用布擦,髒的需要水洗,現場也直接讓大夥兒實際操作。

undefined

「我們先用三顆常溫蛋來試喔……欸,做得很好。」

「可以全部都錄取嗎?」一旁的社工笑著問。

而阿徹則是邊擦邊笑。

undefined

至於水洗蛋環節,則是交由阿薇親自指導。身為學姐的她原本在旁觀看,被點名的時候整個人緊張不已,霎時只記得動作,忘記該怎麼說話,直到旁人提醒後才記得這件事。

不過阿薇後來便稱職的擔任起小老師的角色,一邊溫柔搓洗著蛋,一邊解釋要怎麼去擦雞蛋,旁邊三位見習者也看得相當認真。三個人輪流操作後,這樣的工作似乎也引起他們相當大的興趣,阿徹甚至興奮的和社工說:這就是我想要的工作!

undefined

向陽園的產蛋量目前已到前所未有的盛況,如果要順利與更多人分享好心的健康雞蛋,向陽園會需要更多後勤人手令雞蛋的出產更有效率,對於身心障礙者而言,在向陽園這樣的綠自然環境與友善如家人的同事共事,也許會讓人有了不一樣的改變。

undefined

炙熱的蚯蚓故事館,阿軒正努力準備蚯蚓們的飼料。悶熱的環境下即使站著都能滿身大汗,而翻動飼料的阿軒更是汗如雨下,不過,稍晚就會和其他學員外出進行社區體驗,淑媛老師的媽媽因此捐了一些小錢,讓學員們可以吃些冰點,做為工作的鼓勵。

「阿軒,你想吃冰還是豆花?」

原本面無表情的阿軒眼睛發亮,「我要豆花!」

甚至在後續工作的過程中,汗水不斷沿著下巴滴下,只要一想到晚點能夠吃到又涼又甜的豆花,他忍不住開心的笑出來,這樣的單純也讓周圍的人跟著笑了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一旁的樹洋大哥同樣在準備蚯蚓的食物,不過這些是要給箱飼蚯蚓吃的。除了養雞技術外,向陽園也嘗試將蚯蚓養殖帶進社區。

「民眾可能沒有太大的居家空間,用箱子養蚯蚓就很合適。」樹洋大哥也提到,只要能力所及,家中環境狀況經確認後也適合,可以選擇同時養雞和蚯蚓。「之前和潘大哥去擺攤時,有對加拿大來的夫婦看見我們的蚓糞,就說『這個相當棒』,也說到在加拿大某個區域家家戶戶都養了蚯蚓,因為牠們是解決廚餘的好方法,產出的蚓糞也能成為花園的肥料。」

而這也是能夠將永續發展的概念,很好的傳達給社區民眾的方式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外頭,燕霖正和園狗培養關係,照顧牠們的家豪請假,燕霖趁著空檔來看看狗狗們。一知道可以被摸摸,狗姊妹們全都爭寵似的放聲大叫,一時之間我還以為是不是有陌生人來,沒想到為了爭寵,狗狗們可以說是無所不用其極啊。

undefined

而另一頭的安安看到燕霖則是直接臥倒,露出結實的小肚肚任其撫摸,一邊還不忘向鏡頭眨眼。

undefined

看見一人一狗愛著彼此的光景,不免再度體會到,動物輔療真的能夠幫助人不管是在平日或逆境中得到安慰,因為在這樣的相處時間中,沒有地位之分,也沒有誰施誰受的斤斤計較,有的只是兩顆彼此靠近的心。

陪伴療癒雞出了幾次任務,我總算能夠明白失智長輩看到雞會眼睛發亮、志工們陪伴療癒雞那麼長時間總是笑容滿面、陪著園狗們散步狂奔時即使累卻還是滿足,因為在這些動物身邊,我們能夠找到屬於自己的棲息地。

也許我們為了動物們提供住所,可是動物卻給了我們一處讓心靈暫時安歇的地方。

undefined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黎明向陽園 Our Sunny Field

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