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問起向陽園平、安、喜、樂四隻園狗,得到的不外乎是「很可愛」、「很有活力」、「喜歡逃跑」這樣的答案吧。

動輔志工幫忙打掃落葉的位置正好距離喜喜和樂樂不遠,兩隻狗狗聽見人聲下意識的猛搖尾巴,不過問起同學對狗狗的印象,她們則是說:「每次看到我們都會叫。」

undefined

 

台灣犬的忠誠與和善是一體兩面,我於是教兩個同學:「妳們喊牠們的名字喜喜跟樂樂看看,只要聽到自己的名字,牠們自然就不會再叫了。」志工們於是如法炮製。

 

路過的潘哥正好聽到,笑問女孩們在做什麼,知道原因後潘哥點點頭,說:「其實不管叫平平安安還是喜喜樂樂,牠們聽到任何一個名字都會很開心啦。」原來如此,也許是像我分不清牠們誰是誰的人太多了,說不定狗狗們早認為自己的名字是「平平安安喜喜樂樂」了吧?

undefined

不過這時,狗狗們突然興奮的吠了起來,一聲高過一聲,頗有催促之意。無論喊了多少次名字都沒辦法安撫牠們,正好奇是什麼原因引得牠們這麼激動,等了一會兒發現,「啊,原來是在催來餵飯的庇護員工。」不管是人還是狗狗,對於食物的熱愛可是不分軒輊的喔。

undefined

這時候,我突然發現四隻狗少了一隻,仔細一看才發現原來樂樂掙脫項圈跑去玩,我到處找,後來才看見脫韁野馬似的牠奔向安安,還和姐姐磨了一會兒鼻子,彷彿是在炫耀自己可以到處玩了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「樂樂是第一次掙脫,其他的狗都不知道掙脫多少次。」要前往後方園區處理絲瓜的潘哥,恰好遇到跑回來的樂樂,「牠等一下就會回去了。」我們一邊聊天一邊前進,殊不知因為樂樂,其他的狗狗這天也來了一場大冒險。

undefined

拿著布織帶與剪刀,這些東西和絲瓜有什麼關係呢?

 

undefined

 

我們來到了種植絲瓜的區域,潘哥和我說了種這些絲瓜的辛苦,原本培育約280株的絲瓜苗,因為堅持不用藥有近一半的數量毀在蝸牛的嘴下,剩下的180棵絲瓜,僅有個位數結了果,其餘的都還因為爬不上藤架,在地上與雜草混在一起。

絲瓜要長得好得要爬藤,但向陽園並沒有足夠的竹子來搭架子,後來便想到利用一般可見的布織帶,幫助絲瓜藤循繩爬上架子,開花結果。

undefined

「像這樣把繩子綁上去垂降下來,讓絲瓜能夠爬上去。」這項工作潘哥不假他人之手,光靠他一個人替近一半的絲瓜綁了繩子,便花了四天時間。

 

undefined

我問潘哥為什麼不讓小謝來幫忙呢?他搖搖頭,說:「小謝還沒辦法,弄這個需要技巧,他來的話會把絲瓜弄死。」

這也難怪,放眼望去絲瓜藤已經到處蔓延,挑出藤來不僅需要好眼力,挑出藤來及纏繞在繩子上時還要懂得拿捏力道。此外,遇到兩條生長在一起的藤還要適時取捨,否則兩條全留下沒一條長得好,

看來小謝要成為潘哥的得力助手,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呢。

undefined

但之後的照顧同樣沒辦法鬆懈,現場寥寥幾顆果實已經能見對作物有害的東方果實蠅,後續的裝袋想必又是一項大工程吧。

undefined

潘哥接著帶我去看園區新鑿的井,途中我不禁感到欣喜,說向陽園越來越熱鬧了。

「現在向陽園發展到一定的模式,各個部門也都來參與,生產方向也都定下來,不只是會越來越熱鬧,還會越來越好。」潘哥自信的說。

這口井不但會幫助潘哥和俊明哥等在後方工作的人員,井附近也會多一座貨櫃屋,讓工作人員不用在大太陽下奔波。

undefined

紅藜田就在轉身可及的距離處,潘哥和我說,再過一段時間來就會看見通片赭紅的光景。「這次種的是全紅的紅藜,不是彩色的。」潘哥笑著和我說,接著他細細和我數來接下來˙的行程,先要為紅藜施肥,還要幫絲瓜裝袋,然後要種下薑黃,接著是絲瓜的採收,這時薑黃也要追肥了,薑黃追肥完又換洛神……

一年四季,向陽園的農忙不斷。每年只有春天到夏天有一點空檔,這時間工作人員就會看農改場有什麼課程,大夥兒一起上課。

undefined

回去時才和潘哥討論起樂樂應該回家吃飯了,結果便看到家豪牽著平平散步。

「我想說樂樂都逛過一圈了,乾脆趁機讓剩下的狗也一起散步。」家豪一邊被興奮的平平拖著跑,一邊和我解釋,只見平平興奮到邊跑邊喘,但看在旁邊的安安眼裡估計相當吃味吧。

過去因為缺乏人手,加上台灣犬的天性會因好奇去追雞,狗狗們散步的機會微乎其微。這次趁著動物訓練師進駐,便讓狗狗們多了更多自由活動的機會,像是這次的初次散步,傾向以狗狗的意志為主,看牠們想去哪,家豪便跟著往哪去。

undefined

通往後方經濟作物區的路是狗狗們必經的路程,平平衝到柵門前到處聞聞,然後不顧旁邊大敞的出口,堅持要鑽門底下的洞出去,後來是家豪無奈的扯幾下繩子提醒,平平才茅塞頓開。

undefined

平平也相當節制,並沒有往更遠的地方去,而是在附近探索以後又轉身回園內了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 

經過安安家的時候,遇到自由的姊姊安安整個大爆跳,安安想要散步的渴望完全從牠跳的幅度可窺一二,不過不要急,等等就會輪到牠啦!

undefined

回到家的平平喝水喝得相當急,從牠猛晃到連鏡頭都糊掉的尾巴和笑臉可以看出,這難得的散步讓牠非常滿意。

undefined

沒有項圈的喜喜,家豪則是幫牠換了背帶,嶄新的背帶和牽繩讓喜喜相當興奮,賣力往前衝差點讓家豪也跟不上。

途中家豪不忘跟我繼續和我說,「狗狗都是在最精力充沛的年紀,這年紀就該多消耗體力。像我之前查資料,說背帶對於狗狗散步的負擔是最小的。」

邊跑還要邊解說真是太厲害了。

undefined

喜喜走的路線和平平不一樣,穿過蚯蚓故事館旁雪茄花鋪滿的小徑,喜喜來到療癒雞咕咕的獨棟屋子,笑得燦爛。

undefined

一狗一雞初見面,兩邊都再仔細觀察對方,喜喜很安靜,咕咕也對狗姊姊好奇,牠們相對望一會兒後,喜喜率先移開身子跑走了,因為狗兒血液裡天生流竄的好奇心正催促牠快點到下個地方探險。

undefined

親暱蹭著園裡的植被也是牠表達愛意的一種方式。

undefined

回到家前喜喜和平平打了照片,親密的蹭蹭彼此,這其中究竟交流了怎樣的訊息,讓人不禁感到好奇。

undefined

最後終於換到安安了,眼巴巴望著三姊妹從眼前呼嘯而過,輪到牠時安安卻是細細探索每一寸土地。奇怪的是,像是約好似的,狗狗們散步的路線各不相同,像是接力要將整個向陽園都巡過一遍。

對我們而言,向陽園是工作的地方;對狗狗們來說,這裡是牠們唯一的家。

undefined

向陽園的動物輔療第一步是同伴雞,下一步便是狗醫生。尋找合適的狗兒做為療癒動物不是一件簡單的事,首先考慮的,便是這四隻從小在向陽園長大的狗兒。但要當隻稱職的狗醫生,第一要點是能夠在室內待著,並聽懂主人的指令,然而園狗們自小住在無拘無束的環境,要進入室內安份守己,似乎是非常大的挑戰呢。

但經過專業動物訓練師的評估,安安是比較有可能受訓練的,於是家豪滿懷期待,想讓安安試著進室內看看。

undefined

 

結果,失敗了。

安安一到了台階,兩隻前腳就死死抵住地板,無論怎麼哄都不肯離開原地一步,輕輕拉繩子就能感受到安安使盡吃奶力氣抵抗的跡象。

undefined

「安安來!」安安笑著轉頭看我,即使我走到屋內,牠還是在原地不動。

我和家豪等了多久,安安就與我們僵持多久,後來想說換個方向從側邊讓安安進去,不過安安機警的煞住腳步,就是不肯進去。

後來我們才知道原來在很小的時候,工作人員就訓練牠們不能進入辦公區域,幾年後,沒想到狗狗們仍銘記在心,守著規定。

undefined

陪狗狗散步只是第一步,如何藉由散步與狗狗培養默契、摸懂狗狗心思,為後續訓練建立起良好的溝通前提,是後面向陽園所需要面臨的挑戰之一。

但從這次的散步經驗得知,狗狗們熱愛這個世界,也相當信任人。狗狗的陪伴是純然屬於聆聽的陪伴,在狗狗無私的愛面前,相信不管是怎樣的負面情緒都能不藥而癒。

向陽園的腳步從不停歇,藉由與療癒動物一起成長,過程中也為工作人員帶來不少的慰藉,因此更有力氣繼續向前!

undefined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黎明向陽園 Our Sunny Field

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