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陽園的雞蛋在送到消費者手上之前,會需要先經過清洗與擦拭清除表面髒汙,而通常這樣的重責大任,會落在學員們身上。

undefined

這天,樂道學員杜杜在外頭洗著蛋,聽見他認真念著「殺蛋」、「殺蛋」,我也笑了出來。不久之前學員們才剛接觸洗蛋這道手續,因不擅常拿捏力道而捏破雞蛋是家常便飯,不曉得學員們現在習慣這項工作了沒?

undefined

「杜杜,快點擦,你那顆放下來了換下一顆。」裡頭的玉花老師透過窗戶輕聲提醒。

問起學員們洗蛋、擦蛋的情況,玉花老師熱情的跟我分享:「之前我們是用抹布,但那擦不乾淨蛋殼上的血,用菜瓜布刷得比較乾淨。可是你要杜杜出力一點他就會怕,所以好幾次我都會拿有裂痕的雞蛋,抓著他的手一起捏爆,這樣你才知道要多大力雞蛋才會爆炸。久而久之他就會自己去抓那個力道。」

窗外杜杜的督促自己工作的喃喃,和玉花老師開朗的聲音和諧的交織在一起。

「破掉的時候他會一直生氣,可是我覺得沒關係啦,破幾顆蛋會讓他知道蛋殼多厚。可是他會用虎口夾的去擦,可能他想這樣比較不會破吧,但他還是要克服心理障礙。」

這就像害怕一顆氣球下一秒爆掉一樣,一個引發你恐懼的物體就在眼前,腦袋中即使不斷上演它爆掉的樣子,還是要克服恐懼,成長的機會也會隨之而來。

undefined

趁著玉花老師叮嚀樵樵擦乾雞蛋時,我跑去觀察其他學員在做些什麼,發現大夥兒正忙著對付堆滿桌的雞蛋。

undefined

一旁的梅子姐和我說:「現在蛋很多,除了原本半年前到這的雞的蛋外,之前新來的蛋雞已經開始生了一個月,到時候再過一段時間,另一個雞舍的蛋就會來了。到時後會更忙喔。」一邊解說,梅子姐的手也沒有停下,不停將蛋往蛋盒裡擱。

我誇阿中擦得仔細,一旁的阿丞也奮力表現,聽到我和梅子姐的誇獎後,他笑得眉開眼彎。

undefined

外頭傳來玉花老師檢查杜杜刷蛋情況的聲音,「你這個沒刷乾淨,來,搓,搓,對。好,再來,搓一搓!沒關係破掉就算了。」

「搓一搓--刷一刷--」

「哪裡還很髒?」

「這裡。」

「你知道這裡,很好啊。」

undefined

接著老師鼓勵杜杜再多出點力,安撫他說不會破一邊奮力刷,結果突然一聲「啊」,雞蛋破了。

「你看這才叫做『破了』。」

杜杜這時說,「去丟。」老師便把雞蛋遞給他,笑著跟我說,「他最愛去丟雞蛋了。」

undefined

話還沒說完,杜杜就衝去不遠處的堆肥區扔雞蛋,速度之快讓我的鏡頭勉強才跟上。

undefined

再走一段距離,我遇見幫安安裝水的潘哥。「妳要小心,安安在她家附近大了很多便。」接著說起安安聰明,不在家附近大,只在鍊子能到的最遠範圍大,遠遠一看,活像埋了一堆地雷準備炸人,自己卻能全身而退。

「這個水龍頭是為了讓牠喝水才加裝的。」乍問之下,其實園內的狗狗都陪潘哥有四、五年的時間了,從嗷嗷待哺的幼犬到現在的苗條健康,園狗們和潘哥的感情有多深厚也可想而知。

潘哥向我展示剛剛幫喜喜換水被撲髒的褲子,用像炫耀女兒一樣的口吻說:「這是剛剛被牠興奮撲髒的,其實你對牠好,牠都會知道。」

undefined

另一頭的學習田,在向陽園待了三年多的百香果開花了。

undefined

文鳳老師拿著梯子、裝有花蕊的紙杯還有水彩筆,準備要來幫百香果花授粉。「這裡蜜蜂不會過來。這些昨天就開花啦,有授粉的會結果,不授粉的會直接掉下來,它大概一天就會謝掉了。」接著文鳳老師笑著補充:「小時候家裡種很多百香果,我們都會幫百香果授粉,所以我知道它們需要什麼。」

undefined

undefined

文鳳老師俐落爬上梯子,百香果藤蔓延的距離很長,文鳳老師需要爬上爬下將雌蕊的花粉授到雄蕊上,為的是盡可能讓百香果結果。接著她用台語說,「阮媽工這叫『採花』啦,其實就是授粉。我們家的百香果很矮,跟我們人差不多高,只要一踩上去就可以授粉。拉了鐵絲百香果長得很茂密,啊上面都會有那個青竹絲在那裡爬,我們都嚇死了。」文鳳老師做出了害怕的表情,搖搖頭。

文鳳老師家裡務農,小時候放學回家都會被叫去幫忙。「以前我們有種絲瓜,絲瓜成熟後都要包袋子,我們清晨六點就被叫起來採絲瓜,然後到菜市場去賣,小時候都做這種事哈哈,不過這樣也多了生活很多經驗。」

undefined

文鳳老師家有魚腥草香草植物則是到向陽園才開始學習。聊起種植香草的經驗,文鳳老師侃侃而談:「先要了解它適合怎樣的環境,像是有些是全日照或半日照,有些喜歡鬆軟的土地還是黏的土地。植物會選擇自己喜歡的方式生長,不管種得好不好都要照顧。」

undefined

「有人說『種的不是師傅,照顧的才是』,最重要的是事後維護的工夫,種的話半天就好,照顧卻要好幾個月,還要拔草、施肥、澆水。這裡夏天很慘,因為是河床的砂質地,這裡的水要澆到很濕可能要花一個半小時。」

undefined

之後文鳳老師和我介紹起園內有的野菜,像是飛機菜、黑甜菜,「然後,這個是雜草。」她邊說邊拔,但我站在原地愣愣看著老師指過的地方,完全認不出來到底誰是野菜,誰是雜草。

不過咸豐草我倒是認得出來,因為那是蛋雞們最愛吃的野菜。

「瑞智課堂上說到恰查某(咸豐草),那些阿嬤好開心喔,只要提到就一直笑。」

undefined

我們接著到了文鳳老師負責的學習田,那裡有開了一朵朵小白花的馬齒莧,還有裝飾在竹筒上的多肉植物。

undefined

「我這裡種了很多跟阿嬤很有共鳴的植物,像馬齒莧又叫豬母奶,它有豐富的OMEGA-3,是小時候常常用來餵雞的。還有鼠麴草,這就是以前阿嬤拿去做草仔粿的,但我覺得它沒艾草香,妳可以去那裡聞聞看。」

undefined

而這裡的多肉植物品種相當多,有熱情綻放的加州夕陽、像荷花盛開的冬美人、伸著觸手的十二之卷、黑玫瑰似的黑王子,不勝枚舉。

還有正好遇到松葉景天的花季,小小的黃色花瓣像星星一樣,然而開完花以後就要再做更新,因為這代表松葉景天已將全部的養分都給花了。

在戶外放養也有風險,老師就提到,多肉植物出現在這裡最開心的就是蝸牛,有好幾株甚至能夠看見被啃咬的痕跡,不過這也是植物成長必經的一個過程啊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undefined

undefined

忙碌(也被我打擾)一陣子後,文鳳老師這才扛著梯子回去,想到學習田的建設和維護幾乎是由她一人完成,不免佩服起老師的開朗和對植物的熱情。

然而不只是文鳳老師,向陽園的夥伴們在偌大的園區投注的心血,都是為了貫徹「照顧人也照顧土地」的理念。

未來向陽園內會有許多食農教育的活動與課程,在大自然的環境下學習,回歸自然,希望藉這樣的活動讓大家了解餐桌上食物的故事,也能了解食物是以生命來養育生命,進而對大自然擁有感恩的心。

undefined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黎明向陽園 Our Sunny Field

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