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寒流來襲的前一天,陽光一早灑在剛採收的紅藜上,金色與金色交融成一塊,美麗極了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這天向陽園忙著要趁好天氣採收紅藜,連潘哥讀國小的女兒小玉也一起來幫忙了。這次紅藜收成數量不但多,還要人工分成黃紅兩色(紅藜的顏色由黃到紅共有七種色階,但要是分成七種向陽園的大家可就頭大了),一早就看見大夥兒趁著太陽露臉趕工。

undefined

「冬天收成煩惱的就是這樣,陽光不多又常下雨,所以要趕快趁今天做。」不過還好隔天有康橋雙語學校的志工們幫忙,這才稍微緩解了一些燃眉之急。

undefined

小玉赤手空拳的就開始捋起紅藜穗,梅子姐叮嚀她戴手套做比較不會受傷,而已經動工一段時間的梅子姐手腕貼著白色藥布。

紅藜粒的粗糙沒有讓小玉退卻,她撿起一根又一根紅藜,潘哥在旁笑說:「手磨粗一點才不會被人欺負。」

新鮮採收的紅藜還帶有濕氣,不知不覺染紅小玉的手。

undefined

隨後我們聊起兔子來,小玉上次來的時候,兔子們才及巴掌大,小玉得意的和我說她曾經抱過牠們,我則是報告進度,說兔子早已經長得比我前臂還要大了。

「不會長那麼大吧!牠們不是迷你兔嗎?」

說著,我和小玉就前往兔窩,討論起其他兔子,小玉說:「真的每隻都變好大,我有抱過麻糬,牠那時候還是小兔子。」

接著我們遇到在附近忙碌的樹洋哥,他便將之前落單的兔子抱給小玉,並且提醒小玉抱兔子的正確方法。

undefined

樹洋哥和她說,這隻兔子之前因為受到驚嚇,不吃不喝差點就死了。後來把牠帶回家照顧,還為了讓牠走的時候是乾乾淨淨的,還讓牠泡了溫水澡,沒想到泡完小兔子卻活下來了。

「那牠腳髒髒的可以洗澡嗎?」小玉問。

「不行啦,其實兔子是不能洗澡的。」樹洋哥說,「讓牠到外頭活動活動吧。」

習慣戶外的兔子腳一接觸到地,立刻蹦得好遠。

undefined

小玉靠近兔子,再次將牠抱起來。這時候文鳳老師的女兒路過,原本是要問我們有沒有看到媽媽的她,好奇的問:「你們在做什麼啊?」

undefined

「我們在遛兔子!」

可愛動物的魅力是無敵的,兩個小女孩的心瞬間融化成一團,亦步亦趨圍在兔子身邊,不過兔子不習慣這樣的關注,不停掙扎,兩個人便將兔子放下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兔子一溜煙跑得好遠,小玉看到樹洋哥手上的水,兩個人竟也聊起喝水的話題來。

 

 

兩人追隨兔子的腳步來到移動式雞舍面前,樹洋哥檢查產蛋箱後,就將雞放出來溜搭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放風的雞相當乖巧,見到人也沒嚇得亂竄,牠悠悠哉哉巡邏四周,東啄西啄吃雜草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許多人一開始都會害怕雞那看似兇猛實則友善的喙,小朋友們起先是害怕,而後看牠模樣乖巧可愛,自然而然也想伸手摸摸看。

「哇,我摸到屁股了,滑滑的!」

undefined

兔子只是從一旁默默觀看,被樹洋哥叮嚀不要靠牠太近不然會嚇跑牠,兩個小女孩後來很有禮貌的任牠到處奔走,不再圍上去。

小玉準備要回去繼續剝紅藜,依依不捨問樹洋哥能不能把兔子帶到辦公室?不過考慮到兔子容易受驚,人太多對牠來說可能造成不少壓力,於是作罷。

女孩們沿路笑鬧,途中遇到小謝還和他聊了下天,結果下一秒馬上遇到潘哥,兩個忙裡偷閒的小女孩被抓回去繼續幫忙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接著,潘哥帶我到後頭的經濟作物區,走了一段路,緩緩映入眼簾的是藍天白雲下,紅黃斑斕的紅藜田。

undefined

人力採收的緣故,剛才看見的只是一部分的紅藜,其餘的,俊明大哥與宏斌大哥仍頂著日投持續努力中。由於紅藜的成熟程度不一,有些只是鵝黃色還能長得更茂盛,因此得靠人力一一檢視。

undefined

潘哥向我展示一株連骨幹也是紫紅色的紅藜,結實累累,重到直不起腰。潘哥說:「像這種骨幹是紅的,洗了煮了以後還會是紅的。」

undefined

潘哥說,他有時還會把紅藜帶回家黏在牆上,之後就會成為美麗的一幅畫。

undefined

兩塊紅藜田間的阡陌也種上一大片油菜花,這並非為了收成,而是要吸引各式各樣的蟲來這裡播種,如蝴蝶在這裡下蛋,菜蟲死去以後腐化將會成為天然的肥料,和微生物交互作用後共同肥沃這塊田地。

undefined

接著潘哥帶領我到最近剛整完地的田間,預計約四、五月要種薑黃,在那之前先種玉米。

和人借來播種機種下的玉米苗相當筆直,玉米收成後,殘留下來的玉米梗也會跟微生物當起好朋友,一起讓這塊地變得更加肥沃。用自然幫助自然,這種生生不息的循環能將土地賜給大家的禮物運用到極致。

這時有隻黑白相間的鳥兒停在田中央,不一會兒就振翅而去。潘哥提到,向陽園會種這麼多不同的作物,為的就是維持生物的多樣性。種的東西不同,吸引來的動物、昆蟲也會不一樣,久而久之,生物生存的痕跡間接也能讓土地變得營養,例如採蜜或進食時不經意授粉為大地延續生命、遺留下來的排泄物或死去腐化的肉體在原地滋潤土壤。

undefined

一根電線桿駐立,看起來雖突兀,但是這是日後深水井的預定地,有了深水井,大哥們就不用為澆水而傷透腦筋。

undefined

不遠處長滿了一片雜草,但事實上它是可食用的龍葵菜(黑鬼仔菜),若是大哥們有時間收成,還會收去給廚房的秀玲姐加菜,有段時間向陽園幾乎是天天吃這個呢。

不過為什麼會長得這麼茂盛呢?

乍問之下,才知道原來向陽園敦親睦鄰和附近農友合作,讓農友把牛趕來這裡吃雜草,而牛糞正是營養的肥料來源之一。牛群離開後,留下被餵得飽飽的土壤,龍葵菜也因此才長得如此茂密了。

「如果下次有牛過來的話,拜託一定要讓我知道!」我激動的說。

潘哥一口答應,也許不久後我就能拍到牛隻大快朵頤的畫面了。

undefined

另一塊種滿玉米的地,則是預計要拿來種火龍果,水泥柱因為結實,能夠讓需要依附的火龍果長得好。另一邊鐵架則是要種絲瓜,提供合作廠商所需的絲瓜絡。

undefined

附近也種有幾株樹豆,潘哥說樹豆需要長在陽光充沛的地方,否則豆莢內容易因為潮濕發霉。

「你知道馬太鞍濕地嗎?早期因為原住民種樹豆當做邊界,久了以後,大家就用樹豆的原住民語『馬太鞍』來稱呼它。」

undefined

和我想像的不同,樹豆要等整個變成看起來乾燥的咖啡色後才能採收,潘哥立刻剝開給我看裡頭的樣子,成熟的紅豆子看起來像是紅豆,最常和排骨一起熬成樹豆排骨湯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回程,潘哥也笑說我和他聊天,就學了很多他的拿手絕活,但那可是累積的幾十年而來的老經驗啊,我也只能聽一聽懂了皮毛,卻很難真正融會貫通。

對我來說,在向陽園學到的不只是農務的運作道理,還有很多是讓這一整個園區運作的一種種細節,與背後的哲學。

很多事情看起來很簡單,可是要了解得透徹而且做得好,可是很難呢。

undefined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黎明向陽園 Our Sunny Field

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