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一早,潘哥要帶我去看向陽園新整的地,預計明年三、四月開始播種。剛整好的地總共兩區,一區是洛神區,另一區是薑黃區,初步認識這兩塊地的位置後,換好雨鞋,我們就出發了。

undefined

路上正好遇到被輪到今天早上放風的園狗喜喜,寒風陣陣,卻無損牠難得可以自由奔跑的興奮之情。原本是一路通行無阻的向前衝,看見我和潘哥,牠立刻笑著跑向我們討摸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潘哥也蹲下來搓揉喜喜的臉,喜喜樂歪到嘴巴都忘記合起來。還認不出是哪隻園狗的我問潘哥為什麼能一眼看出是喜喜,他說:「喜喜皮膚很黑,平常吃很多的關係,又很大隻。」

undefined

潘哥也提到,當初在喜樂園拓荒時,陪伴他的正是喜喜和樂樂,由於潘哥中餐忙得只來得及吃顆蘋果,兩隻狗狗也跟著餓肚子,午餐只吃餅乾,但現在喜喜卻長得相當健壯。

undefined

潘哥和我說,明年要種的薑黃已經挑了一萬顆種子出來,「只有一萬顆。」潘哥面露可惜的說,然後我心裡震驚,要挑出一萬顆種子到底要耗費多少時間啊。

undefined

一路上,喜喜也蹦蹦跳跳和我們同行,衝到前面用綠色網子圍住的地時,牠被別人家的狗吼得夾住尾巴躲回我們身邊求援,讓我和潘哥哈哈大笑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undefined

喜喜領我們到田地裡,放眼望去,田地才初步整理好,還有一些石頭埋在土裡。潘哥說到時候會開曳引機進來,深深的埋進土裡翻攪把石頭刮出來,同時也把土刮鬆,再以人工方式去清掉石頭,接著再用中耕機慢慢翻土,一邊清掉體積更小的石頭。

undefined

石堆上是種植薑黃的區域,石堆以下則是洛神的區域。由於今年洛神在收成時恰好是雨多陽光少的季節,晾乾時許多洛神都照不到足夠的陽光而發霉,於是大夥兒決定明年提早到三月種,預計九月可以收成,這樣的話,在初秋艷陽高照的時節,洛神能夠照到更多的陽光。

undefined

而這些石堆,是老早住在這裡的榮民伯伯們,一塊一塊精心堆疊起來的。也許當初年邁的伯伯們想用心耕耘這塊地方,不只在這裡,其實向陽園很多地方都能看見整整齊齊的石堆。

潘哥說,他在觀察地籍圖後,發現這些石頭是按地號堆疊做出區隔來,他感嘆的和我說:「每次來到向陽園就好像進入時光隧道。」十幾年前留在這塊土地的點點滴滴,保存至今,成為現在向陽園耕耘新事工的基礎。

undefined

未來也會在這裡開鑿深水井,方便灌溉。深水井雖然口徑約八吋,但卻需要這麼大一塊作業空間來架設平台。潘哥也提到,明年在這裡也考慮打造一棟貨櫃屋做為大哥們的辦公室。他笑說,「現在是先用無線電連絡,不然俊明他們一來到這裡工作就連絡不到。」不僅如此,臨時辦公室也讓明年酷暑來臨時,大哥們有地方可以避暑。

undefined

往回走,路過俊明大哥所在的紅藜田,還沒有到收成的時候,但田間卻開始可以看見點綴其中的朱紅,還有累累的青綠色果實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接著我們路過剛迎來600隻小雞的雞舍,於是潘哥便帶我進去一窺小雞們的嬌小身影。「剛剛沒進去過其他雞舍是還好,不過要先消毒。」潘哥提醒我把鞋子泡進藥水裡稍作清洗與消毒,這也是為了確保小雞們的健康,畢竟現在正是小雞們能否平安長大的關鍵時期。

undefined

一進去經過短短的走廊,左手邊是小雞長大後的住處,非常的寬敞,這裡的底床用的是發酵床,靠益生菌分解排泄物,這樣子除了異味比只鋪粗糠來得淡外,也可以大大減少置換與清掃粗糠的人力。

undefined

潘哥說小雞長大以後,會直接架好網讓小雞們撲楞著翅膀自己走到新家,想到那幅600蛋雞大遷徙的畫面,著實讓人期待呢。

undefined

右手邊就是小雞們住的小雞舍,潘哥輕輕掀開保暖用的紙板,但容易受驚的小雞們還是因為這點騷動,嚇得到處跑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「小雞很容易受到驚嚇,所以在這裡放收音機,一直播音樂,讓牠們習慣人的聲音。」

undefined

小雞太可愛了,我的快門忍不住一直按、一直按,一邊聽潘哥介紹這些小雞雞種是羅曼雞,生出來的蛋會比牧前園內飼養的伊莎(ISA)雞還要小一點。

這時候發生了一件小插曲,興奮的喜喜突然衝進雞舍還繞了雞舍一圈,我們倆緊張地把牠趕出去,把門關起來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undefined

同時我也拍到有一隻小雞窩成一團睡翻了。潘哥說,這年紀的小雞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,是要吃飯呢,還是要喝水呢,左右為難之下乾脆原地睡了。

這時候就要靠控制光線來讓小雞們學習,也提升小雞的行動力。

「關燈的時候就是提醒牠們要睡覺,幾個小時後再開燈,小雞們醒來就知道要吃飯喝水,不知道要做什麼的小雞也會自然跟其他同儕動作。現階段就是要訓練小雞知道吃飯時間,還有學會團體行動。」

undefined

潘哥打開另外一槽的小雞舍,發現小雞們都擠在一起取暖。我原本以為這是小雞的天性,但潘哥評估後,說:「窩在一起,就代表不夠暖和。妳看其他槽的小雞群是散開的,這把燈炮再放下去一點就可以了。養雞要細心觀察,隨機應變。」

動物不會說話,書本上的養殖知識也不會全然與飼養狀況符合,如果沒有敏銳的觀察力和同理心,很難將小雞養得好。不過即使盡人事,天意卻難測,出去之後我遇到昭南大哥,他和我說另一棟雞舍的雞最近死了好幾隻,究竟是天氣驟變的關係呢,還是是因為疾病,即使在獸醫師的評估後也很難確定,畢竟養殖的變因實在太多。

undefined

再走出去就看見平平興奮的猛朝喜喜吠,潘哥笑說是嫉妒喜喜的自由。但明天就換平平放風啦,不要這麼急嘛。

undefined

原本以為不肯乖乖回來的喜喜,大概是今天因為我到的關係,溜搭的時間比平常久讓牠心滿意足,牠竟早早就到狗屋前等潘哥把鍊子扣回項圈。

「時間久了,都知道自己的家在哪裡。」

後來我問潘哥怎麼辨識四隻園狗,他說:「平平跟喜喜是吃最多的,所以都很大隻。平平的話比較白比較胖,喜喜是毛色比較黑。」

undefined

「安安自己單獨住一棟,牠也是比較白。」

undefined

「至於樂樂,我都說牠是笑得最醜的。」的確,所有的狗裡面我只認得出安安和樂樂。看過樂樂笑的人,會很難忘記為什麼有狗可以笑得那麼醜,卻還是一樣可愛。

undefined

認完狗以後我繼續朝蚯蚓故事館的方向前進,結果發現進辦公室不久的潘哥,瞬間出現在外頭教小謝如何把樹修得渾圓。

 

undefined

蚯蚓故事館前,只見俊明大哥正和另外一位大哥忙著清洗、修剪薑黃。這些薑黃要在下星期一整理完,送到吉安鄉農會烘乾、縮乾並磨成粉後,才能送到消費者手上。

大冷天的,雙手浸在冷水裡,卻絲毫不減兩位大哥的作業速度。

undefined

修剪完根鬚後並將根部剪去清洗好後,兩位大哥會再將這上頭看起來不可食用的部分剪下,和根部一起送去磨成粉。

undefined

故事館裡頭,玉花老師早已和大哥要來兩小塊薑黃想要嘗鮮。剛切好的薑黃聞起來有一點點像薑,卻多了一些微妙的精油味,原本一樣想嘗試的我在聞完以後,放棄了要嘗試的念頭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「來,杜杜,你聞聞看這是什麼味道?」

undefined

「薑--黃--」

「喔!你居然知道這是什麼味道。」老師聽起來相當驚喜。

undefined

下一秒老師把薑黃丟進杜杜嘴巴,杜杜露出耐人尋味的表情嚼著。

undefined

最後他把薑黃吐回老師手上,轉身就走。下一個挑戰者大安也是,嚼了幾下就吐出來。

我看了忍不住慶幸自己剛剛沒有一口往嘴裡塞。

undefined
下午時刻,俊明大哥仍在忙著處理薑黃,不過幫手換成小謝。兩個人一邊忙碌不忘閒話家常。

undefined

「妳看他穿短袖不怕冷吼,他是北極熊啦。」

仔細一看,早上未處理過的薑黃籃子還是滿的,現在卻已見底。

undefined

稍晚,負責向陽園伙食、最近是愛嘗試做各種蛋糕的秀玲姐,決定要做披薩給大家吃。我在旁看得手癢,也一起幫忙。

我好奇的詢問麵糰配方,秀玲姐豪邁中帶著一點靦腆說:「我這麵團是看心情配的啦。」接著教我如何抹醬,用叉子在餅皮戳洞讓披薩可以快點熟。

undefined

秀玲姐默默做了好幾塊披薩,分給學員們和老師吃,向陽園的工作人員也有口福。烤的時間正好是學員準備要搭交通車回家的時間,秀玲姐急忙將一塊披薩分切成好幾塊,讓學員可以分享。

「不過這些對那些大男生來說好像不夠耶,等等一拿到車上他們要開始廝殺了。」玉花老師開完笑說,「不然我一個人吃完好啦。」

希望這泛著濃濃起司香的愛心披薩,可以為辛苦一天的學員帶來治癒的能量!

undefined

 

一年即將過去,今年在向陽園發生了許多事情,不知不覺我也陪伴向陽園走過一輪春夏秋冬--振奮人心的、差強人意的、令人感傷的、充滿希望的……種種結果共織成屬於向陽園獨有的故事,但這些故事只會延續下去,不會有結束的一天,因為黎明為了身心障礙者們,還有好長的路要走。

新的一年黎明有好多事情等著完成,也願這些事在盡人事的前提下,擁有美好豐盈的發展!

最後放張軟呼呼的小雞,祝大家雞年快樂。

undefined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黎明向陽園 Our Sunny Field

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