距離上次將雞舍送出後過了一個星期,燕霖和樹洋大哥前往忠孝新村與瑞穗,訪視這兩戶的養雞情況。由於關心兩戶的飼養情況,這次的訪查只隔了一星期,訪查後要是確定飼養情況是穩定的,訪查的間隔則會再拉長。

到了忠孝新村,這裡的道路依舊充滿祥和,恣意的狗狗們仍以柏油路為床。

undefined

一進去後首先關心的,便是與產蛋量息息相關的餵食頻率。從妹妹處得知一天只餵一次後,燕霖驚訝的說:「太少啦!」同時也關心五隻蛋雞的產蛋量,距離上次到訪查這天,哥哥和妹妹一共收了25顆蛋,其中也包括阿姨幫忙買的9顆。

「這樣子總共賣了多少錢?」

「一百塊!」哥哥笑著說。

undefined

燕霖叮嚀兩人,蛋雞一天一定要餵兩次,否則牠們的產蛋量會大幅下降。補餵飼料後,只見每隻雞都固守在飼料盆前埋首苦吃,雞喙頻繁啄著飼料盆不斷發出「叩叩叩叩叩」的聲音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詢問起平常的照顧情況,妹妹提高音量抱怨:「每天都是我在照顧,哥哥他只負責在旁邊監督啊!」而哥哥聽了只是在旁靦腆的笑。

undefined

兩人也留意到籠子裡其中一隻雞頸後禿毛,加上留意到牠有被其他雞啄的情況,不確定是不是被欺負,但兩人將這樣的情況先仔細記錄下來。

undefined

臨走前,燕霖和哥哥一一檢查蛋雞飼養記錄表,也提醒剛剛已經餵了飼料,晚上就先不要餵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而這時阿姨來了,樹洋大哥也和她聊起雞蛋的事。阿姨說,上次買的但有一部分是自己煮,另一部分則是賣給朋友或同事,但是有人聽到雞養在籠子裡,購買意願頓時下降,她說可能是朋友平常只買土雞蛋的緣故。樹洋大哥也解釋,「目前雞要先在籠子適應環境一段時間,暫時還沒放出來。等習慣環境以後,會放出來讓牠們到處跑。」

 

undefined

令人感動的是,哥哥和妹妹知道燕霖和樹洋大哥要來,一早就從自己的小農田摘滿兩袋油菜,做為感謝兩人的一份真誠心意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前往下一站瑞穗的路上出現了羊圈,一隻隻圓潤的羊正賣力嚼食牧草,好奇這裡為什麼會出現羊,拍照時一邊也忍不住猜想:「可能是和快要到羊肉爐要暢銷的季節有關係吧?」

undefined

undefined

沿途是連綿秀麗的山巒陪伴,經過一段車程後,我們來到了位於紅葉部落的一家庭園咖啡,這是花蓮當地頗負盛名的莊園咖啡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 

老闆輝哥曾經擔任過縣議員,經營在自家的咖啡館由他、太太和藝術家女兒一手打造。當他看見燕霖和樹洋大哥時,他顯得相當開心,直接帶他們到後院的養雞處,討論這裡的空間大到足以容納兩間雞舍,也許可以再養五隻也說不定。

雞舍旁種植許多阿拉比卡咖啡樹,輝哥說,這些都是掉到地上自己長出來的。「小燕,如果有需要的話自己帶回家種啊!」輝哥豪邁的說。

他也開玩笑說這些咖啡可以讓雞吃,吃完以後雞拉出來的咖啡,說不定會成為媲美麝香咖啡的極品。

在檢查雞舍時,燕霖偶然發現雞舍的門壞了,仔細一檢查才發現是鐵絲脫落。看見雞舍沒有用帆布遮掩,不曉得冬天寒流來襲時雞隻會不會受寒,但輝哥則相信雞隻對寒冷的抵抗力。

undefined

「要是真的冷了,我可以用這個蓋上。」只見晾衣繩上掛著一襲色彩斑斕的精緻織布,乍問之下,這屬於賽德克族傳統技藝的織布,原來這是輝哥已過世的媽媽一絲一縷織成的。

樹洋大哥也和我說,新城火車站前的藝術作品<織路>,是輝哥的女兒結合30幾位原住民婦女的織物共同創造出的作品。

undefined

在核對完記錄表以後,輝哥帶領我們到他的有機果園參觀。

沿路上經過紅葉村幾塊田地,我們發現由於使用了大量除草劑,草色是一片不合時宜的枯黃。燕霖也提到,輝哥近幾年來致力於在部落推廣無毒有機農業,而他的農園更是堅持完全不使用一滴化學藥劑,這是相當不容易的事,而他也相信自己要先做出成績來,別人看了才會有信心。

undefined

輝哥向我們介紹他的果園,裡頭種有原住民傳統香料馬告、大器晚成的瓦倫西亞橙、還有洛神花等等常見的作物,而這乍眼望去寬闊的農地,全部靠輝哥一人整理。前些時候請人整地散落各地的石頭,他也耐心拿著小板凳坐著,一小區塊、一小區塊地清。

「輝哥體力很好,他一個人背著除草機,一個人就能除上兩、三個小時。」燕霖在旁說。

來到瓦倫西亞橙樹前,輝哥請我們吃了幾顆橙子,甘甜清爽的口感吃了一口就讓人難忘。輝哥說,這他種了好幾年,好不容易才結了第一批果子,而我們是第一個享受到果實的人。

undefined

同時,燕霖也發現,由於沒有使用藥劑,喜愛柑橘類果樹的天牛早就已經從根部入侵樹,一路呈螺旋狀鯨吞蠶食掉它,樹幹因此長了白斑,而枯萎只是遲早的事。

undefined

走到後段的洛神花叢,我驚訝於這些洛神花蓬勃的生命力。之前颱風來的時候颳倒植株,但倒下洛神花的枝椏依舊向上生長,張牙舞爪,好像一簇簇火焰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undefined

離開前,我捕捉到悠然飛過山前的白鷺鷥,看著牠飛翔的姿態,忍不住就想輝哥和向陽園貫徹始終的無毒友善理念,全都不只是照顧人而已,更重要的是為了這塊土地著想,以及如何延緩在日新月異的科技進步中環境被破壞的速度。

也許恢復的速度遠遠低於破壞的速度,可是一想到全台灣,甚至是世界上還有不少為此奮鬥堅守的人,一股力量便自心深處油然而生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回到向陽園,潘哥的辦公室中正曬著前些天採收的洛神花。由於天無三日晴,光是晾乾就讓大夥兒傷透腦筋,因為洛神花在這種時節最容易發霉了。

undefined

 

 

 

undefined

「太陽不出來,我們只好用風扇晾乾。收完以後就用傘骨把種子戳掉,烘乾以後,再送到吉安鄉農會包裝成茶包,最後我們再從農會取貨送到樂道庇護商店賣。」

undefined

「一開始蒂頭是用剪的啊,可是那樣太慢,後來發現用傘骨戳很快,這樣戳進去一下就掉了。」

潘哥也提到,由於今年的11月鮮有陽光,明年會控管時間提早一個月種。而因為種植的數量會增加的緣故,必須得靠機器烘乾,但目前向陽園還沒有這樣的設備。

一想到園內大大小小的問題,都是由潘哥和其他工作人員如此集思廣益,甚至是親自DIY有效率的獨家設備,我想起當初喜樂園剛籌備時如同荒地一樣地方,只有他和志煌經理兩人一手包辦所有的園區維護與開發,那時前期潘哥因為園內原住鳥在作物收成前一天將所有果實吃光,遭到打擊,心力交瘁差點離職,忍不住就對向陽園的工作人員充滿敬意。

undefined

另一頭,我恰好巧遇來自泰國的慈濟交換生參觀園內,他們不掩對向陽園一切的好奇與喜愛(尤其是兔子)。看見他們朝氣蓬勃的樣子,希望這趟短暫的向陽園之旅,能夠在他們的求學過程中或多或少起到一些改變,讓他們和我一樣,關心起腳下這片土地!

undefined

undefined

undefined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黎明向陽園 Our Sunny Field

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