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大早,蚯蚓故事館外就看見阿中和阿軒坐到外頭,問他們為什麼不進去工作,阿軒笑著跟我說:「今天消防演習啦!」

undefined

過沒多久,向陽園內充滿口哨的聲音,遠遠就能看見潘哥沿路吹著口哨,提醒工作人員和學員到疏散到安全地點。

undefined

不一會兒工作人員們便循著口哨聲聚集在一起,接下來就要換樂道的學員們進行演練。志煌經理提到,過去消防演練並沒有分批演練,所以通常都是口哨吹完差不多五分鐘內就完成。而這次分段演練的話,就可以仔細看每個地方演練的情況,也好一一跟工作人員討論並改進,減少萬一緊急情況發生時可能發生的失誤。

undefined

等待演練時間的樂道學員,則是在故事館裡頭先進行蚓糞課程的前置作業。

undefined

玉花老師說:「昨天我就有請大安爸爸,記得提醒大安今天要消防演習。」肯納兒習慣既定的流程,如果習慣的活動突然改變的話,會讓肯納兒沒有辦法適應,所以都要提早先和他們提醒行程有所變動,讓肯納兒有心理準備。

「他爸爸就說:『你們有扛人的措施嗎』,因為他擔心大安會留在原地不肯走,我就跟爸爸說,只有我一個應該是很困難。」玉花老師看看高大的大安,「不然等等演習的時候就把你打暈,放進獨輪車推著你走好了!」

光想也覺得是不可能的事。於是玉花老師叮嚀大安,「等等聽到『逼逼』聲的時候老師會拉你,記得要跟老師一起跑不要停在原地喔。」

undefined

作業所在不久前使用了一款新的雲端作業系統,讓學員的獎勵金計算機制更加縝密。由於通常為了讓學員更容易上手一項作業,流程通常會拆成許多小步驟,而新系統的獎勵金計算是以學員完成的步驟數量,乘以一定的百分比得出獎勵金。所以做事仔細的杜杜,因為完成的步驟比其他學員多,他得到的獎勵金也會比較多,讓老師忍不住笑稱他是「小富翁」。

「我剛剛就有跟杜杜說,杜杜,今天消防演練你要扮演扭到腳的傷患!」接著玉花老師便和杜杜模擬起緊急狀況發生時受傷要怎麼辦。

undefined

外頭哨聲響起時,老師便緊急要大家快點出故事館,疏散到安全的地點--行政大樓。沒想到大安一聽到指令立刻和杜杜移動腳步,讓玉花老師驚喜無比。

undefined

在經過位於中央的農牧組辦公室時,玉花老師打電話給位於行政大樓的文鳳老師,告知沒有人受傷,大家正往行政大樓的方向過去。

undefined

繼續前進時,玉花老師走到杜杜旁邊,提醒他說「你扭到腳囉」並問杜杜需不需要攙扶,杜杜只是大聲回答說「不要」,和老師說他可以自己一個人走,讓老師滿意得合不攏嘴。

undefined

演習結束後,作業所的學員隨後回到蚯蚓故事館繼續作業,而杜杜則是為黎明喜樂誌的微電影,化身為男主角!這期的喜樂誌和微電影敘說了杜杜的故事,讓大夥兒能夠看到杜杜從進作業所到現在的轉變,以及黎明在訓練肯納兒的種種過程和努力,而工作人員為了學員們付出心血和努力,可不是幾千個字和電影就能說得清的。

老師也提到,許多爸爸媽媽其實會希望孩子過得快樂就好,也希望孩子可以向陽園學習自理。

undefined

進行作業不久,玉花老師就在培養土中發現一隻大蚯蚓!

 

undefined

詢問昭南大哥為什麼這麼大的蚯蚓會出現在裡頭時,才發現原來這是為了向陽園蚯蚓好的一種方式。由於蚯蚓槽環境封閉,很容易會有近親繁殖的情況出現,而這對於向陽園的蚯蚓健康有害無益,因為只要一有傳染病發生,近親繁殖的蚯蚓由於擁有類似的基因,很容易因此全數遭殃。

所以,向陽園會向其他農場購買蚯蚓,讓蚯蚓有更多樣的下一代。

「我們養蚯蚓不是只養一時,而是要養長久的。」昭南大哥說。

undefined

而過了幾天,十三公頃地那裡的紅藜採收完畢。潘哥、梅子姐還有珊秀只要一有空就會幫忙採收,由於沒有機器幫忙,需要以人力一根根的脫粒。

undefined

幸運的是,這批是在颱風天後收成完畢的,潘哥說,只要太陽一出來就會拿出去曬,沒太陽的話就放在室內吹乾,乾掉的話,只要輕輕搓紅藜穗,紅藜就會像紅色的寶石一樣一粒接著一粒落下。

undefined

有趣的是,潘哥赤手空拳搓,梅子姐則是戴著手套搓,因為紅藜梗有點粗糙,搓得太大力的話掌心容易痛,但潘哥卻是泰然自若,「就當作是在去角質就好啦。」

undefined

不一會兒,珊秀也過來幫忙了。潘哥提起珊秀,臉上盡是滿意,「她割草的技能是我手把手教的,很快她就可以獨當一面了。」向陽園裡農務的差事幾乎都很粗重,很少有女生願意像珊秀一樣曝曬在太陽下,穿著厚重的裝備除草或是澆水,也難怪潘哥提起珊秀時,讚美之情溢於言表。

undefined

「不過現在做這些,比以前在喜樂園還輕鬆多了。」說起很早以前在喜樂園工作的經驗,潘哥苦笑不已。那時人員只有他、阿寶和麟輝三人,偌大的地什麼都要親力親為。

記得有一次大夥兒要移動一顆大石頭,阿寶搬不動,於是潘哥捲起袖子一個人搬起來。「我想說我一個人可以吧,結果一用力我那個腰就不對了,癱在地上半小時都沒辦法動。阿寶他們要扶我,我都說『不用不用』。」潘哥邊說邊摸摸他的腰。

那時候的向陽園,只是一個在計劃書上的雛型。四年過去,向陽園能有如此的生機勃勃非常不簡單,但隨著越來越多人員進駐,如何在不過度破壞既有生態的前提下開發園區,也是工作人員們常常需要面臨到的問題。

undefined

不久後我也加入行列,和潘哥一樣赤手搓揉紅藜,一開始是輕輕的,習慣那粗粗的觸感以後速度越來越快,聞著紅藜獨特的木質香味,我感到心平氣和。

「很舒服吧?我平常也鼓勵其他學員或院生直接碰,觸覺會刺激大腦,有刺激的時候他們就會比較容易專注。」潘哥笑著對我說。

一旦專注在手上的植物,心情真的會比較平穩呢!而這也是黎明一直提倡綠自然照顧的緣由。

undefined

而樂道作業所今天準備要種芽菜。

undefined

「杜杜,洗完手記得不要往身上擦喔,要晾乾。」

我看到杜杜晾乾手的方式立刻笑了出來,直接把手攤開晾在風扇下,果然不一會兒就乾了呢。

undefined

大安則是一洗完手就摸了別的地方,又被老師叫回去洗一次手,接著用毛巾擦乾。

undefined

不久後兩人開始灑豆,樵樵因為手部濕疹的關係在一旁休息。大安和杜杜兩人,大安連看也不看手上一眼,灑脫的灑完豆子後也跟著休息,而杜杜則是認真賣力的在老師引導下念著「抖抖抖抖抖」,將綠豆平均鋪滿盤面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樵樵則是幫忙潘哥放雞蛋,在潘哥的指示下樵樵也完成工作,潘哥向他說「謝謝」時,樵樵也以獨特的手勢回覆,像在說:「不客氣。」

undefined

大安和杜杜灑完種後,玉花老師仔細檢查有沒有只剩一半的綠豆,有的話就會直接挑出來放在一旁。

「人家看到說不定會以為是我動作最慢。每次快到用餐時間,他們三個都會圍在我旁邊看我,好像在跟我說:『老師妳怎麼那麼慢啊?』」玉花老師笑道。

undefined

杜杜沒有閒著,洗完手以後他對旁邊散亂著的毛巾很在意,嘴巴雖然不斷提醒自己「放著就好」,但還是忍不住發揮能幹的特質,不斷要將毛巾擺整齊。擺到滿意時,他快樂的到一旁幫忙老師挑等等固定培育箱要用到的帶子。

undefined

而杜杜在把帶子擺回去時,不忘將每條擺得差不多長度以後再物歸原處。

undefined

在這段期間,杜杜也忍不住又喊出「鋼索」,這是他的固著行為之一。玉花老師一聽到馬上提醒杜杜:「杜杜,這裡是哪裡、你在做什麼?」杜杜喊了兩聲,似乎是回神意識到自己身處在向陽園,於是繼續手邊的工作。對於肯納兒的固執,老師一定要比他還要堅定。

而之後,杜杜也一一完成操作裝置為芽菜澆水的步驟,雖然現在還需要老師在旁提醒,不過假以時日,我們也許就能看見杜杜獨立作業的情景!

undefined

這些芽菜在收成後,會送到庇護商店讓庇護學員跟老師一起外出販售。其實庇護商店幾乎每一項商品都是如此,在向陽園或是庇護工場經由學員及員工收成與製作後,送到商店等待客人將這些商品帶回家。這並不只是單純的交易而已,這也是直接幫助身心障礙者的一種方式,讓他們從日常中學習一技之長,也學會和同儕相處或是解決問題的能力。

向陽園的農作物成長過程中不施化學肥,也因此賣相比起市面上的蔬菜而言,可以說是相形見拙,但美味和健康的程度卻是有過之而無不及。下次若你有機會到樂道庇護商店,別忘了挑上一把蔬菜,相信你會在那鮮美的口感中,感受到學員們認真的心。

undefined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黎明向陽園 Our Sunny Field

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