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序逐漸步入真正的夏天,春末夏初慣有的陰晴不定,讓很多人在最近都傷透腦筋。

向陽園後方種植的紫玉米迎來收成的時間。一大清早,俊明大哥跟漢傑大哥便全副武裝前往採收。晚到的我差點慢了一步,就錯過這三個月一次的玉米收成,而這次是這塊地的最後一次採收。

農牧組組長潘哥和我一起到達玉米田,記得他先前就和我說過,這裡的每一株玉米上幾乎都有蟲。打完招呼後,說著他便找出蟲來給我看了。

undefined

沒有下過田的我是第一次看到這景象,於是立刻興奮的捕捉下這一幕。而這也代表紫玉米完全沒有施打任何農藥,才能讓這些毛毛蟲們一隻隻吃得頭好壯壯。

undefined

潘哥一邊撕開玉米葉,一邊和我分享成熟的玉米,從圖中玉米粒的紫色分配的樣子,說明了大哥們是在最恰當的時候收成,這時候的玉米口感是最鮮甜也最好吃的。

undefined

「妳看這裡就是有蟲進去了,進去以後就把這當成自己家。通常像這樣有蟲害的,我們就會割掉被蟲吃的部分,拿來自己吃或者是當做肥料。」

undefined

undefined

另一邊,俊明大哥和漢傑大哥置身在玉米叢中,迅速的將玉米從莖上採下,放進盆子裡後迅速裝進袋中。俊明大哥一看到我便要我快去拍漢傑大哥,說他是有名的背影殺手。

undefined

其實當我到的時候,玉米已經採收了三分之一,我好奇問俊明大哥。

「大哥你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收的啊?」

「沒很早,妳來之前不久就收了。」

「我們從昨天就在這了,熬夜收的。」漢傑大哥打趣的道。

收的速度之所以這麼快,是因為這片玉米種得比外面的還稍微密一些,熟練的話大概一小時左右就能完成採收。外面的農田考慮到機具的進出,玉米與玉米的行距多半是75到80公分,而向陽園採低密度開發,多以人力採收,田埂間的行距僅有60公分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途中我留意到漢傑大哥背上有蟲。

「大哥,你背上有蟲!」

「哪裡?快幫我拍掉,不然等一下會癢。」漢傑大哥聽起來有些緊張,而我則是笑著說「我來」,輕輕拂去那隻以後不曉得會不會是蝴蝶的毛毛蟲。

兩位大哥會全副武裝,也是擔心蟲會從比人要高的玉米莖上掉進衣服裡,要是掉進去的話,蟲子會讓全身癢得受不了,所以通常在採收完以後都一定要沖一次涼。

undefined

玉米的採收季在夏天,這塊地次採收完以後,便會用來種紅藜。我晃去隔壁的紅藜田,想看看八月將要收成的它們長得多高了。

undefined

還沒有到採收的時間,卻已經能在青色的果實間,看到有長長的一穗長得鮮紅欲滴,湊近一點看就像是數不清的紅寶石一樣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不一會兒兩位大哥已經把玉米採收精光,搬上搬運車準備要駛回園內,我原本想說跟在後頭慢慢走回去,兩位大哥立刻熱情的邀請我體驗坐在搬運車上的感覺,我當然是恭敬不如從命,直接跳上前座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搬運車速度悠悠,載著我們三人和一大車的玉米進入向陽園。搬運車車身前面沒有過高的欄杆或遮蔽物,加上路途不平,好幾次我都以為自己做在雲霄飛車第一排一樣,險些以為要翻車,但晃了一下,搬運車仍是穩穩的行進在路上。

undefined

途中經過植樹區時,我們也驚喜的在樹幹上發現獨角仙的蹤跡,還不只一隻而已!原來不知不覺已經到了甲蟲繁殖的季節,林間的蟬為了趕在生命結束前找到心目中的伴侶,叫得也相當賣力呢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把玉米載到農務辦公室準備秤重,潘哥在旁和我說,以往收成的玉米會先在向陽園,由農務組的同仁挑出老的以及被蟲咬過的玉米,但這次則是會全部交由樂道庇護商店處理,讓庇護商店的學員能夠有訓練技藝的機會。

undefined

「不過遇到蟲的話,不曉得會不會嚇一大跳,因為蟲子實在是太多了。」

說著,潘哥將原本裝有玉米的盆子拿給我看,盆底有各式各種的蟲子。沒有用藥的關係,蟲子的侵擾很難避免,雖然這保證了向陽園出去的蔬果健康無毒,但是因蟲害銳減的產量也是過程中,向陽園同仁們要面臨的問題之一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秤完重後,玉米不能曬到太陽,於是大哥們將一袋袋玉米擺放在陰涼的地方。但最好是能做預冷處理,離開莖上的玉米水份會隨時間過去流逝,沒有水份輸送緣故,果粒會慢慢乾掉。

undefined

大夥兒忙碌完玉米的事情後,漢傑大哥準備要去餵兔子。一進到位於故事館的寵物兔區,便看見小兔子激烈的啃著樹皮,原本還認為牠是不是餓到眼花誤把樹皮當食物,一聽大哥解釋,才知道原來小兔子們是在磨牙啦!

undefined

undefined

兔寶寶的牙齒就跟寵物鼠一樣會持續變長,所以磨牙對兔子來說是必要的日常行程!一隻磨不夠,第二隻小白兔也加入磨牙行列,瞧牠認真到臉頰都變形了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而鏡頭拉遠一看,會發現兔子窩裡的便便數量可不是開玩笑的。由於兔子們進食量相當驚人,排泄量當然也成正比,常常早上才打掃完,下午馬上又是滿地糞粒,不過還好兔子的主食是飼料與牧草,窩裡並沒有太多的氣味。

也因為如此,善於廢物利用的向陽園,當然也會二話不說將這些便便,通通拿去做肥料!

undefined

undefined

寵物兔們聚在一起快樂的享用大餐,那另一邊的野兔呢?

undefined

另一邊的野兔則是因為野性與活動力太強,不時會上演逃家大作戰,關也關不住。才剛走出故事館,就看到漢傑大哥拿著飼料罐滿園兜走,嘗試在濃密的草木中搜尋野兔的蹤跡,最後乾脆把飼料放在辦公室外,等待野兔餓了自己現跡。

undefined

距離辦公室不遠處的兩塊地,分別寫著療癒兔以及療癒雞預定地。未來,小兔子們和雞姐姐們將會化身為毛茸茸的醫生,為身障兒帶來治癒的能量!不過這兩處預定地的建成,可能還需要很長的時間,看到這裡的你可以選擇在6/15(三)密集留意黎明向陽園粉絲專頁,你的一個讚或分享,都可以幫助小兔子和雞姐姐們早日上工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今天樂道作業所的學員參加課外活動與健檢,整天都不在向陽園,園裡因此變得有些安靜。正是雞蛋要出貨的時間,慶明大哥另一頭的事情忙完後,便會趁空檔進教室擦拭雞蛋和裝盒。

undefined

「大哥需要幫忙嗎?」我看著一桌子滿滿的雞蛋,主動詢問。

「沒關係,我很快就好了。」只見大哥一邊回答,動作一氣呵成。「其實我一個人的話速度更快。平常因為要訓練學員技藝,把工作機會讓給他們,在指導的時間會花比較長的時間。」

樂道學員擦蛋的時候動作若不確實,老師跟慶明大哥會在旁邊提醒,但最主要都是想給學員們多點練習的時間,讓他們的功能不至於退化。

這些雞蛋也會由庇護商店一起載回商店,一部分裝盒,另外會留20斤的散裝蛋提供給庇護工場做蛋糕使用,同時也會賣給外頭的早餐店。目前的產蛋量是安排每個星期一、三、五出貨,等年底新來的小雞們長大以後,可能就要改成每天出貨了。

說到小雞,當我問起數量還剩多少隻時,慶明大哥嘆口氣,說現在數量只剩450隻。養殖過程不使用抗生素、外加沒有專門的獸醫師看診,抵抗力不佳的小雞們因為球蟲病先到天堂報到,而園內的大哥們也盡其所能控制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上午還是艷陽高照,下午馬上下起傾盆大雨

雨下得這麼大,庇護商店員工撐著傘互相合作,將玉米和雞蛋輪流載上車。

undefined

undefined

潘哥也來幫忙了,這些玉米他說最好是在六個小時內吃完,冷藏的話則是三天內,這樣口感最好。三個人走在泥濘的路上有說有笑,即使雨大得淋濕衣服,也不見兩個學員臉上露出不耐的神色。

undefined

新來的員工小樺更是不畏大雨,披著塑膠袋笑著和我說是「自製雨衣」,一進教室發現他整個背都濕了,但他仍是開朗和我笑道:「這是我努力工作的痕跡!」

undefined

undefined

一轉頭,則是發現不知不覺潘哥早已大啖手中的紫玉米,還以為潘哥自掏腰包享用今天剛收成的紫玉米,一問之下,才發現是路過的梅子姐自己也買了紫玉米,分了一根給潘哥。夏天果然是盛產玉米的季節,潘哥也說,這時候的玉米價格最便宜了。

不過等端午節後,向陽園卻即將要面臨缺水的窘境。

undefined

送走庇護員工後我準備要回辦公室,餘光瞥見療癒雞預定地的牧草區中,有一抹咖啡色的身影在動。

undefined

定睛一看才發現,這不是早上讓漢傑大哥苦苦找了許久的野兔嗎!

undefined

不只一隻,還是兩隻。帶著天然的保護色,兩隻野兔快樂的把這塊牧草區當成Buffet,開開心心的猛嚼,一副要啃光這所有牧草才願意結帳的氣勢。我前往辦公室喚來珊秀一起圍觀,俊明大哥和漢傑大哥也聞訊而來,原本是想把牠們抓回去的,但考慮到野兔的生存力不差,加上牠們原本住的地方雖是戶外,但還是偏小,乾脆先放牠們在園內享受自由。

undefined

俊明大哥則是笑說:唉呀,牠們跑錯地方,跑到療癒雞預定地來啦。

undefined

無論晴雨,向陽園總有數不盡的趣事在發生。時間在這裡是活的,人與動物之間、甚至是跟環境之間的關係也是活的,儘管在先天的條件下(如土壤不肥沃、部分土質難留住水)以及不得不為的堅持(不施肥不用藥、農作物產量不足)讓向陽園面臨許多挑戰,但我想憑著工作人員們對這塊園地的使命感,這些問題能夠迎刃而解,並且讓向陽園這塊土地更加豐富,成為身心障礙者最完善的綠自然樂園。

undefined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黎明向陽園 Our Sunny Field

黎明小文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